邮寄诉江控告信过程中的一点浅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七日】近期有的邮局不给邮控告信,有的同修在邮信的时候被绑架。六月二十六日,我们四位同修开车陪一位同修去邮局寄控告信,我们一路背着:“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1]。同时发正念:让邮局的生命得救,不能起干扰迫害的作用。

到了邮局,我们在车上发正念,一个同修陪着去邮,不一会儿两位同修就出来了,就这样我们很顺利的把控告信邮走了。我们说,别看信邮走了,咱们还得发出一念,一定邮到。

下午又有两位同修去邮,也很顺利。随后又有一位同修去邮,都是同一位同修开车,我们在家发正念。在我立掌发正念的时候,看见有一个旧的生命,并不高大,从同修手中把控告信一把抢过来说:“不能给他邮。”我意念想它阻挡不了,就是没有想起来把它灭掉。我们发了大概半个小时的正念,我就给寄信的同修打电话,他说:“刚邮完回家走了一半的路,邮局又打电话告诉让把东西拿回去。”同修回来了,很消沉,也很自责,说:“都是我修的不好,是我自己有问题,人家刚邮完,咋到我这就不给邮呢?”看着同修的状态我也很自责:“都是我的错,是我不抓紧时间给耽误了。”当时有四位同修的控告信是我帮着打字的,在打字的过程中受到很大干扰,头疼的厉害、膀子疼、牙疼不敢吃东西,浑身没劲,有时摸着键盘都不知道在干什么,本来打字就不快,我想给最后审稿的同修省点时间,就自告奋勇的打字,他的控告信比较长我是最后打印的。

我看见同修一脸愁容,我们坐下来交流。我说:“咱俩都在这自责,这也不是正法理呀!这么点事都过不去,还说是大法弟子,多给师父丢脸哪!现在咱不想能不能邮信的事了,咱们就学法、发正念、向内找自己,今天晚上我就把我的写完,明天咱们一起去邮。”

我向内找:不是帮着同修打字就得受干扰,是自己的修炼状态不在法上了,近一段时间,法是学了,但没入心;功也炼了,但迷迷糊糊;发正念时胡思乱想;有时和同修说话爱指责,没有语气善心,总觉得自己比别人强,看不上同修,自以为是的心很强。这一找真的吓一跳,自己有很长时间懈怠,还觉得自己在修,还自我感觉良好,真得好好实修自己了。我就立掌发正念,一下就静下来了,手都定住了,觉得自己打出去的功能可强了,好长时间没有发出这么强的正念了。深挖自己的根,对诉江案用心不够,没有从法上去深悟,还是法理不清晰。师父说:“是啊,应该起诉它,(众弟子热烈鼓掌)全人类都应该起诉它。它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它也害了很多世界上其它地区的人。那么多人都因为它的谎言,将被拖入地狱。”[2]我觉得自己的悟性太差,师父的法都讲到这儿了还在观望、等待,江魔头污蔑我的师父、迫害我的同修、破坏、禁止我们公开学法炼功的良好环境、毁灭众生等等,我是大法中的一员,控告江魔头责无旁贷,这也是助师正法的壮举。当我把诉江控告信写完的时候,我小腹处的法轮转的突突的,我真的感谢师父对我的鼓励,这么超常的东西在我身上显现,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呢?

第二天我们去邮信,又遇到了一位同修,他非常有智慧,说把咱们几人的信放在一起邮,我们都很赞成,这样还省人力还省钱,邮信的钱那也是大法资源啊。就这样同修开车,一路上我们还是发正念、背法,同修也在家发正念配合。找到了一个邮局,要了两个快递的单子,业务员问邮的是啥,我们说是信、是资料。同修填写完快递单后把单子和信递给了业务员。业务员接过档案袋把信翻看了一下,抖了抖什么也没说就装進了快递的信封,对了一下名字和地址说:“你们没写最高检,不过没有关系,不写也行。”等我们要出门的时候,一位男士来取东西,业务员问叫什么名字?他说:“叫郑强。”我和同修说:“没有一件偶然的事情,这都是师父鼓励咱们,做什么事情都要正念强啊。”

一点浅悟如有不足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2]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7/邮寄诉江控告信过程中的一点浅悟-313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