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山市市长陈学军迫害法轮功遭恶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五年六月五日,前唐山市长陈学军遭恶报,被“双规”调查。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赶快悬崖勒马,已免步入其恶报的后尘。

一九九八年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六月,陈学军任唐山市开平区副书记、区长,二零零一年六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任开平区书记。

陈学军在开平区任职期间,迫害本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开平马矿柏树林集体炼功大抓捕事件中,导致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有的是被怀疑参与了这次集体炼功而直接绑架至开平洗脑班。陈学军卖力迫害法轮功,很快被提升为唐山市副市长。

二零零四年九月,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之一周永康窜到唐山后,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加紧迫害,十月十九日,开平区进行了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抓捕大法弟子行动,其中包括:大法弟子孙建民、张俊玲、郑春兰、张文亮、智文学、丁洪恩、王翠芬、张利夫妇、沈小静、还有李真、张利民、阕银会等被迫害。

开平区“610”主任武利德亲自到现场指挥,开平区分局副局长李国军亲自对大法弟子用刑,各派出所分几路对辖区大法弟子在夜间绑架、抄家,采取电话监听、蹲坑,按黑名单抓人。除一人因有癌症病史获释外,其余均被判一至三年劳教,并在唐山市开平电视台报导。

法轮功学员刘金玉被区长陈学军“特批”进看守所

开平区马矿新区刘金玉,得法前患有心脏病、脾病、颈椎病、胃病、风湿、血压低等,整天头痛的躺在床上,手脚冰凉,夏天都得插电褥子,浑身疼痛无力,大笑都不行,一笑倒地下了,心脏受不了,无法上班,放弃了工作。一九九七年三月七日听说炼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让人做更好的人就开始学炼,炼功几天体质虚弱的我就精神起来了。买的第六层楼房装修,一车半沙子,一车墙砖、地砖,三十三袋水泥,都是她和丈夫背上去的。当时五十二岁的人背着七八十斤重的地砖轻松上下六楼,一天背二十趟,一位大叔说看她背东西象小学生背书包一样,就是大小伙子空手上下六楼二十趟也够呛。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被马路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关在开平分局笼子里。当时的开平区区长陈学军说我们干扰社会治安,一个“炼”字送到拘留所,拒收后又送到唐山市第二看守所,仍说不合格拒收,他们说因为有陈学军的签字才破格收下。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典型案例

孟庆福,男,一九五六年生,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曾任开平镇办事处书记。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因组织法轮功学员在开平马矿柏树林集体炼功而被抓,区长陈学军指示往死里打,开平分局副局长李国军带头行恶,亲自毒打大法弟子,在开平分局地下室,对大法弟子打嘴巴子,脚踢,用木棍子打,脱光衣服用宽皮带打,还进行酷刑“杀绳”折磨。孟庆福被吊起来打,多次被打的昏死过去,“杀绳”的绳子断了几次。孟庆福被开平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先送冀东监狱,后转送保定监狱,同时被开除公职,被迫与妻子离婚。回家后,每月只有二百元的低保收入,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七岁。

酷刑演示:杀绳
酷刑演示:杀绳

沈小静,女,四十三岁,修炼法轮功后,原来的心脏病、高血压痊愈。二零零零年三月,因去镇政府上访,被开平镇非法拘留五天后,又在唐山拘留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在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因在马矿公园柏树林集体炼功,被开平“610”恶警绑架,并非法判刑三年半(缓刑),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出狱后,又遭多次骚扰,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开平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大法弟子约十五人左右,其中包括沈小静。在恶党长期迫害下,旧病复发,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孙建民: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孙建民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马矿公园柏树林集体炼功,被恶人举报(举报人已遭恶报死亡),开平“610”和开平分局恶警将炼功点包围,开平分局李国军指使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在非法关押在开平分局置留室(设在地下室)期间,仍不断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孙建民被恶警用鞋底子打脸,眼睛肿得封了喉,在置留室二十多天后被劫持到唐山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个多月,后又转到开平洗脑班十个月,勒索了三千元后才放人。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孙建民被开平分局恶警戴建军、王宝和绑架抄家,恶警张凡对孙建民大打出手,并使用酷刑,用高压电棍电脑袋和全身。开平分局副局长李国军亲自指挥并动手打人,用鞋底子打脸,把眼都打出血了,用电棍电头部,用铁棍打脚踝骨,并叫嚣说:“谁看见我打你了?谁证明我打你了?”李国军还强迫法轮功学员下跪,不跪就从后边打击膝部,他知道修炼人不吸烟,就把点燃的香烟放在法轮功学员鼻孔里,强迫法轮功学员吸烟。(李国军作恶多端,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开平刘官屯煤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他放走嫌疑犯,现已被开除公职。)二天后,被送入唐山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二十八天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被迫害得脑出血,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九日保外就医被家人接回。之后当地派出所经常到家骚扰,使全家人生活在恐惧之中。孙建民因多次复发脑出血,导致生活不能自理,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七日离世,终年六十一岁。

付卫军、王桂芝夫妇: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四日,付卫军、王桂芝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开平马矿柏树林集体炼功,被恶人诬告,开平区“610”和开平分局恶警将炼功点包围,在开平分局副局长李国军(已遭报开除公职)的指使下,把这些法轮功学员打的伤痕累累。付卫军送唐山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八个月,后转到开平洗脑班继续迫害,回家时被洗脑班勒索二千元,在看守所期间,被工作单位开滦马矿扣三千元工资,共被勒索五千元,付卫军于二零一三年二月被迫害离世。妻子王桂芝被劫持到唐山第一看守所,后又转到唐山第二看守所,被迫害的旧病复发,非法关押五个月之后,送回家。二零零六年六月,王桂芝正病情严重、卧床不起,马路派出所伙同市局的七、八个警察突然闯入,非法抄家,一个星期后,王桂芝含冤离世。

原辽宁部队导弹发射营营长张文亮,转业后在唐山食品厂工作。因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关押在唐山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多后被释放。没几天,在遵化市被恶警绑架,非法关入唐山市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并被单位开除公职,造成无任何生活来源。在重压下,张文亮坚信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结果被转到石家庄劳教所。在此期间经受了各种酷刑,以致双腿行走困难,大小便失禁。恶警怕担责任,于二零零三年底将其释放。

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张文亮再次被开平分局绑架、抄家,随后关入荷花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五年十月又被劫持到邯郸劳教所加重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八日,被恶警高金利、曾毅伟、张文山、吝涛四人用绳子捆绑成十字形,用两根电棍从前领口塞进前胸,电前身、腋窝,又电大腿内侧、生殖器,长达数小时,把全身皮肤都烧焦了,没有一处好地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