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市法轮功学员蒋贤凤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 四川攀枝花市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蒋贤凤女士,被非法关押七次,其中拘留五次(行政拘留三次、刑事拘留二次),被劫持洗脑班一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关押二年,又超期关押十九天),非法抄家四次。

蒋贤凤女士一九五一年二月二十八日生,攀枝花齿轮厂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说:“师父用‘真、善、忍’教会我如何提高思想境界做好人,改变了我许多人性的缺点,使我身心健康。”

蒋贤凤女士表示,只想拥有健康的身体,高尚的信仰,做一个好人。江泽民却公然侮辱、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为了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她进京上访,却被当局迫害。

下面是蒋贤凤女士诉述她被迫害的事实:

(一)上访被非法关押,敲诈勒索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底,我曾经四次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累计:七十一天,被敲诈勒索累计:三千一百元现金(这是我知道的部分,第三次上访敲诈勒索多少钱,儿子不敢告诉我)。

第一次上访:二零零零年三月十日,我进京上访,在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八天,警察抢走我身上的七百多元钱,绑架回攀枝花市仁和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强迫我儿子交了八百多元钱。出来后我又被当地洗脑班非法关押,强迫交二百元钱。

第二次上访:二零零零年五月,我进京上访,警察从我身上抢走五百多元钱,在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五天,钱用完后驻京办事处的警察就把我赶出来。攀枝花市五十一派出所警察,强迫我儿子交五百元路费钱,他们到北京没接到我,钱也没有退还我儿子。

第三次上访:我步行进京上访,走到攀枝花市米易县普威镇时,被攀枝花市公安局警察抢走我身上的四百多元钱,绑架到攀枝花市仁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因我单位保卫科的人经常骚扰我,并多次威逼我儿子拿钱,导致儿子经营的店铺关门。

第四次上访:我步行进京上访,走了四个多月终于走到了天安门鸣冤。

(二)被刑讯逼供、非法劳教二年、株连迫害家人

在小宝鼎公安分局: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我在攀枝花市西区矿务局小宝鼎发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绑架到小宝鼎公安分局内刑讯逼供和虐待:蹲马步、泼冷水、往脸上吐口水、脚踢、恶毒的谩骂,施暴到深夜。期间,刑警大队指导员张大忠用手枪对我头部扣扳三下,并威胁说:“不打死你,我要折磨你。”身上仅剩的九十多元钱也被张大忠抢走。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在小宝鼎拘留所:

我被绑架到小宝鼎拘留所非法关押,张大忠将我双手铐在拘留所铁栏杆上呈“大字”形,然后对我施暴:扯头发用力往下按、用衣服上的拉环强迫我按手印,扇耳光、照相,并叫来绰号“崔鬼”的男警察,扯着我的胸襟,用呈刀型的手凶狠往我脖子上砍,用硬板条往我头部中间砍。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市弯腰树看守所:

在攀枝花市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因我拒绝背所内监规,赵管教(女)强行给我戴上三十多斤重的脚镣一个多月,非法关押四十五天,扣除我的一百五十元抵押金,出弯腰树看守所时没有退还。

冤判劳教、株连家人

又转小宝鼎拘留所非法关押二天,被小宝鼎公安分局科长徐世成和肖捷构陷,于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冤判劳教二年。

就因为我信仰法轮功被迫害,这期间共遭到三次抄家洗劫,家中的法轮功书籍和三百多元钱被警察抢走。丈夫病故后留下了九十多岁的老母亲、十四岁女儿没人照顾,儿子也被他们单位开除了公职。

(三)在四川省楠木寺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由于我不放弃信仰“真、善、忍”,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至二零零四年一月三十日,在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受尽折磨。

1.在五中队遭受的迫害:罚站“军姿”、“扒墙壁”共二十六天

在五中队,早上六点半至晚上十一点,罚站“军姿”三天,又罚“扒墙壁”(就是把双手举过头打直,在墙上画上自己手印,手不能移动)二十三天,有时被罚站晕倒在地上,曾被吸毒犯黄月文(音)、吉翠香、叶波三人,踩我的肚皮,用钉被子的长针锥我的手,右脚曾被犯人打跛。

2.在八中队遭受的迫害:

二十四小时罚站或罚坐共五个月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至二零零三年二月底,在楠木寺八中队,我被罚站“军姿”三个月。又被罚坐“军姿”二个多月。每天二十四小时在操场的围墙边罚站或罚坐(包括日晒雨淋)。每天二十四小时由五个犯人轮番值班监管,狱警巡查。

在这五个多月里,我浑身长满疥疮,屁股上长满了坐板疮和四个大疖子。期间,不准洗漱,更不准洗澡和换衣服,除监狱狱警编造谎言说我转化的那四十多天里,我能正常洗漱外,一个月洗澡一次,换衣服一次。

被强行灌脏水一个多月

二零零三年三月,狱警教唆吸毒犯严小丽等人,用瓶子接监狱一百多人储备冲厕所的洗漱水、洗衣服和马桶的水、洗拖把和扫把的水,对我强行灌脏水一个多月。

限制上厕所解手一年

从二零零三年一月到我回家的前一天,在八中队一年的时间里,有时一天只有两次上厕所解手时间。有三个月,每天只准上厕所解手一次。吸毒犯严小丽给我灌脏水的那个月,一次都不准上厕所解手。只好拉在裤子里,而且还不准换裤子,就这样天天穿,干了又湿,湿了又干。

毒打

有一次在八中队,我不读诽谤师父的书,被八中队队长李琦教唆十几个犯人,将我双脚大拇指和双手中指捆绑,用抹布堵我的嘴,脱光下身裤子,十几个犯人排队暴打,犯人用脚踢我的腰、用手拐子打我的腰部。

我全身被打的发肿、发青,腰部粉碎性骨折,不能站起来,队长李琦只准我在床上仰卧,不让翻身、不准动。当我勉强能站起来时,队长李琦又教唆犯人严小丽白天扯我的头发,打耳光,用铁衣架打头,值夜班的犯人打我到天亮。

罚蹲、灌冷水、睡湿地、下泻药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的一天,狱警看我不放弃信仰,就采取“罚蹲”的方式迫害我。吃完早饭后就开始罚蹲,除中午和晚上吃饭时间外,一直蹲到晚上睡觉,我被连续罚蹲三天。为了折磨我,犯人把我的衣领扯开,从后颈往我背上灌冷水。把我绑架到一楼,睡湿地二十五天。还在饭菜里下泻药迫害我,把我绑架到监狱医院抽血、打点滴。

精神摧残

每天实施精神迫害,三到八人围着我,骂师父、骂大法,骂我祖宗十八代……。由犯人代写所谓的“转化书”,七、八个犯人按倒我,掐着我的脖子用我大拇指按手印,在八中队造谣说我转化了。还在我脸上、前额、双手臂、脚板心、手掌心写师父的名字进行侮辱与人身攻击。狱警利诱加分减刑的心理,达到控制狱内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罄竹难书。

冤狱二年、超期关押十九天

因为我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在劳教所冤狱二年,又超期关押十九天。从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一日到二零零四年一月三十日期间,儿子寄给我的生活费,每次都被狱警唆使犯人签收拿走,直到我解教那天,帐上剩下的五百多元,也没退给我。回家后经常被当地街道、居委会、骚扰、监视。

(四)去法轮功学员家被绑架,多次遭酷刑晕死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二日中午,我去法轮功学员家时,被绑架到弯腰树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抄家一次。

期间,攀枝花市国保支队警察黄涌津,对我外提构陷,用筷子夹我的手,把我吊起来双脚离地、坐老虎凳,我多次晕死过去,被冷水泼醒。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明慧网报道,二零零八年三月六日上午,蒋贤凤、吴秀兰、刘素芬、朱清华在炳草岗商店被非法抓捕并抄家。蒋贤凤被一恶警一拳打倒在地,当即昏死过去,他们又用凉水浇蒋贤凤的头,凉水灌到蒋贤凤的耳朵里,蒋贤凤才醒过来。刘素芬也被恶警毒打。当晚十一时把她们四人送攀枝花市看守所,看守所医生说蒋贤凤“随时都可能死”而拒收,当晚蒋贤凤被恶警们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