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在迫害中去世 妻子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刘继清,女,五十一岁,家住湖北省麻城市西畈村。在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中,丈夫甘运涛,麻城一小的老师,被非法关押三次,强迫放弃修炼,最终被迫害失去生命。刘继清曾被非法抄家六次,电话长期被监控。这场迫害给她精神、肉体、经济上带来严重伤害。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刘继清向最高检察院合法提起诉状,希望更多的人了解江氏集团迫害中国善良民众的事实。

修大法 丈夫肝硬化晚期三天痊愈

一九九六年七月,我丈夫二十九岁时,得了肝硬化已到晚期,医生说:看他年轻,只能给公费治疗试试,尽点道义。言外之意,丈夫的病太严重了,治不好了,要是年岁大的,就叫在家里等死了。

我的丈夫听到医生的话,就知自己的病多严重了。他回家跟我商量:他的病不好治,公费只报一部分,其余的还是要自己筹钱。我们有两个儿子,大儿子七岁,小儿子才一周岁,我又没工作,一家人全靠丈夫的一点工资过日子,生活本来紧巴巴,哪还有钱治病?他说反正病治不好,借了钱,你们娘仨个人将来怎么还,他决定不治病,就在家里等死。

就在我们一家沉浸在悲痛之中时,一位朋友向我们介绍,修炼法轮功可治好丈夫的病,不用花钱,并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疑难杂症医院治不好的病,炼法轮功都炼好了。

丈夫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没想到法轮功真的在他身上出现了奇迹,通过学法、炼功,三天他就恢复了健康。第一天,我扶着他去炼功点,第二天,他扶着自行车去,第三天,他蹬着自行车去的,完全没有一点病态。病来得突然,好的又快,我们的亲人、朋友、同事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神奇。

一九九八年,我也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以前患有严重胃病、咳嗽、腰痛、腰椎盘突出等多种疾病常年折磨着我,经常吃药、住院,夏天也不能用凉水。没想到通过修炼,严格按“真善忍”标准指导自己修心向善,矛盾面前找自己的不足,看淡名利、得失,学炼法轮功不久,身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一家人其乐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操控国家机器,公开启动迫害法轮功,全国所有媒体连续全天播放诬陷诽谤法轮功的报道,一时乌云压顶,对法轮功修炼者更是大打出手,我们家也一直处于派出所、公安局、“610”等机构的各种骚扰及迫害中:

丈夫遭恐吓、非法关押 强迫放弃信仰 不幸离世

一九九九年十月,我和丈夫依法进京上访,回家后,麻城公安把我丈夫非法关押在麻城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所十五天,罚款三千元,勒索生活费五百元,单位扣押丈夫一个月工资,共计损失五千元,我被勒索二百元。

二零零二年,我丈夫去法轮功学员家,麻城公安局以“集会”为由将丈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十六天,勒索生活费五百元,才放丈夫回家,丈夫所在学校又扣了他一个月的工资。丈夫在里面挨了打,回家后,更加害怕。

丈夫所在学校领导、校长何秋旺给他施加压力,把他非法关在学校办公室两个月,不许他上课,不发工资,不许他炼功。他对校长何秋旺说:“我是得了绝症,炼法轮功好了的,如果不炼,就会死掉了。”何秋旺说:“死也是为革命而死,我们革命老先烈为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抛头颅洒热血,你死了算什么。共产党叫你活你就活,叫你死你就得死。”江泽民利用共产党让这些人的人性完全泯灭了,草菅人命,不管别人的死活。

在公安和学校的压迫下丈夫害怕了,不敢炼功了。二零零三年正月二十六晚十二点多,丈夫突发病死亡。原本我幸福美满的家庭被江泽民利用共产党迫害得我家破人亡。

刘继清女士多次被绑架受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四年,我在麻城街上与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麻城龙池派出所把我绑架到龙池派出所迫害,将我经营的小生意(卖八宝粥、银耳汤)所有物品没收,并抄了我的家,非法抄走大法书、师父的法像。就这样,不知绑架多少次,非法抄家多少遍了。

二零零五年,我又被龙池派出所绑架,他们又非法抄了我的家,在麻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放回家。回家后,我清点自己的物品,发现我经营小买卖的物品被抢走,金项链、两块手表、大法书、师父的法像都被非法抄走了。

二零零六年,我在外讲法轮功真相,被麻城黄金桥铁路派出所绑架,把我的副食店给抄了,不知道他们抢走我多少东西、多少钱。两个警察用铁链子打我,我的胸部被打伤。

二零零九年,我在阎田河讲法轮功真相,被阎田河派出所绑架,他们没收我身上现金,我被送到麻城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我与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五天后才放回家。

二零一一年十月,全市由国安大队丁鹏成、“610”董家鹏带头,各派出所出动警力,大面积绑架我们的法轮功学员,一起绑架八位法轮功学员。我被南湖派出所在家里绑架到第二看守所,我和另一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五天,麻城公安将我和一男法轮功学员送到武汉板桥洗脑班强行洗脑“转化”。

武汉板桥洗脑班,是一所人间地狱:那里关押了很多湖北省大法弟子,每天强迫大法弟子看污蔑法轮大法、诽谤师父的碟片,每天强迫写思想汇报,强行写转化的“五书”,不按照他们指令,就威胁、恐吓、酷刑迫害。犹大、陪教,白天晚上二十四小时监管,监控大法弟子的一切行动,并且犹大、警察、陪教每天开小会,研究如何用软硬方式来强行“转化”大法弟子。

在洗脑班,没有一点人身自由空间,箝制思想,强售其奸。将“法轮大法真善忍”美好理念破除,将“假、恶、斗”邪理强行灌入大法弟子思想中,你越骂人,就说明你转化到位。将好人转化成坏人。在那里,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受尽五十一天精神折磨,才回家。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日,国安大队丁鹏成、王玉锋、冯向等十多人又把我从家里绑架到麻城第二看守所,同时还绑架了其他四名大法弟子,他们又抄了我的家,抢走师父法像、炼功播放器、影碟机、手机、现金不知被他们抢走多少。

二零一五年正月初六,我在街上讲法轮功真相,被人举报,麻城特警把我绑架到南湖派出所,他们非法刑讯逼供,当天将我放回家。

二零一五年三月份,南湖派出所又把我从家里绑架到麻城第二看守所迫害,我绝食抗议七天,才放我回家,勒索生活费三百元。在第二看守所迫害我的警察叫满平,扣我的钱都是他干的。

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日,我与八位法轮功学员到木子店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们被麻城木子店派出所绑架,派出所所长刘世发没有人性,狠狠的打大法弟子,刘世发和他请的打手、警察把我们往死里整,并辱骂我们的师父。麻城国安大队丁鹏成、王玉锋等几位把我们押到麻城第二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我们绝食抗议,十五天后,我被放回家。其中有二名法轮功学员绝食六天后,麻城公安请来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来哄骗法轮功学员吃饭,他们的阴谋得逞后将二位法轮功学员送到麻城洗脑班继续迫害、另二位法轮功学员送到武汉狮子山洗脑班继续迫害。

十多年来,我被多次绑架、关押,抄家、洗脑,给我带来巨大的精神、肉体伤害,经济损失。我家电话长期被监控,每到“四二五”、”七二零”敏感日,我家屋前屋后时有蹲坑、盯梢的,让全家人过着忐忑不安的生活。

十六年来,江泽民威逼各级领导执行其邪恶指令,从中央到省、市、区、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单位等,各级“610”与公安迫害广大法轮功修炼者,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饭碗、为了升迁或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今天,希望这些人能明白法轮大法好的真相,真正脱离和共同制止这场给中国带来无尽灾难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