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女遭迫害离世 河北刘万顺控告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刘万顺,男,六十六岁,原唐钢第三轧钢厂工人,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刘万顺的女儿刘娜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二岁。刘万顺的妻子因为痛失爱女,也相继离世。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刘万顺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控告掀起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给无数家庭带来灾难的元凶江泽民,希望更多的民众谴责这场仍在进行的迫害。

下面是刘万顺先生控告的事实和理由:

女儿修大法 白血病痊愈

我女儿刘娜是原唐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职工,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修炼法轮功,白血病痊愈,获得新生。刘娜的母亲也于一九九六年和女儿一起修炼法轮功。她母亲在唐山大地震中腰背曾受重伤,疾病缠身,学法炼功后,所有的疾病很快痊愈了。母女二人遵照真、善、忍行事,处事做到真诚、善良、忍让,全家温馨快乐。

我女儿刘娜,出生于一九七九年十二月,是个漂亮的女孩儿。一九九三年的一天,我在工作中出了工伤,左小腿粉碎性骨折连带伤到了脚趾,丧失了工作能力。小脚趾切除,至今腿上还打着钢板。一九九六年三月份,我女儿刘娜即将初中毕业,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学校,顶替我的伤工,到唐钢第四轧钢厂工作,成了大型国有企业的一名工人。

两个月后的一天,刘娜突然发高烧,去医院检查,诊断出患了“白血病”。又一更为深重灾难的降临,使我这三口之家真是雪上加霜,苦不堪言。接下来的日子,她体弱的母亲、行走不方便的我,带着唯一的宝贝女儿踏上了寻医治病的艰辛之路。

在北京人民医院,经专家会诊,刘娜体内癌细胞已有百分之九十之多。住院需要押金五万元,因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医院便把她介绍到北京德外医院住院治疗。在那里治疗了八个月,期间医院下过两次病危通知。同病区的病友们相继离开了人世。为了给刘娜治病,家里已经是债台高筑,再加上报销部份医药费很困难很缓慢,家里实在没有足够的钱周转。无奈,只好忍痛办理了出院手续回家了。但可喜的是,在医院的最后一段时间里,经人介绍,刘娜接触了法轮大法

一九九七年一月份,刘娜从医院回到家后,开始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后,身体有了奇迹般的变化。再去医院检查身体,癌细胞没有了!全家人喜极而泣,感恩法轮大法师父给了刘娜新的生命。从医院回家十个月后,就回单位上班了。当地很多民众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遭迫害 女儿含冤离世

江泽民一手挑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运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江泽民以个人意志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及公检法司之上的恐怖组织──相当于纳粹盖世太保的 “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个在全国范围执行秘密任务、推行和实施这场血腥迫害的罪恶机构。

我们一家三口正沉浸在幸福之中,噩梦却已经开始。刘娜因为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关押,被剥夺工作,被迫害致死。以下是刘娜被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刘娜和几名法轮功学员一同到唐山市信访办上访,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刘娜到家后,就被唐钢四轧厂软禁十多天。单位领导逼迫刘娜承认“白血病”是医院治好的,不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唐钢公安处更有人散布谣言,说刘娜患病期间唐钢给她捐款三十万元,是医院治好了她的病。刘娜患病期间确实接受过工友们和公司工会的捐款,而且全家人始终心存感激(母亲单位:唐钢金恒实业公司共捐款九千多元、父亲单位是两千四百元、刘娜单位四千六百元、公司工会两千元,共计收到捐款一万八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刘娜到北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被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晚上,唐山驻京办事处把刘娜带到办事处,用手铐把她的手铐在暖气管子上。第二天早上,唐钢公安处、唐钢四轧厂派人把她带回单位看管。因她不放弃修炼。两天后被绑架到唐山市第二看守所。

1. 在唐山市第二看守所遭酷刑迫害

在那里法轮功学员遭到残酷迫害,包括电棍电、罚站、坐铁椅子、上手铐、脚镣、背铐、不让睡觉、不让家人见面、私自扣押法轮功学员钱物、对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野蛮灌东西。怂恿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来换取减刑期。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还要被迫做奴工。他们还强迫法轮功学员填写测试精神病的表格,叫来唐山市电视台的采访人员和录像师和市精神病院的主任医师。

十月下旬的一天,天气阴冷。法轮功学员们在监室外铁罩子围着的小院里炼功,被代所长看到后,指使刑事犯人用大盆从罩子顶上往下猛泼凉水。同时代所长还叫嚣:刘娜说她“白血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我看她感冒不感冒(狱医曾说过,白血病怕感冒)。

我屡次三番找四轧厂领导,要求单位把刘娜从看守所接回来。刘娜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六天后,被单位人员带回厂里。

2. 刘娜在洗脑班遭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二日,刘娜去上班,到单位后科长李文龙叫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见她坚决不写,三个女办事员、保卫科和党办主任等七、八个人把刘娜强行绑架到唐山市纺织大学“转化”学校(即洗脑班),没有任何法律依据。

在那里非法关押着包括唐钢在内的多个企业的法轮功学员,每人一个房间,门外上着铁锁。窗户用纸糊上,室内一个痰盂、一个脏水桶。定点上厕所,互相之间不许交谈。白天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栽赃、陷害、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节目,强行转化洗脑。

演示图:电棍电击

五月的一天,四个女帮凶将刘娜拽下楼,在一间暗室里,强迫她脱衣服。刘娜不脱,就动手打她脸,撕扯她的衣服。王志杰去搜查刘娜的住室,找到大法经文。一个叫田林峰跑到刘娜面前狠劲抽打她的脸,边打边喊:叫你藏、叫你藏。他们一间一间屋子的翻,很多女法轮功学员被打、被电棍电。刘娜想法轮功学员不应该遭受这种虐待,于是开始绝食反迫害。

绝食第四天,洗脑班四个人把刘娜按在木椅子上,椅背放上枕头,把她双手背在椅背后攥住,另一只手拽她头发,使她仰面朝天,上身在身后枕头的作用下前挺。一身高体壮的女帮凶,一只手掐她下颌骨两侧,另一只手用不锈钢开口器撬她嘴。刘娜嘴唇紧闭,女帮凶叫道:再不张嘴把牙给你撬坏。帮凶累得够呛也没达到目的只好作罢。最后医生往刘娜嘴唇里打了些浓盐水,刘娜不住的吐血沫。帮凶们不但无视给人造成的伤害与痛苦,而且还讥笑刘娜,然后他们扬长而去。

他们整天强迫法轮功学员们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录像,刘娜不顺从,他们就把她铐在铁床的铁管子上,让她动不了,她又绝食反迫害。后来,身体极度虚弱,人已脱相,瘦的皮包骨。我得知消息后,再次到唐钢“六一零办公室”找主任马国力,要求他把女儿从洗脑班接回来。马国力推托说要出差,没时间管。又到四轧厂找马国中,告诉他们再不放刘娜就会性命不保,为了女儿也会拼命。四轧厂党办主任、保卫科长去接刘娜。他们到那后,洗脑班书记孙明良让刘娜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就放她,刘娜不写。母亲看到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的女儿,剜心透骨的疼痛。对孙说:写什么保证?人都迫害成这样了,我们不接了,出了事你们负责!孙明良为了推卸责任才放刘娜回了家。

刘娜前后在洗脑班被关押了四个月,并要求她交四千五百元洗脑费,刘娜不交。就从单位她工资中强行扣除。一直扣了好几年(每月从她仅有的三百元生活费中扣除一百元)。刘娜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回到家后她坚持修炼法轮功,身体渐渐好转起来。

3. 单位人员骚扰、下岗迫害

刘娜回家一个多月后,单位领导们获悉刘娜还真活着,而且身体有所好转。他们就派保卫科的人,每隔一段时间来一趟她家骚扰、恐吓一番。叫门不给开,他们就爬到阳台罩子上连喊带叫,搅得四邻不得安生。

刘娜在家调养身体的两年多时间里,她一直坚持着找领导讨还公道。用她的话说:“我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到江泽民团伙以白为黑的残酷迫害,犯罪的是它们!我上访是对政府的信任才去反映真实情况的。作为中国公民,在遭到不公的对待时,我有说话的权利。我工作认真从不谋私(刘娜在门卫工作)。只因为我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你们一帮子大人,甚至是我父母辈份的长者,为了自己的利益,昧着良心,从上到下的一连串,利用各种手段加害与我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孩子。疯狂的把我绑架到洗脑班。我坚持反迫害,我以命抗争,差点把身体都搭上。不仅免我的奖金、扣我的工资,还要再掠夺我四千五百元钱!?公民有信仰的自由,是应该受到宪法保护的。把我害到这种地步,你们必须得给我个公道的说法。”

二零零七年四月,四轧厂停止生产。全单位人员陆续被分配到唐钢所属的各单位,剩下的,除刘娜以外,都是等着办理退休手续和老弱病残的工人。刘娜找到唐钢劳资处,询问处长罗家宝,她为什么没有被分配?罗家宝嚷嚷道:“分了,因为你炼法轮功各单位都不要你。你要写份‘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马上分配你。”刘娜坚决不写。就把刘娜的档案转到唐钢“再就业中心”(下岗),以此报复刘娜坚持修炼法轮功。刘娜不承认这种迫害,拒绝到“再就业中心”去报到。

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一家三口多次找唐钢劳资处长,要求分配刘娜的工作。然而不是被拒之门外,就是遭受侮辱与恐吓。再就编些瞎话对付我们,横竖就是不给刘娜分配工作。

二零一零年,唐钢劳资处长、唐钢“六一零”负责人孙××、再就业中心主任耿小芹等人策划出了对刘娜工作问题的处理决定:要求刘娜每天(上、下午),用家中座机给再就业中心打两次电话,算是签到。每月发给她一千二百元工资,而且从二零零七年四月开始补发。如果同意就签字,否则还是维持原状(一分钱不给)。刘娜看得很清楚,如果她签字,就是自己认可下岗。刘娜说:“我不同意,我要求分配工作。我在四轧厂时,工作认真、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供应科库管员,厂机关统计员)。领导和同事们都看的很清楚。就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你们就找借口不分配我工作。这是对我的迫害!”

刘娜承受着来自社会各方面的极大压力,痛苦不堪,但她没有妥协,最后拒绝签字。

“六一零办公室”的孙××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以为真让你在家呆着呢?美的你!我还得上班呢。你不是想上班吗,把你分配到外县去,上不了立刻开除你。”他们就是想要寻找机会和借口开除刘娜,这才是他们对刘娜最终要做的事。

4. 含冤离世

十多年的时间所遭受的迫害,使刘娜身心遭受到巨大的摧残。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年仅三十二岁的姑娘刘娜含冤离世。

女儿的离世,骨肉离别的悲痛,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她母亲终日以泪洗面,食不甘味,身体一天天消瘦,精神承受已超过极限,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六日含冤离世。一个好端端家庭就这样家破人亡。

可怜我悲哀孤苦的人生,痛苦的晚年,拖着半残疾,弱不禁风的身体,失去心爱的女儿和妻子的悲伤,感觉天都塌了。我难以承受这残酷的现实,出现胃出血,肠道破裂,四次吐血,差点丧命。体重原来一百三十多斤,现在仅不足一百斤。多少个日夜,我彻夜难眠,一遍又一遍的翻看她们母女的相片,我痛不欲生,眼泪流干。多少个日夜,我仰望苍天,盼望着讨回公道,却难以抚平给予我身体和精神造成的无底的创伤。

这一切苦难灾难的罪魁祸首就是江泽民。这场空前浩劫制造了无数冤案与人间悲剧,我家庭的不幸遭遇也只是这无数悲剧中的冰山一角!

鉴于所有参与迫害的单位与个人所犯以上罪责,皆因江泽民一手造成,本人对他们暂不起诉,给他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同时也希望他们早日认清形势,悬崖勒马,弃恶从善,给自己和家人选择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