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点化我不要“泡蘑菇”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泡蘑菇”是东北的一句方言,意思是该做、能做、会做的事,却不去做,装病或找各种借口。从开始诉江以来,自己经历了一个复杂的思想斗争过程,昨天总算把控告状寄出去了,心情特别轻松愉悦,我尽力控制自己别生欢喜心。

下面把我经历的思想过程与同修交流,希望能给予我相似的同修一点启发。

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的,基本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外人很少知道我修炼大法,我也没有受到迫害。诉江开始了,我知道应该做,可是没直接受到迫害,也没受到骚扰,不知道该怎么写,其实说白了,就是怕心在作怪,心想如果实名起诉了,我就暴露了,会不会因此遭到迫害?那样,我倒没什么,修炼这么多年了。可是,家人怎么办?他们能承受的了吗?等等各种人心都翻出来了,其实就是没修好,人心太多,没达到信师信法的标准,被人心束缚了手脚。

不写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救度,就这样整天在这种矛盾中挣扎着,三件事做的也不好,学法心不静,困倦走神,各种人心不断的往外翻。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这时一个清晰的念头在脑中闪现,学法、多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师父还说:“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众弟子鼓掌)那不是师父随便想出来的东西,师父给你们讲出来的是宇宙的法。”[2]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就以学法为主,每天学法至少保证五、六个小时,困了就站着学,走神就背法,做家务的时候,就听“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和“学法入心”的学员交流文章。我努力的调整自己的状态,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修炼人,遇事用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

在这期间,同修几次提醒我写诉状,我想:什么时候达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了,我就写,因为那时就不会被迫害了。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的状态比以前有了转变,学法不犯困了、不走神了,心中坚定一念,我必须诉江,只是时间问题,尽量要快。

在这期间,师尊在梦中点化我树立威德,当时没有悟到,没有多想,因为我给她们都做了三退了。就在我准备写诉状时,看到网上报道有同修寄信时被绑架,有同修信妥投后又返回本地,遭骚扰,心态又不稳了,再一次停下来。

九月七日,看到明慧《关于诉江的通知》后,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我认为,这是诉江的第二步了,这是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啊,第一步没跟上,掉层次了,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第二步可不能再拖了,这时师尊又一次让我梦到前面提到的同事,我一下悟道:树立威德,诉江,可是举报什么,怎么写哪?无从下手。

又过了两、三天,还是没动笔,这时师尊又点化我,梦到几口大缸,每口缸里面装的都是用水泡的蘑菇,我一下悟道,师尊是提醒弟子,别再“泡蘑菇了”,该做的还不快做?!此刻我说不出心里是啥滋味,感恩、激动、愧疚,我这不争气的弟子让师尊多操多少心啊,就这样,我真心的开始琢磨怎么写举报信。

写完了觉得不妥,就发给同修看,同修发给我一份写好的,我很感动,可是怎么发哪?网上发电子邮件,用自己的电脑不安全,于是决定邮寄,我立刻打印出来,这时怕心又返出来了。心想填单子时,我的地址怎么填哪,填别人的,不妥,怎么办呢?心一横,一切交给师父,师父说了算,个人信息不能泄露,一切由师父做主,都想好了,就出去找一家快递公司,说好了第二天上午去寄,第二天出门前,我认真的发正念,可是当我赶到那里,大门紧锁着,我想这不是偶然的,可能有问题,不等了,我转身往回走,正好遇上一个送快递的小车,上前一问,他说马上就能给办,下午就能发出去,就这样,我顺利的办理了快递。个人信息也没有泄露。看是很难的事,就这么简单的完成了,这一切都是师尊安排好的。

师尊说;“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就迈不出去那步了。”[2]“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2]

我体悟到,当我们正念十足时,做什么事都很简单。因为那是神在做。通过诉江这件事,使我更加坚定了信师信法的正念。只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