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夫申诉三年 天津葛秀兰控告江泽民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法轮功学员葛秀兰为营救被非法判刑七年的丈夫黄礼乔,三年来奔走于司法局、监狱、监狱管理局之间,饱受所谓执法人员的刁难、恐吓,至今仍见不到丈夫。却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与她的弟弟一同被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她的弟弟被劫持了二十个小时。六月份下旬葛秀兰就她本人、丈夫和她的家人多年来遭受的迫害,依法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邮寄了控告状,控告恶首江泽民。

葛秀兰的丈夫黄礼乔,原天津无缝钢管公司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被多次非法拘留、劳教和判刑。在非法劳教期间,他被其工作单位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劳动合同,黄礼乔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对天津钢管公司提出诉讼,天津东丽法院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受理此案,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开庭审理。在法庭上,黄礼乔依照国家宪法、法律据理陈述了公民有信仰自由,天津钢管集团公司非法解除他劳动合同是对公民信仰自由和人身权益的侵害,要求公司恢复他的工作赔偿损失。被告方天津钢管集团公司理屈词穷。但是在东丽法院天津市“610办公室”人员幕后指使下,迟迟不予结案。

与此同时天津市公安局警察背地里监视跟踪黄礼乔,二零一二年四月七日,黄礼乔在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跟踪人员绑架。同年五月,黄礼乔开始绝食抗议对他的迫害,遭到野蛮灌食。九月二十六日,天津市河北区法院对黄礼乔非法判刑七年。黄礼乔被劫持到天津西青监狱,后来又转到滨海监狱遭受迫害。

从那时起西青监狱和现在关押黄礼乔的天津滨海监狱就非法剥夺了葛秀兰探视的权利,她和丈夫已有三年多没见过面。为此,葛秀兰到监狱狱政科、监狱管理局、司法局、政法委、检察院驻监处申诉,争取会见丈夫的权利。

这些部门非但不给她解决问题,还于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由天津市局警察伙同天津市河东区塘家口派出所警察将葛秀兰和她未修炼且患有忧郁症的弟弟绑架。本来葛秀兰为了做点小生意,已买好了去南阳上货的火车票和回程的机票。火车票是当天下午四点半发车,而葛秀兰早上八点就被绑架了。

一小时后,天津市局、国保大队、塘口派出所警察一伙人劫持葛秀兰到家中不出示搜查证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和师父法像。

葛秀兰被劫持到河东分局看守所,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她弟弟被劫持了二十个小时。当时,葛秀兰正想带着弟弟出去买些吃的,谁知,刚一开门就被埋伏在门口的警察绑架。葛秀兰告诉警察:不要动我弟弟,他有病。但是,塘口派出所的警察不听,还是劫持了他二十个小时。吓得他精神状态又出了问题,回家后不吃饭、不上床睡觉,在椅子上睡,自己在家里待了三天,他身上和家里的钱都被警察拿走了,他回家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三天后,葛秀兰姐夫开车接她们姐弟俩到他家过元宵节,问到葛秀兰的去向,她弟弟什么也不敢说,不知道他受到了怎样的恐吓伤害。

不得已,葛秀兰姐夫以葛秀兰‘失踪’为名,到塘口派出所报案,塘口派出所拖延了半个月才说出实情。

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葛秀兰被送到河东看守所。一进门,人称“老乔”的人就对她进行毒打。抽耳光。他说这里是个特殊的地方,他们(指派出所)不敢动你,我敢动你。当时,国保、刑侦、派出所许多人在场,看着葛秀兰被毒打,无一人制止。然后他强迫葛秀兰蹲下,葛秀兰不服从,“老乔”两次将她绊倒。后因二零零八年在被非法劳教时对她实施破坏神经药物导致全身溃烂的中毒症状又出现了,于三月二十七日葛秀兰才被释放回家,但被监视居住,至今身份证等物还被扣压。

因无身份证,葛秀兰无法正常工作,失去了生活来源。多年遭迫害,家里无积蓄,还得交房租,生活陷入极大的困境。葛秀兰找到分局派出所,他们也不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