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派出所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我于六月二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寄了诉江控告状,二十三日中午就收到了两高的妥投回执信息。九月九日接到派出所电话,下面是事情的经过。

九日上午八点四十八分,我手机铃响了,我说:喂,你好,你是谁呀?答:派出所的,你是××吗?(语气比较生硬的说出我的名字)我说:是。(以下用警A、警B、警C代替三个警察)警A:你还在××小区住吗?我说:是。警A:你还炼法轮功吗?我不等他问了,主动出击,说:国家规定的十四个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因此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犯罪,法轮功是合法的,我炼和不炼是我的自由和权力,任何人没有任何权利问我炼不炼。今天你给我打电话都是违法的,你是在骚扰我(我就知道是为诉江案来的)!我起诉江泽民是合法的,你不要再被它们利用参与迫害了。你过得好好的日子,我不想把你也送上法庭。江泽民是迫害元凶,你们警察其实也是受害者,不要再犯罪了。这期间警A:只是说一句话: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问问你还炼不炼。(我不回答他的问题,他不配问我。)我说:假如你的母亲或妻子得了重病,通过炼功好了,你又当如何呢?我修炼前病的都活不了了,我只看了两个月的《转法轮》,还没炼功病就好了。你说又当如何呢?电话里没声音了,我问:喂,你在听吗?不回答,我就继续讲真相,讲了很多,讲当前的形势;讲善恶有报;讲法轮功洪传世界等。过了好一会儿,还是没动静,我问:你听着了吗?你要不回答我就挂电话了?还是没有任何回答,我就挂了电话。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说:嗯,讲的好!讲的挺好!

我想马上到派出所去讲真相,送资料救他们。可是我还得做饭,还要喂小孙子吃饭,也快到学法时间了。就想:学完法。多发发正念再去也好。等饭做好后,小孙子也喂饱了,离学法时间还早,我就坐下来发正念。等同修们来了,丈夫抢先告诉同修们刚才发生的事,他经常为我正念正行和出现的神迹而自豪。一同修说:也给我打了电话,一查号码是一个人打的。我就说:等学完法咱俩一块儿去,到派出所救他们。

学完法我和同修骑电瓶车一路打听着,找到了派出所,我不想暴露同修,因为她没挂过名。同修在外边发正念,我大大方方的走進派出所。可这时我口干的都张不开嘴,我知道这是邪恶干扰我,不让我讲好真相。我立即发正念清除干扰,瞬间口不干了。

警察B招呼我進了屋,一共三个警察。我问:所长在吗?他们说不在。警A问:你有什么事?我说早上是谁给我打的电话?警A:是我,怎么啦?哦,你是××小区的?我说是。警B:你叫什么名字?警A说出了我的名字。警B拿出纸来,在纸上写着什么,问我你还炼法轮功吗?我说:国家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所以法轮功是合法的,我炼与不炼任何人无权干涉。警A:你炼法轮功我们也不太反对,信则有不信则无,上级有指示叫我们问问还炼不炼。我说:你不是不太反对,你应该大力支持才对,这才是你作为一名年轻警察应该做的正义之举。而且你执行的是违法的指示。要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你知识以外的东西还远去了,你能说它不存在吗?要敢于探索知识以外的东西才是聪明人。警A:上边这么说我们就这么做呗。我说:如果“上边”叫你杀人你就杀人,你不承担罪过能行吗?我告江泽民是合法的,谁迫害法轮功都是在犯法,我告了江泽民,我不想把你们送上法庭。

我拿出手机里保存的两高的诉江回执短信给他们看,三个警察都凑过来看。警B插话:控告状是你写的吗?我说是我写的。那都是事实。警A:你这是什么?(指我手里的真相资料)我说:是我给你们送来的法律参考材料,你看看。警A:是法轮功的(边说边接过材料)?我说:你别管是什么,你自己看,看了你就知道了,你说大老远的,我还不知道你们在哪儿,我是打听着来的,我这快六十岁了,你说不是为你们好吗?警A:是,是。

警A当时就看资料;警C也凑过来要看,警A分给他一部份看。这时警B拿一张纸对我说:你看看这上写的,你愿意签个字就签,随你。我说:我不能签字,我这一笔签上了,这就成了你们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证据了,不是害了你们吗?江泽民活摘法轮功人体器官贩卖牟取暴利,连麻药都不打,活活的把人的器官掏出来,这是人干的事吗?这罪恶你们能承担吗?!

这时警A看着给国保大队长的信说:这是谁写的?写的还挺好。我说:谁写的不重要,那都是事实。我是精挑细选给你们拿来的,能不好吗?!我借信的内容又给他们讲真相:十六年来整个县的大法弟子都是他的直接迫害。抓谁、放谁、给谁判刑都是他干的。你看他对我们做了那么多坏事,我们还想救他,因为他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你们都是被动的,被形势绑架所为的。罪魁祸首是江泽民。如果这国保大队长还不醒悟,继续参与迫害,同样会被送上法庭(信中的内容即慈悲又威严)。

我觉得差不多了,也想给他们看资料和思考的余地,就起身告辞。警C又怯生生地说:你们真善忍怎么不签名?我又说了一遍:我一旦签了名就害了你们,将来这就成了你们迫害法轮功的罪证了,你们将与江泽民同罪。他们都不吱声了。最后又叮嘱了他们几句,要为自己着想,千万不要参与迫害了。我就和他们告别,出了派出所和同修一起回家了。

同修听完叙述讲真相的过程,很后悔没一起進去讲真相。我说你配合的也挺好啊!我是不想暴露你。同修回到家里也堂堂正正的给警A打了电话,讲了真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