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坚守信仰 广东企业家张仕珍再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原籍广东梅州的法轮功学员张仕珍,上月底在位于广东顺德大良的家中被当地610和公安绑架、非法关押。张仕珍因为修炼法轮功,多年来被反复迫害,家庭严重受创,经济上蒙受重大损失。此前,张仕珍已向当局发出法律文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罪魁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张仕珍先生,今年六十一岁,广东深圳人,原籍梅州市丰顺县丰良镇,曾在广东广州、深圳、珠海等地开公司承包工程项目,他在佛山市顺德区大良也有住宅。张仕珍从一九九八年元月起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努力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的标准修炼,修心向善,提升道德水准,使自己成为一个诚实善良,身心健康的人。

八月三十一日,张仕珍在位于顺德大良的家中被当地610和公安绑架,据知当时警察抄走了千多张真相光盘和大法资料。被迫害的具体原因暂时不知。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张仕珍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他先后被北京、广州、深圳、梅州等地公安机关非法拘留、关押洗脑班及非法劳教等严重迫害至少三次。

知情人说,张仕珍本来是在广东珠三角地区小有名气的企业家,在被迫害前他的资产已超过千万。据指,迫害开始时,中共当局有人向他施压,如果他放弃法轮功,就把更多的工程给他做。否则,工程全部收回,都不给他做。

“七二零”后被打压 经济损失惨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一边利用电视媒体造谣制造谣言嫁祸到法轮功,一边在全国各地大规模抓人。和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张仕珍当时也在自己承包工程的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被限制自由。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公安局、综治办把他每天局限在街道办的办公室不准外出,还把他强行拉到派出所强迫录像,强迫他说法轮功是不好的,要他不修炼法轮功,手段非常流氓、凶狠,连中午饭也不让他回家吃。

当时张仕珍在广州新沙港承包港口工程,有一百多个工人在工地,工程正在紧急进行,由于广州经济开发区的综治办、公安局给广州建港指挥部压力,不准他参加工程项目投标,且因受到广州经济开发区公安长期的人身控制,他几个月不能到工地工作,造成工程经济损失慘重。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为了控告广州公安无理迫害,张仕珍到北京上访,到了北京国务院上访局门口还没有进入上访局,就被几个便衣拦住,把他带到广州驻京办地下室关押,五天后被丰顺县丰良镇公安分局带回丰良。

在丰良镇被监视居住了一个月后,张仕珍回到了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但仍不断受到公安、综治办人员骚扰、恐吓、威胁,全家不得安宁。

后来他被强行关押在开发区公安局不到一平方的小房子里一天一夜,里面肮脏无比,蚊虫多的无法形容,咬得全身红肿。第二天又把他强行押送到广州黄埔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五天,还不让亲人见面,人格受尽侮辱,精神受到严重打击。

再次进京上访 连续被关劳教所、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张仕珍再次进京为法轮功鸣冤,但当他在旅店刚住下,就被一群公安人员抓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八天,又转到广州驻京办地下室关押七天,强迫照相,按手印,张仕珍没有配合他们,受到驻京办的公安踢打,他的脚当时被公安踢出血泡。

被押回广州火车站关押了一天一夜后,深圳市龙岗区布吉派出所把张仕珍强行戴上手铐押送到深圳市龙岗看守所,关押迫害二个月,受尽侮辱,强迫劳动,过着非人的生活,不准亲人接见。

之后,张仕珍被押送到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八大队非法劳教十三个月。在劳教期间,恶警派二个犯人二十四小时夹控他,不准炼功。因晚上炼功被夹控举报,他的蚊帐被管教收去,长时间不给蚊帐,他被蚊子咬的满身红肿,又被强迫做奴工,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在这期间,张仕珍家里亲人的所有电话都被监控窃听,亲人被受到恐吓,父母老人精神受到巨大的打击和压力,儿女学习受到严重的影响,工地工程无法延续,只能停工退场,经济受到惨重损失。

二零零一年八月,张仕珍离开深圳市第二劳教所。但不到三个月,同年十一月他又被广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局绑架。他们伙同深圳市龙岗区布吉派出所非法闯进位于广州开发区的张仕珍住宅,抄家抢走了电子书和大法资料和书籍,强行把他铐上手铐,绑架到深圳市龙岗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后,又把他押送到深圳西丽收容所洗脑学习班洗脑迫害长达十七个月。

举家被迫居无定所 张仕珍第三次被严重迫害

因长时间被610、派出所警察、国保、街道办等人员骚扰,张仕珍有房不能住,有家不能回,为了避免再被迫害,他只好全家离开了广州经济开发区,回到梅州租房住。但不久他发现又被公安跟踪,他就又去了海南定安农场落脚。因为他本人的电话,亲人电话全部被监控窃听,深圳市龙岗区610、国安、国保人员又跟踪到海南定安农场骚扰,有一次派了三台警车共七、八个人想再次绑架迫害张仕珍,但他们没有得逞。

张仕珍又回到梅州,二零零四年七月十四日,张仕珍在梅州的朋友家又被610及公安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梅州芹黄看守所一个月,恶警强行给他照相、按手印,三个人强行把他手压上,手指差点被他们搞断;他的家也被抄,还株连到他的哥哥,还有妻子、儿子都被公安叫去问话、恐吓。

张仕珍绝食抗议,七天后,恶人野蛮灌食,把他拉到一个房间,两只手被多人分开、戴上手铐在铁栏上,人躺不下,坐不下,两个管教,四个犯人把我的头和脚压住,无法动弹。恶人用饭渣放了很多盐,冲冷水,用二寸塑料管,切成四十五度,插进他的口中强行灌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也曾报道,张仕珍在广东梅州市看守所遭野蛮灌食迫害时,在场围观公安、司法人员及执行迫害者十几人,他因被灌浓盐水和饭渣堵塞、导致无法正常呼吸后,恶人仍不停止灌食。

酷刑演示:
酷刑演示: 野蛮灌食

张仕珍后来描述说:“口舌被他们弄得血流不止,犯人看到都害怕,有一个犯人说出很多血怎么办,那个教导员在楼梯口看着灌食还破口大骂。”“全身都是血和盐水,差点死去。”“回到监仓,衣服都是白白的盐霜和血迹,监仓犯人看此情景都说警察没有人性。”就在这种情形下,看守所还把张仕珍儿子存进去给他买生活用品的五百元钱侵吞了。

在梅州芹黄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张仕珍被看守所送往臭名昭著的广东三水劳动所,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在三水劳教所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专管二大队,二楼单独的一个房间里,张仕珍被三个吸毒犯人二十四小时夹控,不准说话,不准睡觉,整天坐小板凳不准动,日夜被强迫看栽赃、陷害、侮辱法轮功的影片、书籍。过了一段时间,又由四个管教搞车轮战,强迫他放弃修炼。

张仕珍后来这样描述,“在那里还经常受到他们辱骂,不仅被剥夺人身自由,人格上也受尽侮辱,四个月吃喝拉撒都在房间内,真是人间地狱!”“四个月后,每天搞军训,用太阳暴晒,强迫做奴工,伙食极差,吃的饭都是变质的米,都有臭味,过着非人的生活,精神与肉体受尽了无数折磨,无法一一举例。”

严重迫害中身心家庭和经济受重创 起诉江泽民

持续多年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导致张仕珍头发发白,牙齿松动,双脚浮肿。因他受到迫害,他的妻子儿女受到严重的精神创伤,原有的三个公司都被迫解散,经济受到严重损失,家庭经济断绝了来源,生活一度陷入困境。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张仕珍决定起诉迫害法轮功的罪魁江泽民。在寄给最高检的刑事控告书中,张仕珍写道:被告人江泽民当任时期,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公开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算自杀”的秘密命令下,我本人深受其害,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致我背负冤案,饱受牢狱镇压之苦和精神创伤,经济上也遭受严重损失。

最让张仕珍感到悲愤的,是他时年七十五岁的老父亲,因为承受不了儿子多次被迫害,承受不了打击,早在张仕珍被深圳市西丽洗脑班迫害期间就含冤离世。

张仕珍在控告书中写道:“我听到父亲离开人世,心如刀割,没有孝敬老人,还被管教骂我不孝,我说不是我不孝,是江泽民迫害团伙造成的,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你们迫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他们也就无语了。二零零三年四月三日出班,回到家里父亲已离開人世,痛苦难忍。这是江泽民驱使下属帮凶犯下的又一个罪恶。”

张仕珍在其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写道:“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元凶,他的恶行违反了国际法,构成了灭绝种族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等公认的国际犯罪。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造成众多的世人在这场迫害中犯罪,对那些迫害过我的人,我没有怨恨,只有同情,他们也都承受着来自高层的压力,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自保,昧着良心对法轮功学员犯罪,他们其实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饱受迫害的张仕珍再度被中共当局绑架了。在诉江大潮席卷全国和全世界,江泽民集团那些走卒仍在不分形势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必将在越来越近的正义审判中承受那一切恶果。

张仕珍现被关押在顺德区看守所,我们在这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给予关注和声援。

顺德区看守所地址: 顺德区勒流镇龙眼工业区 电话:0757-25633558
0757-22639361邮政编码:528322
顺德市公安局电话:0757-22636359 0757-22639361
政法委顺德610办公室主任张英松电话:13590538905
佛山市顺德区政法委610办公室电话:0757-22832763 。
610左河生0757-22832738 手机:1382556195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