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潍坊市朱天富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法轮功学员朱天富近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追究其法律责任。

今年62岁的朱天富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他曾于二零零二年被绑架,被送到潍北监狱服刑五年,二零零七年,他从潍北监狱刚回家,他的妻子又被非法劳教,被王村劳教所迫害致精神失常。

以下是朱天富在诉状中提供的事实与理由:

我于一九九五年修炼法轮功,得法前我患有风湿性腿疼、腰疼病,吃草药针灸近二十年了,为了身体我练了一年别的气功,不但病没有好反而把我练的趴下了,那年才四十岁就什么活也干不了了。后来有好心人劝我炼法轮功,我根本不相信了,又过了一段时间,那个好心人又来劝我说,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主要按“真、善、忍”修心性的,真学的人祛病效果很神奇的。就这样我抱着试试看的目的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听师父讲法炼功一个月后,我身体的病症全好了,第一次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而且火暴的脾气也没有了,妻子看到我身心的改变,她也跟着炼开法轮功了。妻子患有严重的头疼病,大把大把的吃药也不管用,通过学法炼功,她身体所有的不适症状都不翼而飞了,我们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不用花一分钱给我们带来了健康和快乐。

一、风云突变,进京上访遭毒打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我和妻子难过极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让炼了呢?这个政府怎么了?我要用我的亲身经历跟政府说明白,抱着这一坚定的信念,我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刚到潍坊就被车留派出所截回。车留派出所所长于乃孔、教导员王有祥,用笤帚劈头盖脸把我毒打一顿,晚上把我的衣服扒光铐在院子里冻我,第二天早上用手铐把我铐在派出所门外马路边的电线杆上羞辱我。铐了整整一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傍晚又把我送到坊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期满回家时又勒索我交了270元生活费。

二、妻子进京上访,遭毒打拘留

妻子张希美于二零零零年三月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在潍坊驻京办事处三天三夜食水未进,车留镇派出所拉回后,当夜对她用橡胶棍毒打,直到打得不行了怕出人命才住手。第二天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把她送坊子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索要了270元生活费。到期后又被车留镇派出所劫持到镇政府非法关押五十天。为逼迫她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期间镇政府各部门看管人员,八小时轮流值班,轻者辱骂恐吓,重者拳打脚踢扇耳光。最后她们绝食抗议五天没吃饭,才把虚脱的她们放回家。

三、敏感日非法关押,借机勒索钱财

从那以后,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把我们强行从家里带走,非法关押起来,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两个月。二零零零年的九月二十五号下午,为阻止我们十月一日到北京上访,全镇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强行抓到镇上,关押在车留镇公路站上,逼迫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和妻子被镇政府勒索了6000元钱才把我们放回家。

四、夜闯民宅兄弟二人遭绑架,非法关押勒索钱财遭毒打

二零零一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具体时间记不清了),我一个人在家,弟弟从钢厂下夜班已是深夜一点多钟,弟弟刚关上门,就听有人砸门,我们不开门,他们便从邻居家爬梯子闯入我家院内,砸屋门,砸窗户,我告诉他们有事明天再说吧。第二天天刚亮,穆村派出所和政府人员,还雇了很多打手,共四十多人,两辆大卡车,五六辆轿车和面包车,把我和弟弟强行绑架上车。那阵势就象如临大敌,只为对付手无寸铁的兄弟二人,他们竟动用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对付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其邪恶嘴脸暴露无遗。把我和弟弟绑架到穆村镇政府关进一间屋子里,到了晚上,雇来的打手们喝的酒足饭饱,每人一根橡胶棍,把我们分别拖到一间屋子里,劈头盖脸乱打,打累了再换人,直到把我们打得不会动了才拖走。第二天他们又让车留派出所把我拉回,在车留镇又非法关押七天才放我回家。弟弟在穆村镇政府非法关押十多天后,罚了1500元钱才让他回家。

五、我遭非法判刑,妻子流离失所,儿女被迫流浪

二零零二年,我与妻子贴“法轮大法好”粘贴,被受谎言毒害的村民报告村支书,村支书伙同车留派出所在正月十四日把我非法绑架,非法送潍北监狱服刑五年,妻子为躲避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家里只剩下一双儿女,我们不在家那段时间,车留镇派出所的人员经常夜间爬墙进院,看看我妻子回家没有,伺机抓捕。还有几次,他们把窗户铁筋撬开,进屋能拿的就拿,不能拿的就乱扔一地,盘子碗砸的满地都是,吓得两个孩子从此不敢回家,那年儿子才十八岁就出去打工了,女儿只有十五岁不上学了在外流浪好几年,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迫害的七零八散了。

六、魔窟般的黑监狱

我在潍北监狱,因拒绝转化,被调到潍北洗脑班两次,天天看听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电影,录像,逼迫写三书,我说不会写,他们就替我写,逼我按手印,每次折腾七八天。五年的监狱生活,度日如年,除了喘气自由外,其余的没有丝毫的自由余地。非法判刑期间,整天提心吊胆,天天都有失去生命的危险。青岛大学生李光進了监狱三天,就被教导员王希运指使犯人把他活活打死了。

七、妻子非法劳教后,精神失常

二零零七年,我从潍北监狱刚回家,穆村镇菜园村大队人员以看我为由到我家中,见我家有法轮功真相资料,马上通知穆村镇派出所来非法绑架。把妻子和弟弟非法送淄博王村劳教所一年半。一年半回来后,妻子严重精神失常。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