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诉江后 儿子得福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我今年五十九岁, 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动笔写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将我以及家人受迫害的真实情况如实叙述,并且坦然通过邮局寄达两高。

神奇的是,我儿子的精神病症状有了好转,人也理智起来,生活也正常了。他说话、做事、思维,个人卫生基本正常了,还知道关心家中其他人,一些简单的家务也会处理了。比前几年各方面都有所好转,简直是两个人。

二零零五年儿子大学毕业回家,一直玩电脑游戏,把自己关在室内,不与外界接触,电脑玩到凌晨两、三点,有时玩到我起床炼功才睡觉。他吃住无常,对家人的劝告一概不听,我行我素。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八日十一点左右,我在家中洗衣服,管区派出所突然来了三辆警车,一辆是装货四轮双排座、一辆面包车、一辆轿车,七、八个警察突然围住我家所住的单元(我家住五楼)。他们强行叫我开门,使用了木棒、毛锤、大铁锤、千斤顶、大管钳,声称说是我单位的书记叫他们来的,今天必须开门。

这时,我儿子也回家了,因没带钥匙也无法开门。警察们把我儿子双手反铐、威逼。我儿子说:我又没炼法轮功,法轮功是好,你们不抓坏人,来我家干什么呀?就在这时教导员拿来大管钳,把我的防盗门铁栏杆折断四根,儿子就大叫:你们执法犯法,破坏百姓财产,你们是强盗。教导员又拿来一大串钥匙,东开、西开把锁搞坏了,还是打不开门锁。他们气急败坏,有警察说:拿枪来!所长不让开枪。最后逼得我把门打开。他们一进门真象土匪一样,翻箱倒柜,拿着相机到处拍照,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年画、挂历都摔在地上用脚踩,好象这样他们才能解恨。我家被他们翻了个底朝天, 真相护身符、《明慧周刊》等扔了一地。当天我被他们强行绑架,送当地拘留所。

我儿子经历着这一切后,心有余悸,精神恍惚。那种穷凶极恶的架势在我儿子的脑子里始终挥之不去,儿子有时又哭又笑。二零一三年八月的一天,六点左右突然开门站在窗前,面朝南边天,做出许多诡异举动,口中念念有词,从那以后就更少言语,不再跟父母说话。要钱时,也不叫人,就说电脑坏了,拿点钱吧。给一百元,就用一百元;给几十元,就用几十元。看人时,眼睛斜视,尤其是对待我。稍不顺心就大打出手,甚至打自己、打墙壁、踢墙壁、乱骂人、砸东西,我家小客厅没有一面好瓷砖,都被打坏了。

带他去看医生,他不配合,总说自己没病,是别人有病。医生开的药有时吃,有时不吃就丢掉。精神病药很贵,两小盒加一小瓶就是上千元,稍多点就是两千多元。这些年给儿子看病买药,就花费不少钱。所以我在控告状中明确提出“赔偿对控告人及家人打压造成的精神折磨、身体伤害和经济损失约合十万元人民币,以便给我儿子治病。”

十六年来,由于江泽民集团铺天盖地的谎言和造谣迫害,致使许多世人对大法产生误解与仇视,使我们的家人时时处处处于极度的惶恐中。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使得一些本来还有善念的人在这场迫害中推波助澜,犯下了大罪。

控告江泽民后,我的儿子身体状况明显好转,这是我没有想到的。我深感师父慈悲,真是佛恩浩荡!在此谢谢师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