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劳教、四年冤狱 吉林省原地税局员工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林鸿飞,男,四十周岁,现职业销售,原单位——吉林省德惠市地税局。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在全国掀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后,林鸿飞四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吉林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五年六月八日,林鸿飞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修大法 秉公执法

林鸿飞自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胃肠不好,修炼后,身体恢复健康,面色白里透红。在生活上,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踏实做人,认真做事。在工作上,坚持原则,不徇私情。在单位,同事们都知道他因为修炼法轮功,不贪不占,秉公执法,受到领导的赞誉和同事们的好评。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晨炼时,林鸿飞被德惠市胜利派出所警察执行江泽民的命令驱散,林鸿飞后来被登记,多次受到当时的片警李振权的骚扰,逼问签字等。至此,单位也多次敏感日打电话骚扰、做工作找他谈话,逼他签字等。

第一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依据宪法规定信仰自由,林鸿飞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在北京市天安门广场,因炼功被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关到地下室铁笼子里,后被非法押送大兴县红星派出所非法询问。林鸿飞受到冷冻、铐手铐、不让休息等手段折磨,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林鸿飞后被转到长春驻京办事处,转回当地,被德惠市政保科接回。后被政保科张庆春勒索五千元(已死亡)取保候审、办理人是政保科的葛旭权。

第二次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为了维护法轮功信仰自由的权利。林鸿飞再次依法去北京和平上访,在北京市天安门广场被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关到地下室铁笼子里,因中途从唐山倒车,被转到唐山驻京办事处迫害,被用胶皮棒子殴打屁股至黑紫色,出现水泡。后转回当地被政保科张庆春等勒索一万元,办理人是政保科的老毛。

第三次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五月,林鸿飞在自己家楼下(家中已事先被警察第一次非法搜查时,安装窃听器),被当时的吉林省德惠市政委李金,指挥部属的刑警队修闯、王春生、李峰等绑架,在刑警队,李金动手打了林鸿飞,后来因抵制迫害,在公安局院里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林鸿飞被带到当时德惠市公安局长郭广田办公室,当林鸿飞要求信仰自由应无罪释放时,被郭广田打了耳光,后被德惠市政保科关到德惠市看守所。

在绝食抗议期间,林鸿飞遭德惠市看守所丁日松、刘玉湖及看守警察等指挥犯人灌食,二零零二年六月,被德惠市法制科押送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新生大队关押,当时所长王彦伟,新生大队大队长朱庆春,副大队长虞铁。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由于省、市610头目传达江泽民的命令,在那里,林鸿飞见证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洗脑和强制转化,他曾从早到晚连续坐塑料小板凳承受体罚,为此他曾几次绝食抵抗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后被狱医李大夫用开口器灌食,转送长春市公安医院。在此期间,家属因救人心切被副所长王伟刚勒索数千元。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野蛮灌食用的开口器

在劳教所关押期间,林鸿飞被德惠市政保科和刑警队两次非法提审,甚至提出意欲暴力外审,被劳教所方面拒绝。因信仰无罪,在转回当地医院绝食期间,林鸿飞走脱。

第四次被绑架

在颠沛流离期间,二零零三年正月,林鸿飞在哈尔滨市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五处绑架。

期间遭多名哈尔滨市公安局警察迫害,主要手段和方式有使用胶皮手套、胶皮棒子毒打,往鼻子和嘴里抹芥末油、用电手枪电击手心、脚心、眼睛、耳朵、嘴、牙齿、生殖器等部位,还用铁椅子和铁丝和电手枪连电,甚至还扬言威胁要送殓人炉!更为卑鄙无耻的是在非法暴力审讯期间,他们还强迫一法轮功女学员抚摸林鸿飞的隐私部位。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林鸿飞被他们用化名“朱温”非法关押在哈市道里区看守所,在二号牢房被犯人施以弹眼球、捏睾丸等残忍手段迫害,后转四号牢房被犯人王龙庆采用打火机烧耳朵、数肋条、撅胳膊腿、灌盐水、浇凉水等方式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后来林鸿飞被转回德惠市看守所,曾绝食抗议近两个月,期间被多次灌食。

当时德惠市检察院公诉科的孙永超非法起诉林鸿飞,林鸿飞在德惠市法院被当时的庭长王继生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三年过年期间,被押送吉林监狱非法关押。

林鸿飞在吉林监狱遭受迫害

吉林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因江泽民的密令的层层传达,致使这里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

一、二零零三年,因信仰无罪不剃光头,林鸿飞被当时吉林监狱八监区郑狱警押送“矫治中心”固定床上固定三十七天。固定床上,手脚全被固定,每天二十四小时,吃喝拉撒都在上面,夜间不能正常休息,有专门犯人看管,时间一长屁股局部溃烂,当时犯人“刀尖”在教育科警察指使下,在林鸿飞身体固定时采用搓胳膊、搓腿、鼻孔插烟头、伤口撒盐、用铁棍子打脚趾头、打肚子企图强制转化。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在床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长期捆绑在床上

二、二零零四年,林鸿飞绝食要求无罪释放,他被当时吉林监狱六监区陈狱警押送小号灌浓盐水后转严管一个半月,每天除吃饭、喝水、上厕所(五到十分钟)外从早上五点半坐到晚七点,保持坐姿不许动。

三、二零零五年,林鸿飞因写劝善信和不参加学习,被当时吉林监狱九监区潘狱警押送严管迫害一个多月。

经济和家庭受伤害

在经济方面,林鸿飞的家属被勒索钱财三万多元,林鸿飞的工资自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德惠市地税局只发基本工资二百四十元直至二零零五年三月被长春市地税局局长宋有才以红头文件停发工资至今,十多年来,工资应补累计约二十多万元。

在林鸿飞被迫害期间,他的父亲林鹏,承受种种压力,多次奔波于派出所和政保科,明知冤枉却又被逼无奈的被勒索钱财,又不敢声张。长期的精神压力和折磨,得了糖尿病,后来在惊恐中抑郁去世。

母亲刘桂香,也因儿子的迫害精神受到严重刺激,时常夜间独自散步,缓解内心的压抑和痛楚。由于思念当时狱中的亲人,精神有时恍惚而造成腰部受损。

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长期的迫害,给家属在精神和肉体上以及经济上带来巨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8/两年劳教、四年冤狱-吉林省原地税局员工控告江泽民-316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