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廉公务员遭迫害 湖北安陆市唐翠红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湖北省安陆市公务员唐翠红向最高检察院邮寄诉状,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今年四十八岁的唐翠红女士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准则做人,她管理着各个单位的现金二百多万元,从来没出过差错,也从不私自贪用公款一分钱,也不接受任何单位的礼物、礼金。有一次一个单位的人到她单位给她送礼金,她拒收,那人就送到她家里,她也拒收了。她的品行得到单位所有人的认可。可是这样的好人却多次遭江泽民集团迫害。她曾被劫持到孝感精神病院,被打毒针。

以下是唐翠红在诉状中陈述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当我看了大法师父几次讲法录像后,我戴了十八年的眼镜神奇般的摘掉了,爱打麻将的恶习也一下子戒掉了,家里人看到我的变化非常高兴。

依法上访遭关押、勒索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三日(星期五)下午下班后,我与一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第二天中午到达北京,刚到天安门广场还不到十分钟,就被北京警察们绑架了,把我俩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里。当天晚上,我们被安陆公安局政保科警察涂亚东、女警察杨琴(已遭恶报被烧死了,可悲可怜)等人劫持到安陆驻京办,一个姓罗的女的(当时大概四十多岁)对我们非法搜身。他们抢走了我的身份证和另一学员的三百多元钱。与此同时,安陆公安局晚上到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我的手抄大法书《转法轮》、《精進要旨》、《洪吟》等。把我家翻得乱七八糟。第三天早上,涂亚东用手铐将我们俩人铐在一起,还有女警杨琴、公安局局长杨少荣等人将我们带回安陆。但是,恶警抢走了钱,却不给我们买火车票,是素不相识的法轮功学员给买的票。

到了安陆后,警察涂亚东等人直接把我们关进四里第一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了十七天。我家人被安陆公安局政保科、府城派出所非法勒索了八千多元钱才放我回家。

我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准则做人,行事管理着各个单位的现金二百多万元,从来没出过差错,也从不私自贪用公款一分钱,也不接受任何单位的礼物、礼金。有一次一个单位的人到我单位给我送礼金,我拒收,那人就送到我家里,我也拒收了。那人说我是个傻女人,我说我修炼法轮功,师父教我们做好人,不贪不占,不行贿受贿。我的品行得到单位所有人的认可。然而,中共对法轮功的造谣污蔑毒害了无辜的世人,包括我单位的人。我从看守所回家后,安陆市财政局在邪恶“610”的胁迫下,克扣了我半年的工资,共三千多元钱,每月只发给一百八十元生活费。

遭洗脑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晚上九点多钟,安陆市财政局局长余小林、安陆府城办事处邪党书记陈三保、副书记丁明谦、府城财政分局局长冉祥武、李平等人把我骗到安陆市河西洗脑班迫害。他们还无耻地说,“学习好了再回来”。

一到那个阴森的地方,我一眼看到恶警涂亚东,就向他索要被他抢去的身份证,他不还给我,多次威胁我。期间,公安局副局长柯继承到了河西邪恶洗脑班,他抢走了我的大法书。

河西邪恶洗脑班内,满院子挂着诽谤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邪恶标语,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看到这些可怜的世人被邪党谎言毒害,我和一位学员一起把邪恶标语扯了下来。

涂亚东手拿着抢来的师父经文,问是谁的,我让他给我。涂亚东不给,一把将经文撕得粉碎。我告诉他善恶必报的天理,善待大法有福报,迫害大法要遭恶报的。他不相信,还哈哈大笑。之后,恶警涂亚东等人找来一个男恶医,他从那恶医那拿来一些药,有两粒黄色的和两粒白色的。涂亚东问我要吃哪种颜色的,我回答他说,我哪种都不吃。

大约二零零一年三月十四日,在安陆邪恶“610”头目李绵楚、聂汉章的指使下,谎称我有病,由涂亚东、府城财政分局局长冉祥武、李平、安陆府城办事处邪党副书记丁明谦等一群人把我绑架到孝感市精神病院迫害。

强迫吃毒药、打毒针

在孝感精神病院,我被恶人们残酷的迫害,他们把一个好端端的正常人当作精神病人“治疗”。有一个恶医叫李明,还有一个戴眼镜的恶医。安陆邪恶“610”指使我单位指派人轮番去到孝感精神病院“转化”我。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第二天(或第三天),恶医给我“检查身体”后,就开始给我打毒针、输毒液。我强烈抵制,不允许恶人行恶。我说我修炼法轮功,身体好得很,身心健康,没有病。恶人不但不听,反而加重迫害我,强行给我打毒针、输毒液,还天天强迫我喝毒药。我质问恶医给我开的是什么药,有什么病。恶医不回答。我不喝,恶医就伪善的欺骗我的家人,说是为我好。我家人被恶人们蒙骗,要我喝。但是恶人心虚,每次都把药上面的标签撕了。我的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

我的家人在此期间也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他们日日夜夜为我担心,身心承受着痛苦煎熬,每星期都带着孩子远道去看我。特别是我的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沉重的打击。他孤独、害怕,每天都期盼着妈妈回家。

有一次,家人带儿子去看我,儿子看到我不愿吃药,可怜的孩子天真的以为妈妈吃了药,就可以和他一起回家了,他根本想不到恶人给妈妈吃的是毒药,他就忙抢过去自己吃了……恶人们慌忙把我孩子弄去洗胃。

四月十日,在我的一再强烈要求下,恶医才让我出院。

在孝感精神病院,我被残酷迫害了二十多天,我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身体被迫害成甲状腺(大脖子,至今脖子上还有一个大包),全身浮肿、无力,记忆力衰退,回家后整夜整夜的不能入睡,达一年多的时间。

受单位迫害

我回家后,聂汉章、安陆财政局吴建国(“610”成员)伪善的到我家“看望”,过后又让单位人员到我家逼迫写“不炼功”保证。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五日,安陆市财政局再次配合李绵楚、聂汉章迫害我,把我贬到安陆李店镇财政所上班至今。

有一次,李店镇政府人员李昶就在凌晨一点多钟到我家骚扰,威胁不准去北京上访。

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610恶人李绵楚、聂汉章和李店镇政府人员高小平等一群人,又到李店财政所骚扰,并逼问有没有法轮功的人来找过我。

二零零八年初,安陆市财政局纪检组长王开成、监察科长李炬光,以有人恶告我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为由,到李店财政所恶狠狠的逼我辞职。我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我工作勤勤恳恳的,任劳任怨,没出一点纰漏,你们没有理由要我辞职。他们无话可说,没趣的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8/清廉公务员遭迫害-湖北安陆市唐翠红控告江泽民-316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