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使一家人时刻生活在恐惧中

——四川省大竹县竹阳镇何仙翠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九日】四川省大竹县竹阳镇何仙翠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被绑架、判刑,一家人时刻生活在恐惧中。何仙翠女士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48岁的何仙翠女士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我从小就有关节炎,20多岁就患有严重的失眠症。因长期失眠引起脑血管硬化、淋巴炎,严重的时候达到两年时间从未入睡,天天头昏头痛,全都是靠针灸、各种药物缓解头痛和精神压力。记忆力极差,刚刚说过的话做过的事都记不住。

我关节炎也很严重,我的手每一个关节都痛,天天起床手都是肿起的,握拳都很困难。我的颈部经常长些小包,医生说那是淋巴炎,因为身体虚弱抵抗力较差引起的。为了治病扎过针灸,做过推拿、按摩、刮痧,吃过西药、中药、草药、偏方,毫无起色。这样的日子我熬了七年,在这七年中,我很多次想到的就是死,我吃过两次安眠药自杀,最多一次吃过三十多颗,但每次都没死成,反而大脑更加痛,更加痛苦,原来死也不容易啊!

一九九七年,我们当地到处都有人在炼法轮功,同事就劝我也去试试,我不想去试,因为我练过当时挺有名的一种气功,没有效果。但同事非叫我去试:你都病成这样了,再不去试,命都没有了,还想拖,你拖得起吗?是啊!病了七年没有拖的余地了,还是去试一试吧!于是就抱着去试试的心态,没想到这一炼,身体一天一个变化,一周不到,我身上所有的病都没有了!这个法轮功太神奇了!我从此告别了药罐子,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真正的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感受!

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我性格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性格暴躁,对儿子动不动就非打即骂。修炼后,我家庭和睦,充满欢乐,儿子说:妈妈变了,妈妈再也不打我了。

1999年起,经常有人在公园里监视我们炼功或跟踪我们,晚上集体学法也有人监视,已经失去了正常的学法炼功环境,早已闻到了“火药”的味道。单位领导劝我:电视里天天在放要相信科学,反对迷信的电视片,我觉得是针对法轮功来的,你人年轻不懂,这个功你觉得好就躲在家炼吧!运动一来,可不是闹着玩的,那是要抓人的!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裹挟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被绑架,单位里要求法轮功学员人人过关、表态。为了争取炼功环境,许多法轮功学员开始到北京上访,要求有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结果被绑架、被劳教、被判刑。警察经常到单位或住处找我,不断有人跟踪我,那时我感觉自己随时都有被绑架的可能。

2011年5月17日,我外出讲真相遭人恶意举报,被绑架到大竹县看守所非法关押1个月,接着又被劫持到达州市洗脑班,被逼迫放弃修炼大法。我以前的失眠症复发了,天天彻夜失眠,天天在医院输液也没有任何好转,后来我被非法判刑一年监外执行。

2011年9月,我从洗脑班出来后,单位扣掉半年绩效工资(包含年终绩效),工资降二档,每月所得仅1300元,要养活上大学的儿子和80多岁的老母亲,由于害怕不敢再炼法轮功旧病复发需要医药费,生活过得非常困难,经济损失约7万左右。

回家后我住院治疗,但病情没有起色,反而愈加严重,实在别无他路,我又重新修炼法轮功,这样身体才得到康复。

“610”、警察派人长期监视我,跟踪我。我上班路程很短,走路二十分钟。他们派了四个人监视我。我的手机、座机都被监控;家人亲人的电话都被监控。我的身份证被警察做了手脚,只要一过检就报警,警察就立即审查我。我家中或办公室的电脑经常断网,单位上的电脑安装了监控软件,信息管理员还是经常检查我的电脑,严重的影响了我和家人的正常生活,没有任何自由。

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以来,丈夫对我修炼法轮功由支持变反对,害怕受牵连,害怕影响他的前途,害怕影响儿子上学和今后就业,株连政策使一家人都生活在恐怖当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