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颗时刻想着救人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我是一个快七十岁的人,从小就单纯,直来直去。但同修说我,别的事不懂,就是真相讲的好。

一个文化不高的老太太在街上和人家讲,凭什么让人家乐意听、能相信?师父说:“所以学法还是最重要、最重要的,那是你要做的一切事情的根本保障。”[1] 我知道自己的一切智慧和能力都是从法中来的,都是师父给的。因此为了做好救人的事,我每天都坚持静心学法,多学法,特别是参加集体学法,同时多发正念。

我时刻抱着救人的心,时刻保持着正念,什么也不想,就是光想救人、救人。看看街上的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亲人,都是师父的亲人,都是为法来的,都应该救。师父看到了我的心,就安排了一个很聪明的同修和我配合着做。

我们这里是著名的旅游城市,名山古城,寺庙众多。一到节假日,来的人很多。阴历三月三这天,我俩来到景点人密处,同修发正念,看着周围的环境,并时刻提醒着我,随时记下三退的名字。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思如泉涌,滔滔不绝,基本上是讲一个就退一个。这天正是庙会,很多是农村来烧香的,有很多没上学没入过邪党组织的老年人,也都让他们知道了真相,告诉他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每人都给一个护身符,他们都说谢谢。我讲的快,同修记也得快,当天就劝退了一百多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铺垫好了,我们只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达到的。

每逢节假日,我出去就讲一天,有时中午连饭也不吃。天不亮,先在庙的周围贴真相粘贴,天亮有人了,就开始讲真相。

五月放长假,外地来的人很多,其中学生也不少。我们在讲真相的时候,有很多邪党警察在巡逻。那天我们正在讲着,一个警车上下来三个人,拿着电棍到处看,可能是有举报的,我们迅速离开,转到别的地方去讲。那天我们劝退了一百多个。

在这期间旧势力干扰也很大。到了第二天,我的嗓子就发不出声了。到了第三天,同修的嗓子也发不出声了。我们发正念:我哪里有做的不足的地方,我在法中归正,我有师父管,任何生命不配迫害;我们做的是世界上最正的事,是救人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我悟到,可能是这天法学的少了,让邪恶钻了空子。我求了师父,嗓子就好了。

我的脚上有个鸡眼,这几年一直困扰着我,一走路多了就痛,走不动,发正念也不管用。我用剪子剪了好多次又长出来,长得很快。有一天我哭着求师父说:师父,还有很多人得去救,请师父帮帮弟子吧。结果到了第二天早上就好了,师父把那个不好的灵体给拿掉了,谢谢师父慈悲苦度。

那天早上我去买饭,给卖饭的老板大声的讲真相,他说是党员,也退了,就是老向屋里看。我往屋里一看,有好几个警察在吃饭。我就用更大的声音对他们说:你们要想有个好的未来,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佛法,是叫人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是来救人的。屋里的人,特别那几个警察都说:谢谢大娘。

周永康案公布后,讲真相更好讲了,这也是正法到了这一步,很多人骂邪党,众生都等着救。时间是很紧,咱多救一个是一个,不能辜负师父的嘱托,不能忘记众生的期盼,要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师父给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自我得了法,全身的病都好了,我的两个女儿目睹这一切,都相信大法好,都支持我。邪党铺天盖地污蔑法轮功的时候,孩子们在外面受了很多委屈、歧视,两个孩子不知哭了多少次,但她们知道我做的是正事,一直支持我,两个女婿也都支持大法。

修炼的路上,不管有多难,我就听师父的安排,达到法的标准,跟师父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