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的脸色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去年八月底,我给小军打电话:“小军,好些日子没联系,你妈妈好些了吗?你们好吗?”“啊,李姨!我和姐姐轮流看护妈两个半月了,看来不行了,妈的后事我们已经准备就绪。”

小军家原是我们在吉林的邻居,小军爸是单位邪党书记,已过世,小军妈徐姐是技术工人,家庭生活条件好。那时我一家四口都有病,小军爸妈对我们特别关照,尤其喜欢我的一双儿女。但徐姐病多:高血压、肾盂肾炎、腰椎盘突出,妇科病等,经常休假住院。我于九六年得法后,写信告诉她,她也跟着得法,半个月就无病一身轻了,当时她很精進,到处弘法,人也年轻了很多。

但邪党迫害大法后,儿女害怕、不让徐姐炼了。开始她偷着炼,渐渐的就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这两年病又回来了,经常打针吃药,不见好。

听小军说他妈病危,我从四川只身去了徐姐家。徐姐见我哭了:小李子啊,你来晚了,我的骨灰盒都买好了,两个多月连身都不能翻,昼夜不入睡,还请不到保姆,只好儿女轮番侍奉我,我只盼快点走……

因她不能动,我首先给她读《转法轮》〈大周天〉,只三遍,她就可以勉强坐起来了。第二天开始通读《转法轮》,第二天晚上我扶着她下地上厕所了。我告诉她:“徐姐,你可以炼功了呢!”她说:“哎呀,我不能炼功,我也不想炼功,我多长时间都没炼了,师父不要我了…… ”她儿子也跑来阻止。我差点掉泪,说:“徐姐,就是师父让我来的,我也是七十四岁的人了,千里迢迢来的目地就是要你回到师父身边来,难道你不愿意跟师父回家?”她说:“我当然愿意,只是太晚了!”我鼓励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她若有所思。

第三天早上,我见她起身自如,就说:“徐姐,你原来盘腿比我好,不知现在还能否盘上去?”她顺手一搬,两条腿轻松就盘上了。我为她鼓掌,教她手势,教了半小时,没见她难受,到四十五分钟,我让她休息一会儿,然后说:“徐姐,你能盘腿就能炼动功,前面是桌子,后面是我,你在中间,试试好吗?”四套动功炼完(开始有点晃悠),我给她鼓掌,她说:别鼓掌,我跟你差远了!

从第四天开始,我和她一起学法(她只有小学文化),整天学法,早晚炼功,中午我俩一起做午饭。她单位的同修们知道了,都来切磋了。原来她不要同修来,她儿子也撵人家。到第八天,我俩一起下楼了。儿女们高兴了!我说:小军,以后你妈不管有什么麻烦,你都去找她的“朋友”,千万不要去找医生!他说:“李姨,我完全明白了,你们的师父是神仙,以后我欢迎妈的功友来,你放心吧。”

第九天,徐姐的儿女共同送我上火车。现在徐姐学法、炼功不怠,只是救人还差一些。

邻居的脸色

我二楼的邻居卢太太很相信“法轮大法好”,还喜欢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但是她家人反对她炼,遇见我时都是横眉冷对。

去年四月二十日早八点,卢太太领孙女儿上学,刚出房间,就发生七级地震,把她从二楼晃到一楼,腰摔成压缩性骨折,在医院住了一个月还不能翻身。我去看她,说:“你要是在家里,我给你念大法书,你会好的快些。”一晚,卢太太梦见一位白胡子老头告诉她:你别在这儿呆着,回家好得快些。她就说服老伴出院回家了,端屎端尿仍然是侄女侍奉。

卢太太的丈夫每天八点送孙女上学,中午回来,下午打牌,再去接孙女,下午六点多才回家。我就利用这个空档给卢太太读《转法轮》。第一遍读完,卢太太可以扶着墙上厕所了。她老伴发现了她的变化,问:你怎么可以起来了?卢太太说:“楼上李姐帮我了。”“怎么帮的?”“就是读大法书。”“嗯?这么神!”第二天,她老伴中途跑回家来,我正在给他妻子读书,我说:“卢师傅,你别怕,我只是帮她好得快些,也好减轻你的负担。”他说:“哪里的话,你们真是好人啦!我代表全家谢谢你,她若愿意炼,我不反对。”

卢太太五天通读了两遍《转法轮》。她下地了,行动自如了。一星期后,卢师傅说:“你买点东西去感谢一下人家,你想炼就炼吧。”卢太太给我买来四十个鸭蛋,一个大西瓜,当然如数退回。从此,卢太太正式走入修炼。现在,她家人啥时候看到我都笑容满面……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