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师父给我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我是一名得法不久的新学员。家中母亲、姥姥、大姨都是修炼十几年的老学员,从家人得法起,我就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在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期间,当时作为一名常人的我,也曾捍卫过大法,向身边人讲真相。或许是因为缘分还没到吧,自己却没有真正走入修炼。

顽疾缠痛不欲生

二零一二年八月,我得了一种怪病,全身的神经,在没有外界条件触发的情况下,乱窜式的疼痛。起初十几分钟疼一次,持续不到一分钟再换其它部位疼,后来就发展到间隔不到一分钟就疼一次。我到处寻医问药,中西医看遍了,有的医生说没见过这种怪病,有的医生也是没有把握地说,吃点药试试吧。西药吃了好多不起作用,中药吃了几十副也不见好转。病急乱投医,我又去试针刺拔罐,就是有用梅花针(七个针头)在我身上某个穴位不停地扎,直到扎出几百个针眼,再用高压罐抽血,然后再换其它穴位扎和抽血,被扎的部位肿的像馍馍一样不敢碰,可是病痛却丝毫没有改善。我们当地有个人说特别灵验的“神婆”,对我也无能为力。

后来越来越严重,到十一月底的时候,已经发展到没有间隔地痛,一处接一处,凡是有神经分布的地方都会疼。我时刻感觉有电在击我神经,有针在刺我肌肉,有虫子在咬我内脏。医院对我的情况却束手无策。那种不被人理解的疼痛难以表达,我每天就想吃安眠药来麻醉自己,只有睡着了才不知道疼痛。

妈妈劝我快跟她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还寄希望于这个现代的医学。后来我自己上网查到两个权威专家主编的有关神经痛的书籍,我急忙买到手自己研究,了解到我的情况属于神经痛的一种——自发痛,现有的药物不能消除疼痛感,只能缓解症状,需要长期服药,且副作用大。我吃了几次书中推荐的药后,虽然疼痛有所缓解,可我感觉天旋地转,反应迟钝。我想难道我一辈子就这样了吗?我才二十八岁,就要一辈子依赖于药物吗?病痛的折磨,几度让我失去生活的信心。

终于,我再一次拿起了《转法轮》。当我看到“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时,我感慨自己很幸运能遇到大法,不然生生世世的业力轮报,何时是头啊。我想修炼!我要返本归真!这次我放下治病的执着,真正走入了修炼之路。

修大法奇迹出现

我每天下班回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看到第五讲时,我全身出现了重感冒的症状,我坚持上班,回家后继续听法。到第六讲时,我难受得想吐,不等我跑到卫生间就喷射状地往外吐,非常猛烈。我踉踉跄跄回到讲法前继续听法,几分钟后又开始喷射状地吐,反反复复五、六次,吐得食道跟火烧似的,全身发冷、发抖,我仍坚持将法听完。丈夫回家后见到我此症状要给我吃感冒药,我拒绝了,他见我态度坚决就发火了,他脾气又大又倔,我知道一时之间跟他解释是没用的,于是假装将药服下,藏于舌头底下,等丈夫离开后再将药吐出来扔到床下。我坚信我一定没事的。第二天早上起来,我感觉身体好多了,就坚持去上班,当天小午,感冒症状消失了。我心里激动,更加信师信法。

我每天读法、炼功、修心,神经痛的症状大有改善,到新年期间,已经好多了。一天,我的肠子痛得不敢动,下班回家痛得更厉害了,后来肾脏也一起疼,坐不了也躺不下。丈夫要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去,僵持之下,他又开始发火。当时疼得我满床打滚,我打电话叫来妈妈同修,妈妈来后,丈夫委屈地告状,说我死倔不听话。妈妈问我:你自己要是认为是病就去医院,全凭你自己做主。我说:我没事的,帮我劝劝他,不要让他那么激动了。妈妈劝了丈夫几句后,他不再坚持将我送往医院了。妈妈开始帮我发正念,清除旧势力的干扰。我心想:如果是师父给我安排的消业,我承受,如果不是,我一概不承认,我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有师父管,我一定没事的。到凌晨时,我渐渐睡着了。早上醒来,肾脏一点也不疼了,只有肠子还有点不舒服,但丝毫不影响上班了。

现在,神经痛的症状已经全好了,长达六年的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导致的脖子僵硬、时常头痛的毛病也痊愈了,我激动的感受到一身轻的感觉,我像一只蜕变的蝉蛹,破茧重飞。

丈夫脱离“恐艾症”

得法前,我不仅身体上承受着病痛的折磨,精神上也是备受煎熬。丈夫本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可三年前,突然性情大变,稍不如意,轻则跟我大发雷霆、连摔带打,重则气得呼吸困难、满地打滚,甚至要轻生。无论我怎么好言相劝都无济于事。对他人他也是动不动就火冒三丈。每当他“犯病”,我都吓得心惊肉跳,那种无奈、无助、无望,让我想要逃避。我想过要离婚,可一想到当年丈夫有恩于我,就不忍心看他自生自灭。我不知如何是好,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时常感叹活着真没意思。

后来得知丈夫是患上“恐艾症”,进而引发了其它许多心理疾病。他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中,百分之九十的精神都用来对抗害怕这种心理问题,没有精力关心我和这个家,也容不得再有一点儿不顺心,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可是丈夫拒绝看心理医生,世间小道的说丈夫有“鬼”附体,“驱鬼”后,虽然有所好转,但还是会犯,他再犯病时,虽然知道他不是故意对我这样,可我还是怨恨他这样折磨我,我常问自己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自己的命怎么会这么苦。

我修炼大法后,有一次因为心性没守住,冲撞了丈夫对我的训斥,他又开始气得难以抑制,半夜不睡觉,呼吸困难,满床打滚并喊叫,就像着了魔一样。要是以前,我就会害怕和怨恨想逃避了。我想我现在是修炼人,对外人我尚且能做到慈悲宽容对待,何况丈夫是我的亲人,他这个样子也挺可怜的,我要救这个生命。我放下怨恨心,开始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魔性和他空间场不干净的邪恶生命和因素,发了近一个小时,丈夫渐渐恢复了正常,但又开始对我大声训斥,说我如何不对,整整训了我半个小时,我一句嘴也没有还,只是心平气和地问他:“你训够了吗?气消了吗?赶紧睡觉吧!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丈夫躺在床上深深地舒了一口气说:“是我错了,我不该对你发那么大的火。”

打那以后,丈夫再也没有对我发过那么大的火。他对我说:“现在我只要一害怕,就念法轮大法好,就没那么害怕了。而且你在我身边时,我心里就会好受点。”我相信一定是师父帮助他清理了不干净的东西,加之我修炼人有正的能量,才使丈夫这么快恢复性情。

现在我身体健康、家庭幸福,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赋予的,是师父和大法让我重新找到生命的意义。每当想起这些,我都激动地忍不住想哭,就如歌词所写:千言万语道不尽师恩浩荡。弟子唯有更精進,惟愿师尊笑。

这些是我修炼半年多以来的一些心得,写出来一是为了表达对师父和大法的感恩,二是为了证实大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