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绑架、关押 广东湛江女教师控告元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省报道)湛江市女教师吴晓英,二零零二年五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上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工作更加积极、认真了,在利益面前也不与别人争。可就因做好人,是多年来,吴女士遭绑架、被非法关押、拘留、逮捕、判刑和多次洗脑等迫害,她身心备受创伤。现在,吴晓英对发起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

吴晓英,女,五十三岁,广东省湛江市实验中学教师。她从小体弱多病,后身体患有严重胃溃疡、胃出血、经常头痛、低血糖、神经衰弱等多种疾病,经常吃药打针,不能上班。二零零二年五月修炼法轮功后,身上的各种疾病不治而愈,至今十多年来再没花过一分钱医疗费。

吴晓英在控告书陈述因信仰法轮大法,而遭中共迫害的情况: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八日晚上七时,我正在为八十多岁的母亲敷脚时(因母亲双脚患有风湿性关节炎),突然有几十警察非法闯入住宅,把我家包围着,说对我搜查,我说:“我犯了何罪对我搜查?”雷州市国保大队王文超拿出搜查证对我说:“有人举报你邮寄法轮功资料”。同时来搜查的有湛江市“610”、国安,雷州市“610”、国保大队、新城派出所等警察,对我家翻箱倒柜,厨房、阳台都没放过搜查,抢走台式电脑(电脑是刚买的,四千三百元,是给刚考上大学的小孩学习用的)、大法书籍一大批、U盘、复读机、录音机、手机等物品。

我的老母亲受到极度惊吓,一直抖个不停。搜查至深夜二时多,母亲亲眼目睹家被抄、女儿遭绑架,给她带来极大的伤害。

我被绑架到雷州市国保大队非法审讯,大小便被跟踪看守。第二天被带到雷州市新城派出所非法拍照、按十指手印后劫持到雷州市第二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第七监室里,我遭受王文超等办案人员多次非法提审,还被粗言恶语谩骂。当时我被迫害的胃病复发,不能吃东西,家人通过熟人送来牛奶粉、米粉充饥,还被迫念监规,夜里还要轮流值班,冬天洗凉水澡,过着地狱般的非人生活,遭受精神折磨和肉体折磨,同时也给我孩子和母亲、亲戚朋友带来极大的担心和痛苦。

二零零七年四月,经雷州、湛江两级法院非法判我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非法判决后,雷州市“610”主任成锋童、王道新、周堪照强制把我绑架到湛江市法制教育学校黑监狱关押,成锋童违背事实编造谎言到处活动,说我在监狱期间为大法弟子陈良飞写“重新鉴定”的申请书为由,促成湛江市中级法院对我抗诉。从法制学校再次被关押到第二看守所迫害,非法案件被发回雷州法院再审。雷州市“610”主任成锋童坐镇法院,干涉法官要给我判实刑,失败后,成锋童还不甘心,机关算尽达不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又采用各种方法强迫雷州市检察院再次抗诉,“610”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之上以权代法,以权压法、干涉法院办案是真正犯有“破坏法律实施罪”。

我是单亲家庭,在我被绑架关押时,刚考上大学在北京读书的儿子打击非常大,他当时打电话回家没人接,打给舅舅找妈妈,舅舅及婆婆不敢说,只是说单位派妈妈到外地学习去了。过几天儿子发现不对,妈妈经常给我电话的,为什么现在就不给我电话?他无心上学,情绪低落,经多方查找,还上网查找妈妈单位的电话,才知道妈妈被绑架了,伤心的儿子不想读书想回家,整天流泪满面,经家人及亲朋好友电话安慰、劝说,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放弃读书!给孩子的打击,多少钱也无法填补儿子心灵的创伤。

我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却遭受抓捕、绑架、关押、逮捕、判刑、洗脑等迫害,给母亲常年担惊受怕,承受着巨大压力,原本多病的身体每况愈下,身体上精神上饱受严酷摧残,行走困难,现在每当母亲看到警车就害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