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双城近期上百人被迫害与同修交流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在诉江大潮汹涌澎湃、势不可挡的正法進程中,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一些公安骚扰甚至是绑架参与起诉的大法弟子的事件,尤其是我们当地,出现了两次骚扰、绑架,涉及的同修上百人,致使有的同修有家不能回,给当地助师正法的环境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就此问题的出现与双城同修交流一下,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说:“无论在大法弟子内部出现什么问题,一定是针对某些人或者是某群人的人心来的,一定是这样的。这个旧势力也不敢破坏了正法,因为正法这件事情破坏了宇宙也就不存在了。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这件事情也举足轻重,谁也不敢真去破坏。旧势力是想要按照它们所要的来做这件事情。在你们修炼中,人心怎么去呢?师父有师父的做法,它们有它们的做法。但是不管怎么样,不叫它们钻空子,修炼中要多看自己。无论出现什么问题,首先想想自己,想想做事时的群体,可能就会找到问题的根源。” [1]

双城发生的这两次绑架事件,一定是我们在诉江过程中出现了人心,出现了问题,否则邪恶是不会如此猖獗的。那么我们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下面就把笔者看到听到的一些现象写出来,以此找出我们修炼中的不足,去掉它。

首先,诉江的基点问题。当诉江大潮开来时,不管同修认识什么程度,通过协调同修的交流、网上同修的交流,大多数同修都能跟上正法進程,但由于有些同修平时不够精進,不上明慧网,对于为什么控江?基点是什么?法理不清晰。有的抱着怕被落下、圆满不了等心写的控告状;有的还对邪党抱有幻想,终于盼到了这一天,能给法轮功平反了,没有深刻认识到是慈悲的师父在给众生一次得救的机会。有的以协调人为榜样,看协调人写了、邮了,自己也写也邮,而不是以法为师,走出自己的路。协调人也是这种思维,自己赶紧写、赶紧邮给同修打个样,而不是在法上与同修交流透,心性真正的提高上来而做这件事。

第二,依赖心,干事心,大包大揽。

现在资料点遍地开花,很多同修都能自己登陆明慧网,但是长期以来双城同修形成一种惯性思维,什么事都要听听协调人怎么说的,尤其是农村同修。有一同修说:当她看到全国控告江泽民的信息后,就与当地同修交流,但当地协调人却不赞同。等城里协调人去交流后,马上表示赞同。有的同修本来自己能够独立完成写诉状、邮寄诉状,却要依赖其他同修帮助完成。

我们都知道控江的过程就是修炼的过程,谁也代替不了谁。有的同修尤其是农村同修没文化,写诉状同修帮助是应该的。但是有些同修是能够自己独立完成的,其他同修就不必要大包大揽。有的同修为了帮同修写控告状,家里门庭若市,不注意安全;有的同修由于要修改、要打印的诉状过多,就糊弄事,本来同修的诉状写的挺好,打字的同修不知是为了减少麻烦还是觉的不合格,有些内容尤其证实法的部份都给删除了,个人的控告部份内容很少。笔者看过一被非法绑架同修的手写稿与电子稿,差别很大。手写稿写的很多,证实法部份与受迫害的部份都很详细,但电子稿却只留了受迫害部份。有的同修还说:“糊弄糊弄就行了,全国那么多诉状高检看得过来吗?”当成了任务来完成,而没有把诉状当作是救度众生的法器。有的协调人几十封的背着到城里或外地邮寄,大包大揽,代替同修邮寄,挡着别人修炼的路。

第三,怕心、私心。

第四,遇事绕道走。邮寄控告状是一个救度众生的过程,当邮局的营业员不给邮寄时正是需要我们给她一个明白真相的好时机。但是我们的同修没有这样做,而是与营业员起了争斗心,说人家不给邮寄会遭恶报的,造成了极坏的影响,因而成了常人不给邮寄的口实。

在这种情况下,双城同修并没有坐下来交流向内找,而是纷纷绕道而行,当地不给邮寄,就到外地去邮寄,听说平房能邮,就到平房邮,听说吉林能邮就到吉林邮。大车小车,左一趟右一趟,甚至协调人领着去邮,坐的车遇到警察检查,发正念好不容易过去了,到达目地地,邮不了了,把控告状留给外省同修,让人家代替邮,还告诉同修回来不要说。

还有的同修要出去邮寄时给师父烧香,香全散倒了,还不悟,那就今天不去明天去,使用同修的车遇到交警查酒驾,好在司机同修及时醒悟。

在平房邮政局,几十人甚至达到二百人排队同时邮寄,惊动邮政局局长,问:“这么多人控告谁?”同修回答:“控告村长。”修炼人最基本的“真”都没做到。还有的同修已经发现便衣警察就在外面晃,还不警醒,不理智的还在排队邮寄。有个协调人开着车一次次拉着同修去,后来邪恶调监控以这个车为线索抓捕了这名协调人,至今这名同修还被邪恶迫害着。

第五,整体间隔。长期以来,双城同修之间尤其是协调人之间的间隔大,妒嫉心、争斗心、不修口、造谣伤害、维护人不维护法等等 ,致使一些同修不了解实际情况,听信传言而排斥协调同修,有什么事不愿意参与到整体中来。有的同修觉的“七•二零”后的协调人能力不行,就把“七•二零”前的辅导员请回来从新协调,把各片打乱从新分配,带领同修到农村四处交流,演讲乱法。以此导致一一年的邪恶大绑架,几十名同修被劳教迫害,六名同修被非法判重刑,给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带来极大的影响。

有的同修被邪恶抓走,从黑窝回来后不彻底反省自己,找出问题所在,而是继续带着人心协调做事。控江过程中协调形不成整体,各做各的,想到的只是自己负责的那一片,不从全局着想。问题出现了想找协调人交流却找不着人。

另外,这次因控江而被绑架的同修,深挖一下自己,找到自己究竟差在哪里?到处说在看守所里怎么怎么样,什么馒头啊怎么好吃、一天洗几次澡、警察不打不骂、什么在家不精進在那里反而精進了等等。这些都是什么话?看守所里再好,也不是大法弟子应该去的地方,绝不是师父所要的,是邪恶在迫害。

想一想,因为我们这场魔难,有多少众生被吓的不敢听真相。起诉江鬼,师父是让我们控江的过程中救度众生,最后带动世人都起诉它,我们都因为控告它而遭迫害,怎么去带动世人?

还有邪恶让签的字,一定要识破它们的伎俩,背后的阴谋到底是什么?从常人的法律角度讲,控告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邪恶它也知道因抓捕我们是违法行为,所以才让你签那个字,有的同修不配合,后来知道,其实让签的是二百人到哈尔滨集体炼功而被抓——这是邪恶在欺骗世人!有的同修是警察核实是否控江让签的字,有的让签不控告的字,邪恶让签字是有目地的。据同修私下里了解核实,当地610向省公安厅上报说:一百四十多人控告江泽民撤诉!

还有的同修为了躲避这场魔难,主动向邪恶交钱、签字,五百的、一千的、两千的数量不等,纵容了邪恶。

结语: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 [2]针对以上的现象、问题,建议双城同修整体向内找。找一找自己平时学法用没用心去学?对自己的学法小组、炼功点用没用心去维护?是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找一找自己救度众生上尽心尽力吗?找一找自己的思维中是为私的多还是为他的多?找一找自己是不是还向往留恋常人的生活?等等等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