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遭迫害 甘肃七旬夫妇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九日】一九九七年三月,甘肃省金昌市的韦凤玲和丈夫汪玉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汪玉康的心脏病在不知不觉中好了,韦凤玲的甲状腺病(俗称大脖子病)也消失了。父母的变化使他们的儿子也走入法轮功修炼的行列,一家人欣喜万分。

但是江泽民为泄一己之妒忌,一意孤行发起和推动了对法轮功的这场残酷迫害,夫妻俩多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强制送“洗脑班”,韦凤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判刑三年半,身体、精神都受到极大的伤害,家中直接经济三万八千元。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七十二岁的韦凤玲和七十七岁的汪玉康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要求中国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以下是韦凤玲和汪玉康老俩口亲身经历的迫害事实。

按黑名单非法抓人

二零零一年新年前夕,甘肃金昌市金川区 “六一零”在戒毒所里办起法制学习班,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甘肃金昌市金川区委副书记李发祯拿着事先准备好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下令:“十一点之前抓不全人,各派出所负责。”

一时间,金川区公安分局、各派出所开足马力,出动大量警力,搜捕、绑架,有些法轮功学员连衣服和鞋都来不及穿,就被警察野蛮塞进警车,而且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任何理由。 控告人汪玉康、韦凤玲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被绑架了。

强制洗脑军训 记者采访炮制谎言

“法制学校”(实为洗脑班)每天早八点到十二点,下午四点以后,强迫我们军事训操,六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由吸毒人员带队,不让休息。每天下午两点到四点,市法院、区法院、司法局、民政局的专门的给法轮功学员每人发一个小本,逼迫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写思想汇报,晚上强迫学员看中共央视诽谤法轮功的节目。

宣传部部长多文功带两女记者、摄像师威逼我们污蔑法轮功,记者采访,摄像师炮制欺世谎言。汪玉康每天都在承受着折磨,五十几天后离开了罪恶的法制学习班。韦凤玲则被非法关押了七十多天后才离开。

二零零二年、二零零三年四次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二年元月十几日,从晚上三点就有人敲门,我们俩口没给开门,一直到早上八九点钟,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长达一百天。(责任人:甘肃金昌市金川区公安分局警察:孟家贤、戴宝吉、刘成业、李新华等八九人)。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夕,控告人汪玉康、韦凤玲再一次被绑架。五、六个人连哄带骗,连拉带拽,最后把汪玉康摔倒在地上。(责任人: 甘肃金昌市金川区公安分局警察李成龙、王建忠、陈国民等人)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初二,韦凤玲和汪玉康又被警察绑架,韦凤玲在绑架后第二天就因心脏病复发而放回。 (责任人: 甘肃金昌市金川区公安分局警察李叙和、刘成业、李婷琴、李新华、戴宝吉、张树伟、邢富强)

二零零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早上,警察再一次绑架了汪玉康、韦凤玲。他们把汪玉康铐在椅子上一晚上,汪玉康四肢全肿了,鞋都脱不下来了。

二零零四年老俩口双双被非法劳教

警察李新华曾说“任务完不成,得把老汪俩口子抓了劳教”。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汪玉康、韦凤玲被非法劳教。韦凤玲一年九个月,汪玉康一年九个月。

在甘肃第一劳教所医院,汪玉康被检查血压偏高,高压250、低压200,还有肝硬化等症状,劳教所拒收。然而,警察刘成业想尽办法走后门设法把人送进去,各地公安局只要往劳教所送进一人,就可获八百元,送的越多赚的越多。李成龙和刘成业第一次走后门没成后,又采取另一种手段,叫体检大夫把病历改掉。大夫说:我不改,我负不起这个责任,这个老头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大夫还对他们说:你们把这样危重的病人拉在车上,死到车上咋办呢,你们能负起责任吗?最后还是拒收。

汪玉康又被非法关押在甘肃金昌市拘留所四十多天,因身体不适放回家。韦凤玲被送到甘肃省榆中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医院,韦凤玲因高血压和心脏病复发被拒收。非法关押在甘肃金昌市拘留所四十多天后放回。

二零零八年韦凤玲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韦凤玲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金昌市永昌县看守所三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十一月五日被送到甘肃省兰州市女子监狱。韦凤玲刚到女子监狱就被直接关押在邪恶的科室里,脱光了衣服野蛮搜身,从人格上侮辱,强迫穿监狱囚服,自己的衣服从里到外都被印上监狱的字样。每天还长时间播放谎言的碟片,逼迫写思想汇报,韦凤玲因不愿违背良心重复谎言而遭毒打。包夹无休止的谩骂,殴打犹如家常便饭。群骂、群打司空见惯。

甘肃省女子监狱的邪恶:“不转化就弄死你”

包夹犯人李燕曾叫嚣:“不转化就弄死你,我要让你尝尝死的滋味。”每天打骂不停,被打十几次,被骂五六十遍。韦凤玲在前面走,李燕在后面拳打脚踢,腿常被踢的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脸被打得肿大,牙齿也松动不能吃东西。

最不能让韦凤玲接受的是犯人恶毒辱骂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韦凤玲听后犹如万箭穿心,无法忍受,无力制止,泪流满面,无奈的她只好用卫生纸把耳朵塞住。

韦凤玲在监狱遭受了非人的凌虐折磨,整个人被迫害的黑瘦干枯,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减到九十多斤。身体和精神都承受到了极限。

甘肃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迫害,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看充满谎言、诽谤的碟片。每天暴力逼迫用谎言编故事,一遍遍的打骂胁迫韦凤玲写谎言。达不到目的就采用恶毒的方法折磨韦凤玲直到满意为止。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韦凤玲才回到家里。 (责任人:甘肃女子监狱狱警朱红、孙立伟)

二零一四年八月又被非法抄家

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又被警察绑架、非法抄家,甘肃金昌市龙首分局警察代宝吉、安来寅、李德志、李新华、张耀强等十人劫持着韦凤玲老人到家中非法抄家,代宝吉用抢劫的钥匙强闯入室,翻箱倒柜,非法抄家一直持续到下午六点多,老俩口被折腾得一天茶饭未进,围观的人挤满了房前屋后。抢劫的私人物品有法轮大法书籍、3台电脑、2台打印机、2台刻录机等,价值3万多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9/累遭迫害-甘肃七旬夫妇控告江泽民-315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