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一个月 儿子的骨髓炎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一九九六年十月从丈夫手里接过宝书,看到真、善、忍这三个字,觉得真是太好啦,人就是应该这样活着的。一想到我也要修炼了,我有师父了,经常都会从梦中笑醒。十九年来,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在我们家里有了太多的展现。

刚得法不久,我七岁的儿子放学回家,说右脚很疼,我揉了揉,发现骨头没问题,以为小孩子脚崴了一下,不会有什么问题,就没有放在心上,到本地一位老医生那里去打针治疗。没想到,两天时间,他的脚从小腿开始肿胀,很快就到了大腿,红灿灿亮珠珠的,并且开始发烧,大小便也紊乱起来,一晚上大小便十几次。于是我和丈夫带着孩子,到武昌广州军区总医院给孩子看病。早上八点,我们在外科室等,过来一位医生,后来才听说是外科的主任,平时都不亲自动手的。他问了我们的情况,然后看了看孩子的腿,当时就很惊讶并马上说:“这里面有脓,要赶快做手术,不然这腿就废了。”他亲自帮孩子动完了手术,再让我们挂号交费,我们这才知道情况很严重。

这医生将孩子小腿上切开两个三十厘米左右的切口引流,刀口一开,脓血一下喷涌出来,有半脸盆之多,小腿里面的肉和骨头之间已经腐了,骨头都成绿色的了,骨膜已经腐烂,整个小腿是空的,把比洗澡巾还要大的纱布塞進去都不见影了。以后每天换药,首先把大纱布拉出来,用消毒水灌洗,再用刀把已经烂成绿色的骨头上面腐烂的骨膜刮干净,然后把里面的腐肉翻出来,用剪刀一点一点剪掉,要剪出血来,再灌進大纱布。每一次换药,孩子如同遭受大刑一般,换过药后都全身瘫软了。

接下来的两个多月,打针换药,每天两百多元,可孩子的腿却没有好转,吊瓶一直没断,但低烧却一直不退,创口不能收拢,小腿的肉还在腐烂,最后剪的就只剩下皮了。后来医院组织专家会诊,三十多年经验的专家初步诊断为骨髓炎,要我们交四千元取骨髓化验确诊,如果确诊了,就需要截肢,以免危及生命。而手术费和医疗费估计还需两万多元,这钱对于当时的我们根本是天文数字啊,我们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把家里能卖钱的都卖了,能借得都借了,已经倾家荡产,再也拿不出钱来化验确诊,更别说截肢的费用了。

当时已经腊月二十六了,因为我们没钱医治,只好开了几百元钱的药回家。由于孩子一直发烧,我们就每天到本地一家小有名气的私人诊所继续打针换药。

正月初五那天,打针的空闲时,女医生看到我丈夫胸前戴的法轮章,说里面怎么有东西在转啊,感觉很不一般。于是我们告诉她:法轮大法是度人的佛法,大法师父告诉我们:“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人是从美好的天国世界里来的,只要修炼大法提高心性,返本归真才是做人的根本目地。女医生感受着大法的美好,越听越喜欢,于是晚上就和她姑姑一起到我家去听师父的讲法录音。

就在她们来我家听法的当天晚上,我看到一个紫色的透明的大法轮在我家院子里慢慢的旋转,中间的万字符和太极图都非常清晰,也在慢慢旋转。回头一看,我儿子手上也有两个小的法轮快速的旋转着,发出很强的光。

我把这事告诉了丈夫,我们一致决定:教孩子炼功。三个多月来,孩子的腿稍稍晃动一下就疼得直叫唤,一直都是大人抱着他大小便。可是一炼功,他却能站住了,烧也退了下来,然后跛着出去玩,每天晚上那脚肿的老大,到第二天就消肿了。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帮他消业了,于是每天用淡盐水帮他洗伤口,用干净纱布包扎,没吃药,不打针,每天和我们一起炼功、听法。就这样大约流了一个月的血水,创口一天天收拢,直到最后愈合。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花了近万元都没有治好的骨髓炎,炼功一个多月不打针、不吃药,就这样好了。是大法给了我儿子第二次生命,是大法超常的神迹给了我们健全的家。

感恩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