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小弟子:在大法中成长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我是在美国出生的华人,今年十岁。我非常感谢师父让我转生在大法弟子的家庭,使我万分荣幸的成为一名大法小弟子,能在大法中成长。下面就把我这些年的一些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一下,与同修交流。

一、学法炼功

我在妈妈的肚子里就开始听师父的讲法了。会说话时,妈妈就开始教我背师父的《洪吟二》。妈妈也教我念中文《转法轮》,最开始每天只念一段,用了两年才念完一遍,还不是很懂,因为我两岁就上幼儿园,主要讲英文,不太会讲中文。后来我就念英文的《转法轮》,大概已经读了七遍了。同时,我还读师父其他讲法的英文版,已经全部读了一遍。二零一五年暑假我开始学中文《转法轮》,每天学一个小时,开始只能学几段,现在我已经能和爸爸妈妈用正常的语速用中文一起学法了。不上学的时候,我每天学一个小时《转法轮》,一小时各地讲法,现在我都用中文学。

大概五岁的时候,妈妈开始教我炼功。每天炼半个小时动功、或者半个小时打坐。有一天妈妈带我和另一个小弟子一起打坐。妈妈选错了带子,用的是一个小时的。她发现后没告诉我们。所以,我感觉怎么时间那么长还没结束呢?我们的腿觉的很疼。问妈妈怎么回事,她只是笑。最后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所以从那以后,我都打坐一个小时。当然有的时候腿也会很疼。但是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把腿一拿下来,白炼。一盘腿疼了,赶快活动活动完了再盘,我们看这就不起作用。”[1]所以,不管怎么疼,我都不把腿拿下来。有的时候急着上厕所,我也忍着,一直到音乐结束。可是我抱轮坚持的不好,累了就会把手放下来。

现在只要不上学,我一般都会炼功和学法各两个小时。但是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比如学法有时不专心,炼功不喜欢闭眼睛,打坐时老乱动。这些都是我以后要改進的地方。

二、学会去执著 提高心性

过去我也和很多小朋友一样迷上过玩电子游戏,很上瘾。不但浪费时间,人还变的不太听话。后来妈妈就把游戏都删了,我感到有些绝望。虽然没有的玩了,脑子里还会经常想着,看见其他小朋友玩,我就会站在一边看。二零一四年在旧金山听了师父关于电子游戏的讲法,师父说:“它很吸引人,它对常人也起了一种非常消极的作用,让你干不好工作,睡不好觉,休息不好,让你没有人情,让你不管家庭,让你学生不管学习,吸引着你,让你走進这里去,同样是在毁坏人类。”[2]我明白了,电子游戏太害人了。师父说:“任何东西都是物质的,你听到了,就灌進去了,就進到你身体里。你看到了就進去。”[3]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我不但应该自己不玩,也不要看别人玩。现在我就不再想电子游戏的事了。谢谢师父帮我把这个执著去掉了!

一次我所在的常人乐团排练结束,大家帮忙收椅子,同伴不小心推着装满几十把铁椅子的车把我撞倒,然后从我的双脚上压过去,我感到很痛。但是想到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1],就对他说:没关系。后来我们在打篮球的时候,我又摔倒了两次,球还重重的砸到了我的头上。我也在心里想没有事,我都忍受了。因为我知道这是在消业呢。回到家里我把那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父母。我说:我要不修炼法轮大法,我今天可能就会受伤了。妈妈说我有正念,悟的对。第二天我的脚就不疼了,其实是师父帮我承受了。

三、小弟子也要证实法

父母都是大法弟子,所以,我从坐在婴儿车里的时候,就开始跟着他们参加各种证实法的活动了。

我也跟着父母推广神韵,到剧院发传单,到商业区贴海报,我最喜欢的是挨家挨户挂小册子。妈妈开车,到一户门口停下来,我下车,把小册子挂在门把手上。然后上车,再到下一户。有的时候,碰到房子的主人开门,我就直接交给他们,并且告诉他们:这是世界第一秀,一定要去看。

三年前我开始学习小提琴,希望将来能够成为神韵乐团的一员,助师正法。

我五岁的时候,妈妈问我要不要学钢琴,我说我要学小提琴。问我为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感觉就是想拉小提琴。也许这就是久远年代以前的安排吧。但是,妈妈忙着自己的项目,一直没有给我找老师。直到我都七岁了她才着急了,再不学就晚了。她只问了俩个人,她们都提到了同一位老师,妈妈想:就是他了。后来才知道他是我们南湾地区最好的小提琴老师。妈妈说: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啊!找到一个好老师不容易,在艺术的道路上能提高的更快、会少走弯路。

我的老师有一个学生五岁就开始学琴,他只比我大半岁,我开始学琴的时候,他已经考上了PV地区交响乐团,我就说妈妈让我学晚了。妈妈说:如果你每天多练一个小时,两年的时间不就赶上来了吗?对呀,师父不是告诉我们:“吃苦当成乐”[4]嘛!所以,我八岁的时候就每天练两个小时的琴。现在上学的时候,我练三个小时,放假我就练四个小时。我觉的因为修炼了大法,我不象其他孩子那样贪玩,能够静下心来,能够吃苦、有忍耐力,才做的到的。

另外大法也开启了我的智慧,小提琴谱不用人教,我一看就会,很难的我也能看懂,拉几遍就背下来了。我拉琴的技术提高的也很快,一年后我就考上了PV地区交响乐团,前两年我参加了西南青少年音乐节比赛,得了四个小组第一名。现在我已经在学莫扎特、巴赫、门德尔松等人的作品了。我知道这不是我有多大的本事,都是师父和大法给予的。我也告诉自己:别生欢喜心。

我的小提琴老师是中国人,也是我们乐团的指挥。有一次音乐会表演的作品中他选了一首中共的音乐。我妈妈告诉我得发正念清除邪党的因素,排练和演出时我就不停的在心里发正念。后来我告诉老师邪党的音乐不好。我也给他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让他以后不要再选中共的东西了。后来他没再让我们演奏中共的音乐。我还让妈妈给他讲“三退”的事,所幸他是中共定义的“黑五类”出身,没有加入过党团队。妈妈又借给他一些大法书看。他说已经看了几遍了。到现在还没还给我们呢,可能还在看吧。我希望他将来也能走入修炼。

我还有挺多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有很多执著心没去掉呢,比如怕被人说的爱面子心、不服输的争斗心,以及显示心等等。以后我要更加精進,学好法,修好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