糊涂签字之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五日】我今年六十五岁,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得法前,有多种疾病。得法后尽管修的不精進,可师父还是为我一次次的清理了身体,使我无病一身轻,随着修炼性格也改变了,师父的慈悲、大法的超常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离不开大法。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诉江大潮开始后,我要为师父讨个公道,还我师父清白,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写了诉江信,于六月二十七日寄往北京最高检察院,二十八日最高检收发章签收。

九月二十二日下午,我县有十多个警察来我家,当时我没在家。回来后,邻居告诉了我,家人和邻居都让我到别处躲躲,我没走。第二天上午,又有八、九个警察来了,问我诉江一事,接着在各屋里翻看,也没翻到什么。然后让我到所里核实一下。就这样我被他们带到了派出所里。警察让我在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字,不签就送看守所。这时我的儿媳妇和我老伴也来了。我因平时修的不扎实,这么多年没有经历实质的迫害,只在家里过心性关,在亲人的逼迫下,被情和利益心的带动(头一天晚上儿子借了四万元,说是我要進去,就用这钱把我赎出来),我当时好像什么都没想稀里糊涂就签了字,被旧势力轻松的拉了下去。

出了派出所我才回过神来,师父的法出现在我脑子里:“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1]。我想,我完了,干了一件不可饶恕的大错事。当时万念俱灰,神经像要崩溃了一样。回到家里自责愧疚的心理,搅得我心痛不已,满脑子里充满的都是些不好的念头:你这不是罪大了吗?是不是连佛都敢出卖呢?你还修什么、炼什么功、你还哪有正念、你不配做师父的弟子,几天里以泪洗面,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看什么都是灰色的,心口窝里被拳头那么大一块不好的物质堵的上下不通气,每天只能吃几口咸菜、喝几口水。

正当我难受之极、六神无主、不知怎么是好的时候,我想起师父的法:“满天是眼 众神聚焦”[2]。是呀!世间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宇宙的神都在看着呢,师父是不承认这场迫害的,我也不承认,我何不对着宇宙的众神把心里话喊出来,也许心里会好过一点。于是我立即双盘腿立掌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我,我好像对着一个很大的空间,在心里大声喊着:“诉江是全球最正的事,江魔头迫害大法是逆天而行,又迫害死了那么多的大法弟子,天理不容。给他们签字不是我的本意,是旧势力邪恶对我迫害,它们是想利用情把我拉下来,达到它们的目地,我师父从来就不承认这一切,我也不承认,我要把旧势力邪恶强加给我的这一切不好的物质和痛苦,都拋还给它们,我都不要,我再不会上它们的当了,我的一切由我的师父来管,我还要继续跟师父修炼,好回家,解体清除另外空间所有以诉江为由迫害我的一切旧势力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

这一念发出后,我感到胃里有咕噜声,气在往下走,我又接着发正念,这一次我感到饿了,吃了一个半饼。这以后我又恢复了正常的学法炼功,接下来的几天里,发正念能量特别强,立掌时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指尖发出,每次发正念明显感到心口窝里那块物质都会往下走,等走到小腹以下的时候,我就开始腹泻。我知道是师父慈悲又一次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清理了身体,救了我,当时我只有流泪,也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救度众生的不容易。

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写了这篇交流稿。希望有和我同样处境的同修,不要老停留在自责和愧疚的心态中,别被邪恶牵着走,要坚定正念,多想想这么多年来,师父为自己的付出、承受、操的心,只有师父能救自己,师父不会放弃我们,同修也不会对我们另眼看待,尽快溶入到大法中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断 元曲〉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看好〉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