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种种残忍折磨 原沈阳军区军官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原沈阳军区年轻的营职军官、法轮功学员崔德军,被迫离开军队,遭种种残忍折磨,二零一五年八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依法追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还人间以正义,还法律以昌明,还法轮功清白。

下面是现年45岁的崔德军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叫崔德军,曾经是沈阳军区39军343团后勤处运输股的一名上尉助理员。八六年底入伍,一九九一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蚌埠汽车管理学院,中专学历。

一、修法轮大法身心获得健康

当我从军校毕业到部队任职时,社会上的腐败习气正在全面兴起。在管理上相对封闭的部队就更加猖獗,倡导反腐的学生和一些有正义感的人士被镇压下去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没有人再敢与腐败为敌了。在这样一个一切向钱看的大背景下,我所从事的车辆与油料管理工作无疑是一个肥差。那时的我真的是春风得意,名利双收。有了钱人的胆子就大起来了,脾气也大起来了,最终发展到了有一次和别人发生矛盾纠纷竟要雇凶杀人的地步,但当时我自己并未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对,还认为我这种以恶制恶的方式是在“替天行道”,因为衡量标准已经发生了变化。

直到我遇到了法轮大法(法轮功),这一切才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不然的话,现在的我很可能跟许多贪官一样,在反腐的大潮中战战兢兢地活着,生怕哪一天会清算到自己的头上。因为在这个大染缸当中,谁也保证不了不受沾染。在我最最轻狂的时候,是任何人都劝不了的,包括妻子在内,无奈之下,她就把《转法轮》这本书介绍给我,说,你看看这本书吧,如果这本书也劝不了你,我也就无能为力了,我也就认命了。当时我满口答应,心想不就是一本书吗?谁也别想改变我!

事实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的,一部《转法轮》还没有看完,我就已经意识到自己以前错了。因为书中真正的把人体、生命、宇宙一切的奥秘都说清楚了,从书中我了解到,原来人所有的不幸与苦难都是自己造成的,我也明白了为什么年纪轻轻的我,尽管表面上光鲜照人,春风得意,可实质上身体却是一团糟。在过去,我一直认为能搞到钱那是一个人的本事,至于钱是不是正道来的这不重要,有钱才是硬道理。学法之后我才明白,德行才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德行坏了,人的苦难也就开始了,而这一切又是钱所解决不了的。钱能买来好药,但是却买不来健康;钱能买来好酒好肉,可以呼朋唤友,但是钱却买不来真心。

是法轮大法让我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观,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过去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都快成为现代人的座右铭了,什么修德,什么做好人,这名词听起来都会觉得可笑的。这也是多年来邪党无神论教育的结果,凡事只看当前的利益,哪管什么今生和来世的因果。

人可以不信神,但是却不能保证自己不得病,年纪轻轻的我,病倒是得了好几种:骨髓痛、胃溃疡、胃窦炎、失眠等等。病这个东西说起来只是一个名词而已,可是真的来到自己身上,就没那么简单了。就说骨髓痛吧,犯病的时候那真是从骨髓里往外疼,就是这个病折磨得我曾多次有过自杀的念头,觉得人活着好无趣,就觉得死才是真正的解脱。胃病严重的时候到部队医院去治疗,做胃镜时我也看了一眼,那真是千疮百孔,医生的话更是让我绝望,他说人的胃粘膜一旦破坏,终生不能再生,也就是说这个病将伴随我一辈子。那时我差不多吃遍了所有广告中提到的与我的病有关的药,每一次都是抱着一线希望,可是结果总是失望,从此我便不再相信广告了。那时我曾经发誓,谁要是能治好我的哪怕是一种病,我都情愿用我的全部财产和官位去交换。

当初我学大法的时候,还没有敢想大法能把我的病治好,只是觉得大法中讲的有道理,从最低处说也是教人做好人,往高了说还可以提升人的思想境界,可以修炼到更高层次中去,所以我也就去学了。可是只学了短短的几个月,不知不觉中,我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而且是彻底的去根了,包括后来在看守所和监狱中所经受的那么严重的野蛮灌食迫害,我的胃病都不曾犯过。这是神迹,这真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神迹,是用所谓的无神论解释不了的现象。我有一个亲人曾经笑话我,说我傻,她说还是挣钱最实惠了,有了钱身体不好时可以买好药啊。我听了真的哭笑不得,再好的药它也是药啊,我这十多年健健康康的,一片药都不曾吃过,这又怎么能相比呢。

二、讲真相遭受种种残忍迫害

可是就是这样一部教人向善、让人身心健康的大法,却在一九九九年七月遭江泽民团伙构陷,甚至是动用整部国家机器不遗余力地去打压,这是正常人类的思维所不可想象的,可是它真的发生了,而且仍在继续,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丑闻。

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我曾先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并劳教三年(劳教两年加期一年),妻子也被非法判刑三年并劳教两年。在判刑前和劳教前,我们经常听到办案人员这样说:“只要你们说句不炼了,马上放你们回家!”我们就不理解,法律是可以这样玩弄的吗?一个触犯了法律的人,他说句不再做犯法的事了,就可以放他回家吗?这在表面逻辑上也说不过去呀,有的执法人员也知道这有些说不过去,还牵强附会的去解释——“因为你们是受害者,所以只要你们说句不炼了,就可以放你们回家……”有受害者被判刑的吗?也没见过哪个被偷、被抢、被骗的受害者被关进监狱呀。

如果理智的看一看这场迫害,它就是一场闹剧,是得了权势的小人在利欲熏心下玩的一场指鹿为马的政治游戏,江泽民就是现代版的赵高。在这场政治游戏中,我及我的家人同千千万万个大法弟子的家庭一样,所遭受的苦难、受到的羞辱是无以言说的。以下是我被迫害的经过:

(一)被迫离开部队

从迫害一开始,军队在时任军委主席的江泽民的淫威之下,被迫层层签订“军令状”,大致内容是如果自己所管辖的部下有一个炼法轮功的,自己情愿被撤职。当时的部队领导就找到我,叫我无论如何也不要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我说这不行啊,如果这场迫害没有发生,我也没必要告诉别人我是炼法轮功的,可是迫害发生了,世人都在被谎言蒙骗着,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大法修炼者,如果我不能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那还能指望谁呢?这次谈话就是这样不欢而散。

后来我想,修炼是我个人的事,不能让领导因为我而受到牵连哪。当时一年一度的干部转业已经结束了,我刚刚被提拔当了运输股长。在宣布任职令的前一天,我找到领导说,给我办转业吧,离开部队免得牵连到你们。领导说你刚刚提了运输股长(师里的任职令已经下了),是团里最年轻的营职军官,这太可惜了吧。我说没办法呀,我也不想离开部队,但是权衡利弊,我觉得还是转业更好些,领导想想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就同意了。就这样,二零零零年八月底我正式离开了部队。

(二)被非法判刑五年

离开部队后,我用自己的全部积蓄开了一个电脑服务部。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五日,我正在电脑服务部中上网,一群恶警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就抢走了电脑服务部中的全部财物。并将我绑架到瓦房店看守所。同时,我的妻子在工作单位也被非法绑架。

因为当时他们也找不到相关的依据或法律条文,所以我们在瓦房店看守所一直被非法关押了十四个月。一直等到二零零一年“《司法解释二》”出台,我们被以所谓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判刑五年和三年。

(三)遭野蛮灌食和不明药物迫害

在沈阳大北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曾经以绝食的方式抵制非法迫害,却遭到更严重的迫害。绝食半个月后监狱指使普犯进行野蛮灌食,灌的却不是食物,而是用大粒盐熬成的浓盐水。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对于一个绝食绝水半个月的人来说,他们的这种做法是会致命的,这种浓盐水灌进去之后,人的胃就象被生生的翻过来一样,而且马上就可以造成人为的脱水,不出二十分钟,这些浓盐水就会从肛门便出来。我第一次就便到了裤子里,因为没想到会这么快,他们马上把我自己换洗的裤子送了进来,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他们意料之中的事。但便出来的却不只是原来的浓盐水了,同时还会多出一倍的量,那多出来的部分就是从人的血液中反析出去的。这种做法会造成被害人极度的口渴,而且对人体的伤害的极大的。

从人性上说,一个正常的人是不会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的,当警察不在场时那些普犯自己也说:“我们也知道这么干是太缺德了,但是没有办法……”。还有一次被灌完食后,觉得全身象棉花一样瘫软无力,迷迷糊糊地瘫坐在那里,就听见外面负责看管的犯人说:“他怎么没坐好……”又听见另一个人小声说:“别管他……”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自己是被他们使用了不明药物。

(四)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我在沈阳大北监狱被非法关押了五年后释放,回家后面对的现实是,家已经被洗劫一空,我和妻子双双失业。我们用仅有的一点积蓄开了个小超市,勉强维持生活,后来稍稍有了一点剩余后,我们把超市兑了出去,又在瓦房店第四中学的附近开了一个文具店。

二零零七年七月九日,一群恶警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将我们夫妻俩以及店内的另外六个工作人员全部绑架到瓦房店共济派出所,同时洗劫了文具店的库房和我们的家(已经租给了别人),并将租我们房子住的一个女孩也绑架了。

这次绑架据说上面是给了名额的,只是为了凑数,连正常的笔录都没有做就全部送到教养院去了,荒唐的是连我和妻子的住址都搞错了。妻子和另外两个女同修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我和另外三个男同修被绑架到大连教养院,由于我和刘庆在大连教养院反迫害,被“打地环”迫害了一多月后,又被绑架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酷刑演示:铐地环
酷刑演示:铐地环

(五)劳教加期和酷刑迫害

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的邪恶在世界上是出了名的,用人间地狱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在这里警察们可以不受法律的约束而为所欲为,如果你同他们讲法律,他们会明确地告诉你:“在这里不要讲法律,如果讲法律,马三家教养院就不应该存在,因为教养院的存在本身就违法……”

刚到马三家教养院接触到的是一个李姓小警察,他对我说:“本来我是不会骂人的,但到了这里不骂不行啊……”这话让正常思维的人听起来会觉得不可思议,做警察又不是做流氓,干嘛要学会骂人呢?但实际上,沈阳马三家教养院的警察是比流氓还流氓的。在这里一切都反过来了,不骂人被视为不正常,骂人才是“进步”的表现。恶警于江就曾经在给“四防”们训话时说:“你们有的人还想做好人,全中国的好人就雷锋一个还让车给轧死了,做什么好人哪……”而被骂的这些人是什么人呢?他们是于的打手和帮凶,已经是变着法儿的使坏了,就这还没有达到于江的要求。

有一个新分配来的姓胡的小警察是马三家教养院所有警察中学历最高的,但就是由于他不肯骂人,结果被安排去站大岗了,站大岗就意味着再也没有升迁的机会了。所以在这场迫害中,并不是一个法轮功群体被打压那么简单,关键是江泽民在个人耍流氓的同时,在他的威逼利诱下,同时还培养出了千千万万个小流氓,这才是最可怕的。

由于在马三家教养院我们共同认识到,这里就是一个专门用来折磨人的黑窝,它的存在既不符合现行的法律,也不可能起到所谓的教育和感化的作用。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我和一个叫王宇的普教一起逃离了马三家教养院。由于正值奥运会期间,江泽民邪恶集团惧怕我们把马三家迫害的邪恶在国际上曝光,把我们列为全国的A级通缉犯,并在全沈阳市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三天后我们又被抓了回去。这次被抓回来,我被加期一年,同时也牵连了许多无辜的人:家里的亲人被非法关押并被严刑拷打,还有马三家教养院一些心地善良的警察也被处分。这一次,可以说我几乎尝遍了马三家所有的酷刑:往鼻孔里喷芥末酱、劈腿、生殖器上抹辣椒、用烟熏、高压电击、抻死人床、长时间吊挂……总之,我所亲身经历的酷刑超过了我的认知,江氏流氓集团盘剥民众所豢养出的家奴,已经完全丧失了人的本性,这才是江泽民真正的邪恶之处——它在把人变成恶魔。

三、被控告人江泽民所犯的罪恶

十六年来,江泽民指挥血债帮和“610”机构残酷迫害法轮功群体,施用几百种以上的精神和肉体摧残的各种酷刑,其手段五花八门,极其残忍。无数法轮功学员在酷刑下被折磨致疯、致残、致死。江泽民胁迫全国各级、各行业党政负责人全面参与迫害,把他们整体拖入迫害正信的罪恶深渊。

鉴于以上原因: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群体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犯下了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江泽民不仅违犯了国际法,也同样违犯了中国政府的法律:《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构成多种罪行:侮辱罪、诽谤罪(诬蔑按真善忍做好人为×教);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渎职罪、滥用职权罪;诬告陷害罪;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绑架罪;非法拘禁罪;徇私枉法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抢劫罪、盗窃罪、侵占罪;敲诈勒索罪;伪造证据罪、妨害作证罪、妨害司法罪;报复陷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等。

综上所述,这场由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其不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更是对人类尊严、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破坏。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以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请予尽快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首恶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全部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