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遭非法劳教 山东农妇孟利芝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山东省曲阜市房山镇农妇孟利芝,因为修炼法轮功,在过去十六年中,几次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拘留,曾被非法劳教两次,陷囹圄三年。丈夫也在恐怖迫害中悲愤离世。

现年五十八岁孟利芝女士已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孟利芝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简述:

遭绑架、劳教

我第一次遭绑架是在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到邹城姐姐家,准备一起到邹城火车站买去北京的火车票,没想到姐姐工作的铁运处的保卫科人员跟踪她,等我们一买票就把姐姐抓走,我则被邹城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一天。出狱后,房山派出所警察天天开着警车来骚扰我们,叫我一天一签名。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济南女子劳教所,狱警为了达到强制我放弃信仰的目的,强制我每天坐在一个很小的塑料小方凳上,两手放在膝盖上,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每天睡眠时间很少。长此下来我的臀部被磨破。并且被强制干奴工活,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这些还不算,回到监室还要加班加点贴商标,一人一箱。半年以后,我的手指肿的连细小的东西都不能拿,拿不住。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丈夫悲愤离世

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左右,我丈夫到济南女子劳教所来看望我。劳教所距离车站很远,丈夫此时身体也不好,他到了济南下车后要走很长的路,迈着沉重的步伐、艰难地走到劳教所。我看到他忍不住哭了起来,我问他:“你怎么这个样子了?”他也流下了眼泪,说:“自从你被关押,我成天挂念你在这里受迫害,我在家度日如年,吃不好睡不好,感觉自己的身体也要垮了。”还说:“没事,看到你没事,我就好了。”到了晚上,丈夫发现我的手和腿肿得这么粗,臀部也是破的,说:“这么好的功法不让学,还受迫害。”看到我的情况,丈夫回家后更加挂念,身体状况更加恶化。此时我在劳教所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丈夫忍受着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和身体病痛折磨,后来就倒下了,再也撑不住了。儿子将丈夫送到医院,医生让办住院,可是住院要花很多钱,儿子和儿媳没有办法,我和姐姐都被非法劳教了,他们只好找其他亲戚朋友借钱。丈夫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病情有些好转,可钱已经用光了,病情并未完全康复也没办法,只好回家。丈夫回到家过了几个月,身体腹部肿胀。儿子看他很痛苦,就想办法再借钱,又将我丈夫送到医院,医生说:“病人已经肝腹水了。”丈夫也知道他的病重,就对儿子说:“回家吧,拿点药回家吃,吃着药等你妈妈回来照顾我,养养就好了。”儿子担心他的病情太重就没同意,就又多住了十多天的院。后来父子俩回家了,儿子要照顾病重的父亲、妻子和几个月大的孩子,短时间就瘦了一大圈,这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孩子在这场迫害中被迫承受的苦难。丈夫出院没多久,儿子、儿媳带着孙女来劳教所看我,我问他,你怎么没和你爸一起来啊?他们说:“过不多久你也就回来了,到那时我和我爸再一块儿来接你回家。”但我知道,其实是因为丈夫病的很重,才没办法一起来的。没想到,丈夫没有等到我回家,他因为这场迫害而含恨离开了人世,永远离开了我和孩子。

被打不明针剂

二零零七年三月,我们在泗水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被警察绑架到泗水看守所,在那里我绝食抗议迫害,十五天不吃不喝。他们就开始给我强行灌食,给我打针,警察们五个人,四个男警察,把我摁在床上,拧着胳膊,还有人膝盖抵在我脖子上,我完全没有力气挣扎,就感觉要断气,这样子给我打了不知是什么的针,打完后胳膊那块漆黑,没有知觉。

再遭劳教

没过几天,就将我送到济南非法劳教一年半。这是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这次迫害比上次还严重。因为是第二次被劳教,劳教所人员用吸毒人员看着我,不听就要打骂。大队长孙秀岚给我定很多的强制任务,完不成就开会,说的很难听,经常把我叫到办公室,要挟我。非法劳教期到了也不让回家。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晚,我和孙女回到家,把门锁上,我到楼上拿衣服准备洗澡,就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窗户玻璃上映出光。我到窗户旁边向下看,发现有警车,还有好多人,有几人已经拿着梯子沿我家外墙翻进院子里来了。后有人叫门,我说,我家大门锁着你们都能翻墙进来,你们这是私闯民宅,知法犯法!他们不听,还开始砸门,结果把我家门锁砸烂,强行闯进屋里,吓得孙女目瞪口呆,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他们进屋抄走很多大法书籍。后来,将我和我孙女非法带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开始拉肚子,连着拉了四五次,警察将我们又送了回去。到家一看已经夜里十二点了。回家后,我想,不能再让他们迫害我,于是,我和孙女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饿了就在附近学校买吃食。就这样,我带着孙女在外面过了一年才敢回家。 二零一三年,我在外讲真相,被人恶意举报给派出所,派出所人员将我的包全翻了,又到我家来,把家里仅有的一点钱、大法书籍和一个收音机全带走了,公安局“六一零”李明说,叫你们不看好她,叫她又走了。

这只是我个人遭受迫害的情况,还有众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非法抄家、非法扣工资、非法劳动教养、非法判刑、遭受各种迫害。被控告人江泽民对这场迫害的发生、推动和延续有不可逃脱的罪责。

综上,我遭受过的这些迫害都是在江泽民的命令、指示下发生的,基层的这些人员也是在执行江泽民的命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9/两遭非法劳教-山东农妇孟利芝控告元凶江泽民-322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