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农村讲真相的经历

更新: 2016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刚开始讲真相是步行,后来骑自行车、电动自行车、摩托车、开车、三轮车到百公里以外偏远的空白区去讲。

我们先查看地图,到过的村庄做个标记。刚开始白天做的少,一是有上班的;二是不敢讲。多数是晚上出去发资料,贴不干胶,挂横幅、用自喷漆写标语,涂抹、清除邪党标语。晚上农村狗比较多,有些人会把你当小偷对待。有一天晚上我们到了一个三百多户的村庄,分头发放,接近发完时,有几个人吆喝着“在这里,干什么的”。手电灯光不停的在我身上晃,我和一同修被他们截住。我随手递上一份资料,说:“大哥,看一看吧,做好人的,请了解一下大法真相,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啊,做好人,保平安,行。我以为是干什么的?”我马上给他讲大法真相。他和其他三人也接过资料,用真名退出了团队。

从此以后,我们就改为白天讲真相了。这些年的讲真相,尤其到边远地区,感觉骑自行车用的时间比较长,电动车路远电不够用,汽车比较招眼,耗油多,费用较高。四、五个人骑三轮摩托车,开车一次的费用,三轮车可用五次,而且农村家家几乎都有三轮车,停车方便,不容易引起人的注意。

去年五月份的一天,我们到一村庄后,两个人从村后头发,另两人从村前边发,碰到人就讲。有电脑、或DVD并送上神韵光盘。村中心大街人比较多,讲退的人手持一册在看。此时一辆警车向我们开来,距我们三十米左右下来两名警察。同修开着三轮车慢慢的向村外走去。由于自己心性不到位,达不到救警察,只能绕开,我和一同修迅速向右拐,路过清扫人员,当时也有点怕,我俩一边向村外走,不被其所动,碰到的人照样劝三退,村口劈木头的俩口子还让我们到他家坐会,我俩顺便到他家上过厕所后,离开了村庄。我们远远的看到那辆警车在我们走过的胡同口缓缓的转。只要我们心系众生,师父一路呵护。有惊无险,就是针对自己的怕心来的。

二十多天后,我和一同修又来到了这个村庄,天刚下了一场小雨,我们带的资料比较多,碰不到人就在门口放一份,都用自封袋包装,免得雨湿、弄脏。我俩在中心街分开讲。一名男子大声招呼,叫着我给那个讲真相的人的名字,“某某你叫那个女的过来,她和谁来的?”我想,不能绕开,面对吧,我走到他跟前,掏出一本小册子递过去,说大哥看吧。“我不要这个,你有那个碟吗?这个我有一本,不知谁给我放门口里。”手指着光盘说:“我就出来找这个。”我给大哥讲三退,他让周围的人都退出邪党,大骂邪党坏透了,说你到我们村发、讲、贴没有管的,贴去吧。他们看着我在周围的线杆上贴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贴完后,我找同修,他们急忙帮我去找,比我还着急。明白真相的世人多可贵啊!当时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我们一、两个人出去讲真相就骑摩托车,一路发正念、背法,纯净自己的思想,碰到人就讲、每到一个村无论是看孩子的、在门口乘凉的、三、五个人聚堆的,打扑克、打麻将的、成群的人越多越好,每条街都穿过,把神韵光盘、《九评共产党》、小册子、护身符,送到世人手里。五、六个小时回家,劝三退人数多则一百六十多人,少则六、七十人。

诉江大潮鼓舞人心,我们劝退的人数就更多了。8月初,有一个礼拜连日下雨,下雨天真是个救人的好机会,一天我们到了百里外的一个村,刚進村就下雨,村头一家开着门有两个人“三退”后,让我们到那家避雨,一会男主人出来我们跟他讲真相,他不接受,但不是那么恶,老回避,你们避雨行,其他别说了。另一位说他当过村干部,是党员,可是由于我的慈悲心不够也没能救了他。我们一看便离开这里,三退过的其余几人一再挽留。

我在雨中推着摩托车,隔着三个门一位六十多岁的大哥招呼,到这避避雨吧,上哪去?我推進摩托车后,大哥很礼貌的让座,彼此象亲人一样,我和同修给大哥讲真相做了三退,在此避雨近一个小时,从自焚、藏字石、高官落马、活摘器官,起诉江泽民。大哥对真相了解的比较透彻了。雨停后,我们把摩托车放这里背上资料出去讲,此时大街上、胡同口、门前乘凉的人很多,世人都争要资料,有的还叫邻居快三退,人很多。虽是雨天,可我们三退的人数比平日都多,师父把有缘人都带出来了。

前些年,我们刚开始出来发资料时就怕门口出来人碰到,现在盼望人家从门口出来好给他三退,多大的变化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