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莱西市展树欣遭受的毒打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四日】山东省莱西市展树欣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曾经被警察打昏。他还曾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迫害。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叫展树欣,是山东省莱西市院上镇岘沽村法轮功学员。我是一九九七年正月初二因身体有病经人介绍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很短时间内,我不仅身体上所有的疾病全好了,还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通过修炼法轮功,使我改掉了以前暴躁的脾气。在没炼功以前,村里有十几年有矛盾而不说话的街坊邻居,修炼法轮功后,我主动上门道歉和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其掌控的公检法司对法轮功修炼群体进行残酷的、灭绝性的迫害,在“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指示下,我也身受其害,曾先后多次被绑架、关押、劳教。下面是我被迫害的经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十三点左右,我和多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到莱西市政府反映真实情况,被莱西市院里乡派出所警察阻拦和监视限制,不让外出。

第二天即七月二十三日我到莱西市政府去向政府讲真相,不要迫害法轮功,却被早日等候在那里的警察绑架到收容所里非法关押,后又被劫持到院里派出所非法关押数日。被关押期间,所长王宝山、副所长吴良文、指导员李树强指使保安看管我们,逼迫我们放弃大法。采取的手段是:长时间蹲着、烈日晒、不让睡觉和随意打骂。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日左右,莱西六一零指使院里派出所警察把我绑架到莱西收容所非法关押。期间被警察柳广宏打骂,不让吃饱饭,每天只给两个小馒头吃,这样被关了二十多天。同年十月底,我又被绑架到院里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半个多月。那时还有多名同修也被关在里面,我们多次找到所长王宝山要求无条件把我们放回家,王宝山没答应。那时,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都纷纷到北京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我们几个人经过商量决定冲出派出所的非法关押去北京证实法。在一天夜里,我们几个人成功地走出了派出所。

走脱后我去烟台又被烟台警察绑架到烟台芝罘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身上带的三百多元钱也被抢走了。十五天后,我又被莱西市院里派出所李树强、张卫刚劫回莱西院里派出所,途中被恶警张卫刚多次殴打,到了院里派出所后已是晚上九点左右,我被张卫刚、张胜利、王军、刘显斌、王志等恶警多次毒打。开始,张卫刚、刘显斌用火炉子、煤钩子、小铁锨、一阵乱打,我被当场打昏。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之后我被非法关押约六十天内,先后有约三十多次被毒打,恶警用胶皮棍、木棍、绳子、牛皮鞋等,再加上拳打脚踢。在被关押在院里派出所期间前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被酷刑折磨和毒打,身上伤痕累累。王军还用双股绳子狠抽打脖子和上身,其痛苦程度一般人承受不了。直到腊月二十九日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零年农历四月初八,我和同修一起到平度市云山镇庙会弘扬法轮大法,被云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到车上,我就在车上向世人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被一个五大三粗的警察在我的心口窝部位重重的击了一拳,一阵剧痛使我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想大喊,怎么也喊不出声音来。

我们被拉到云山派出所后每个人都不同程度的被毒打和酷刑折磨。一个警察拿着火钩子打我的腿和脚脖子,让我说出这些同修的名字,我不配合他们。后来有两个警察用手铐把我的手倒背铐铐起来,时间一长,两只手渐渐被手铐拘在一起了,一点动不了,非常痛苦。

在莱西公安来之前,给我戴手铐的警察想给我打开手铐,由于两只手被拒在一起了,他们怎么也打不开手铐,他们几个就慌了手脚,手忙脚乱的用力别我的两只胳膊,费了好大劲才把手铐打开。我们被拉回莱西收容所关了一天,又被拉到院里财政所被非法关押。我们绝食抗议对我们的关押迫害,六天后才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同修到我家学法,被人构陷,院里派出所副所长吴良文带着张胜利、王军、王志等人非法闯进我家企图绑架我们,我们就抵制迫害、给他们讲真相,最后强行赶走本地学员不让我们在一起学法,并绑架平度及外乡镇的几名同修。

五天后,院里派出所指导员李树强、张胜利、王军、王志、刘显斌等人把我(当时我正在地里打农药)绑架到院里派出所,后又被关押在院里乡政府大礼堂里,每天被逼迫干杂活。

一个星期后,我又被劫持到莱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被逼迫天天超负荷手工劳动,天天被犯人打,白天干不完活,晚上不让睡觉接着干,受到了非人的虐待和折磨。

他们为了达到加倍迫害我的目的,组织罪名构陷我,他们多次非法审问我。他们还对我刑讯逼供,让我两只手臂向前伸直,两腿下蹲成马步,一边问我,我不答应,他就用烟头烧我的两只手腕处,更狠毒的是,他用两只手抓住我两只戴着手铐的手狠狠拧拽,一会儿,手铐就勒进肉里,他还不罢休,一直把我的两只手连手铐摁到地面上,问说不说,我还是不回答,他突然抬起一只脚,用力猛跺手腕上的手铐,手腕上的血往下直流,痛得钻心。最后他说:小子还行,这回先让你过去,看以后怎么收拾你。就这样我被非法关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我被取保候审,放回家约半个多月,我又被院里派出所李树强、张胜利等人绑架到莱西看守所关了五、六天,并非法抄了我的家。接着,他们把我带到莱西市人民医院查体,并告诉我说被劳教了。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八日下午我被劫持到青岛李沧劳教所关押迫害。三天后又被转到山东省王村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我被限制人身自由,天天逼迫我一个姿势坐小板凳,不许说话、打瞌睡,被强行洗脑、逼迫放弃修炼法轮功、写不炼功的保证书等。

还有一天,约二三十个恶警手持电棍把我们围在走廊中间,郑万祥恶狠狠的说:“你们来到这里,不转化就别想出去,转也得转,不转也得转,再不转化,我们就强制转化。”

九月二十号这天,有人背法轮大法的经文,恶警就把坚定的法轮大法弟子关进小号里酷刑毒打、电击他们。当时马加林、张绪中、任军等七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用多根电棍电击,他们个个身体上多个部位被电击伤、烧伤。以后又有多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用电棍电击。

他们还把二十八岁的硕士研究生、青岛大法弟子邹松涛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4/山东省莱西市展树欣遭受的毒打折磨-3226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