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近六年冤狱折磨 赤峰赵桂荣出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法轮功学员赵桂荣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出狱,在狱中遭受五年八个月的折磨。

以下是赵桂荣遭绑架、判刑、酷刑及奴役等迫害事实:

遭绑架、施暴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晚九点多,巴林右旗法轮大法学员赵桂荣,在大板镇红伟果园附近发神韵光盘时,遭人恶告,被赤峰市巴林右旗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海涛指使“110”的人把赵桂荣绑架到大板镇派出所。张海涛非法审讯赵桂荣,第一句话就问赵桂荣:是不是你给我上的网?赵桂荣说:是,我上网说的都是实话。随后,张海涛指使“110”的十多个警察把赵桂荣从楼上拖到楼下(外楼梯),又强行把赵桂荣拖到车上。三个警察排成一字坐在赵桂荣的身上,把赵桂荣拉到了巴林右旗看守所。警察又把赵桂荣从车上强行拖到看守所走廊,并用电棍电她。然后,警察们用锯锯开看守所女号的门,把赵桂荣推进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用电棍电击

七日早晨八点半,巴林右旗看守所长张国利一上班就把赵桂荣叫到他办公室,当时一个叫张颖的警察也在场。张国利问赵桂荣:你因为什么进来的?赵桂荣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张国利开口就骂,薅着赵桂荣的头发,把她的头发散开,然后就一把一把的往下薅,把赵桂荣的头发薅掉了很多,并当着赵桂荣的面把薅掉的头发放到垃圾筐里,用打火机点着了。随后就把赵桂荣推进了看守所女号。赵桂荣开始绝食反迫害。这期间国保张海涛带人多次给赵桂荣强行灌食。

到四月十二日,张国利又把赵桂荣叫到办公室,警察白梨、高学峰当时在场。白梨拿一个写有“赵桂荣”的牌子让赵桂荣拿在胸前,高学峰欲给赵桂荣照像。赵桂荣不照,把牌子撕碎了。张国利气急败坏的又薅赵桂荣的头发,薅掉了很多,又放垃圾筐里点着了。白梨随后给赵桂荣梳了梳头发,张国利和白梨强行抓住赵桂荣,高学峰给赵桂荣照像。之后,这三人把赵桂荣送回女号。在回监号的路上,他们又是不停的给赵桂荣照像。进监号后,同监室的聂雅楠见赵桂荣这个样子,头发被薅的乱七八糟的,不禁哭了——因为早晨是聂雅楠把赵桂荣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回来竟成了这个样子!

被药物迫害

又过了几天,在一天下午,张海涛又带人来到看守所,强行给赵桂荣灌牛奶。又连续几天给赵桂荣注射三针不明药物,强行输液。并让监号里的几个女犯人看着赵桂荣。犯人看不好,张国利就骂她们,不给她们饭吃。

四月二十六日,公安局张海涛来看守所非法提审赵桂荣,赵桂荣不喊“报告”。 在回监号的路上,一个叫巴达玛的警察,一路不停的骂赵桂荣,说赵桂荣“死不悔改”,同时还不停的抽赵桂荣嘴巴,从提审室一直抽到监号门口。

又有一天下午,检察院来人,当时赵桂荣迷迷糊糊的,检察院的人说的什么她也记不清了。检察院的人走后,赵桂荣从床上爬起来,看到面前的白墙都是黄色的。于是,赵桂荣就趁监管她的几个犯人不注意,把输液针拔出来扔了。

获冤刑七年

又有一天,张国利他们又把赵桂荣叫到办公室,巴林右旗法院的斯钦巴特尔 递给赵桂荣一张带字的纸,告诉赵桂荣说:你儿子给你请了律师,叫郭树来。然后让赵桂荣在那张纸上签字。赵桂荣一看,纸上写的都是对大法不敬的话,就说“我不签!不请这个律师。”

又有一天,张国利他们又把赵桂荣叫出去,他们告诉赵桂荣:她的家人为她请了北京律师。在北京律师会见赵桂荣时,白梨在旁看着她,不让她和北京律师说话,张国利还安装了摄像头,专门对着北京律师。

当年黄历五月初六非法庭审时,警察们休庭半个小时,去找“证据”。巴林右旗公安机关公然造假,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两大袋子所谓的证据(以前非法抄来的大法真相资料),于是又继续开庭。公诉人鲍杰被律师辩护得哑口无言。庭审又进行不下去了,审判长就宣布休庭。

又过了几天,法院给赵桂荣送来了一张刑事判决书,非法判了赵桂荣七年徒刑。

赵桂荣上诉。过些天,赤峰市中级法院来看守所非法审理赵桂荣案子。实际上,就象平时提审一样,简单问了赵桂荣几句就走了。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张国利、白梨、高学峰把赵桂荣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监狱

受“转化”迫害

进了监狱门口,赵桂荣就被关押到 “攻坚组”,每天被逼看污蔑大法及共产邪党那些东西。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当天中午,狱警对赵桂荣罚站,不让喝水。赵桂荣端着水刚送到嘴边,犹大赤峰林西人于德梅就把水抢过去不让喝,还找来包夹高海玲 骂赵桂荣是婊子,说赵桂荣离婚都没人要了!当时同监室有一位法轮功修炼者辛利民被她们撵出室外,然后于德梅让高海玲抽赵桂荣嘴巴。

从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开始,每天上午逼赵桂荣洗脑;中午罚站,罚站期间不给水喝,不允许别人与赵桂荣说话,下午又让赵桂荣去学习,下午下班时间后继续罚站,当时也不知道罚站了多长时间?赵桂荣只是看见别的监室的人都已经去了几趟厕所了。就这样,一直罚赵桂荣站到十月十四日中午整整半月。赵桂荣后遭强迫劳役迫害。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警察肖梅指使狱警把赵桂荣又弄回“攻坚组”进行“转化”迫害,同时逼干活。

二零一二年的八月初一天,赵桂荣被迫害致血压高达130-230,监狱方用车把她拉到地方医院,给赵桂荣作脑CT,结果却什么病都没有。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监狱又开始办洗脑班,天天“转化” 赵桂荣等法轮功学员。

非人的待遇

出监区监区长狄文燕为让犯人多给干活,少上厕所,一天只给每人上午五十毫升、下午五十毫升水喝。少喝水还给监狱省水钱。

赵桂荣刚去出监区时,每天加班到晚上九点半,没有活也不让回监舍。国家规定监狱每周干五天活,一天学习,一天休息,八小时劳动时间。可呼和浩特女子监狱规定:早晨六点起床,七点出工,干活到中午十二点;下午两点出工,干到晚上七点半,多数时候加班到晚上九点半(不让吃晚饭,吃饭时间也让干活)。而给狄文燕送钱的人不用干活。上面一有来检查的、参观的,监狱就造假。让大家说假话

监狱的伙食造假。早晨吃饭,前一天晚上就让订馒头数,第二天早晨吃,馒头是凉的,咸菜也不给。中午给一顿饭吃(在食堂),给一点点菜。晚上吃馒头,给点菜汤,象涮锅水。每周一、三、五改善三次,监狱写的炖排骨、炖鸡肉全是假的,其实是炖点没肉的骨头、鸡骨架。

监狱给全内蒙监狱做棉衣,棉花不让絮厚,监狱队长每人分了五十斤棉花。队长们让犯人每天晚上给她们做棉被,每人做了几套。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六日是赵桂荣减刑后的出狱日。但是监狱又把赵桂荣交给巴林右旗“610”,把她拉到赤峰公安局,盘问她怎么“转化”的?还炼法轮功吗?还发不发资料?赵桂荣说:我就按我师父说的去做。

十二月七日,巴林右旗“610”人员才用车把赵桂荣拉到大板南桥收费站处,大板镇长和西效村长贺中发开车把赵桂荣拉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