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省瑞安市法轮功学员十六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浙江报道)据不完全统计,十六年来,浙江省瑞安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遭绑架一百五十六人次,被关洗脑班迫害二十三人次,被非法劳教二十人次,被非法判刑(包括非法庭审)三十二人次,直接或间接被迫害致死的有九人,他们是:周晓琴、杨中耿、王土生、陈华、贤玉、焕弟、戴玉、张俊英、曾叶。

以下是典型迫害案例:

杨忠耿被活活打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中耿和上海同修在山东省乳山市用高音喇叭向民众揭露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要求立即停止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遭到上海市、烟台市、乳山市警察绑架。在乳山市看守所里,警察用鞋底左右开弓,使劲打杨中耿耳光。中耿的脸被打肿了,火辣辣的疼。警察还强行脱掉他的外衣,推他到门外,让他站在雪地里长时间冷冻。第二天,他被强行关押在烟台市看守所继续迫害。烟台市看守所警察更是凶残、黑心、歹毒。他们用警棍狠打,高压电棍电击,还用谎言欺骗,威胁陷害,酷刑折磨;还给他强行灌食,注射不明药物等。几天后中耿被单独绑架到一个地方(在一个山腰上,好像是个宾馆,据说邻海),又被罚站、罚蹲,两天一夜不让睡觉,不让吃,不让喝。晚上,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他又被一帮警察拽到四楼,吊铐起来,人仅能脚尖点地。他们折磨中耿的高压电棍约七八十公分长,碗口粗,(据警察称)有百万伏电压。几个警察轮流在他身上电击,他的全身被电了个遍。中耿的嘴里一直在冒烟,满嘴是烟火味和糊焦味,非常难受,痛苦。最后被折磨得脑袋一片空白,唯一的意识就剩“法轮大法好”。凌晨,警察们打累了,困了,都走了。不一会儿,又来了一个邪恶之徒,他拿起高压电棍专门电击中耿的头,从脸部开始往后面电,电得中耿真是难以忍受;突然,恶徒丢下高压电棍就跑了。当时被迫害的迷迷糊糊的中耿意识到:是师尊救了他一命。为了活命,中耿被迫从四楼窗口跳下,藏在柴垛中。虽然躲过了两次大搜查,但最后还是被警察用仪器探测到。他因心中害怕,导致伤口流血不止;又因为失血过多,意识模糊,无法逃走,再次被绑架到四楼。后来,警察于书建出于某种考虑,欺骗他说:“你在《跳楼与他们无关》的文书上签字,明天就放你回家。再说你一身血,怎么去见你家里人?为了不让你家里人看到你难过,你快去把血迹洗干净吧!”并一再承诺明天放他回家。中耿信以为真,也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他用了无数桶水才把血迹洗干净。这时他听见于书建在外头对另一人说:“他一身都是血,看守所都不敢收他。”中耿听到这话才明白又一次上了警察的当。

第二天,杨中耿被关进了看守所。他在看守所里躺着,一直没吃没喝,满嘴的牙齿全都松动了。到了第八天,他被拉出去强行灌食。几个犯人摁住他,用一根胶皮管强行插入他鼻孔,进行迫害性的野蛮灌食。当时他的鼻孔、嗓门被插得鲜血淋漓,剧痛无比。这样的灌食,那滋味真是生不如死。如果食物呛入肺中,就会导致死亡。可是警察怎么灌也灌不进去,最后没办法只好放弃了。中耿知道: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他。

警察不死心,又把他四肢强行铐在铁椅上,给他强行注射不明药物。注射完毕,中耿的意识渐渐模糊了,思维越来越不清,直至没有思想,精神恍惚,不知道自己是谁。都这样了,看守所每夜还有犯人轮流值班监视着他,怕他逃走。

腊月二十几的一天,狱警将他从监室里提出去,看着精神恍惚、傻乎乎的中耿,说是特意联系了浙江省瑞安市两个人,他们将会来接他回家。后来事实是将他遣返到瑞安市看守所继续迫害。瑞安市“610”非法组织人员赵洪蛟、夏丽珍等又非法判处他三年刑期,缓刑五年执行。出狱时,他家还被敲诈勒索,说什么取保候审、保外就医需要押金,到现在那取保候审的押金也没有退还。杨中耿就这样被迫害得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流离失所的杨中耿(当年38岁)被河南省警察活活打死。”

在杨中耿被打死的前四天,即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四日,他在河南郑州再一次被警察绑架,仅仅过了四天时间,就被活活打死。直到今天,河南省灵宝市“610”仍在极力掩盖罪恶,企图诬陷杨中耿是“自杀”身亡。

在河南省郑州市和灵宝市看守所警察四天时间内把杨中耿迫害致死后,灵宝市国保大队才通知其家人。家人到灵宝后见到杨中耿尸体:遍体是伤,一只脚黑青,穿着裤头,盖着被单子。可见凶手下手极其残忍。他母亲看到儿子被迫害致死的惨状,精神受到极大刺激,悲伤、惊吓过度,昏死过去,至今不会说话。杨中耿家人要拍照,却被十几个便衣(当时在场的便衣警察有三四十个)强行架走,随后其他家人也都被带走,不让多看一眼中耿尸身。之后,家人陆续找了几个律师起诉打死杨中耿的凶手,但是灵宝市和郑州市国保大队都不承认杨中耿是被他们活活打死的,反说他身体有病致死。后来杨中耿尸体被迫解剖,只留下内脏部分冷藏继续鉴定死因,身体躯壳被迫火化。公检法、法医、律师等所有人都知道杨中耿是被活活打死的,但是他们就是不敢说公道话:法医不敢公正的写下验尸报告,律师也不敢主持并伸张正义。杨中耿家人至今已花了十多万元诉讼费,但是仍然没有得到任何结果和说法。

二零零零年以来,中共警察仍然耍尽流氓手段,年年骚扰他的家人,逼迫,诱骗,煽动,造谣,欺骗他的亲人。至今,瑞安“610”还在到处寻找被逼得流离失所的杨中耿的弟弟杨忠省。

杨秀东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十月至十一月间,为了讨回公道,还师父清白,杨秀东、杨中耿和其他省的法轮功学员一起两次去北京上访,用播音喇叭在天安门广场和公园等公共场所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法轮功创始人清白。十一月三日晚,他被北京市公安分局绑架,关押在北京市看守所(七处)和北京市海淀区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北京市海淀区法院非法判处杨秀东九年刑期。他在北京被非法关押了九个月,受尽了折磨,其中有六个月时间每天只给吃两顿饭,仅够他维持生命,因此人瘦得只剩九十多斤。

二零零一年 八月前后,杨秀东被全副武装的警察非法押至浙江省杭州市,投入浙江省第四监狱第一监区一分监区迫害。他们对杨秀东实施了所谓的“军训”,逼他每天长跑八小时。夏天正午十二点钟还让他在太阳下暴晒、长跑、站立等,具体由重刑犯人俞伟监督实施。在第四监狱仅一年多时间,杨秀东被迫害得双脚大腿明显变形,一大一小,现在走路双腿仍为“O”字形;这期间还被迫害得出现胃出血、甲亢等病业状态。

二零零八年八月,杨秀东去宁波办事,在瑞安开往宁波的客车上,他又被瑞安市“610”人员黄金良、陈昭等绑架,劫持到浙江省新昌县境内“瑞和度假村”洗脑班,被迫害了两个多月。

吴瑞清遭受折磨虐待

自从一九九六年下半年学炼法轮功后,吴瑞清的身心获得了很大的受益。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吴瑞清及其家人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却经常受到瑞安市“610”办公室和公安局的骚扰。他们隔三差五地给他打电话,往他家跑,多次在深夜带一帮人使劲敲门,也没出示搜查证,就非法闯入他家强制搜查、绑架。有一次深夜两点钟,七八个人闯入他家到处乱翻,并且大声吼叫吓唬他九岁的儿子。他要求带队的夏丽珍出示搜查证,她却说:“来玩的。”“610”就这样搅的他家不得安宁,其目的当然是要逼他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

二零零零年初,吴瑞清抱着实事求是的态度进京上访,反映自己学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可是却让瑞安市公安局两名民警从北京押回瑞安,关押在看守所。几个月后才让回家,年近八十岁的老父亲对回来的瑞清说:“我以为这次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回来就好。”就这样,吴瑞清被迫害的差一点见不到父亲最后一面。

二零零二年初,中共法院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吴瑞清有期徒刑五年,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浙江省第四监狱第一大队第二分队负责转化他的狱警叫王刚(副分队长),“帮教”他的是三名服刑人员:老海青、夏立勇、×××(三人均已释放)。吴瑞清因坚信法轮功是正法,不愿意写五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等等),狱警就时时对他进行体罚虐待:每天跑步要从上午出工开始,到晚上就寝前结束,每一小时只休息五分钟,由两名“帮教人”全天跟着看管;后来他两脚肿胀,左脚受伤,疼痛难熬,脚步都很难跨出去,还让两名“帮教人”架着齐步跑,至今左脚还经常疼痛;还经常受到停止他与家人一月一次会见的威胁,他向上级法院申诉的申诉书也被扣押住。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吴瑞清在绍兴私人公司上班,又遭到杭州市公安局西湖区分局和绍兴市公安局绑架,还被劫走笔记本电脑等私有财产。在西湖看守所,他的一只三星手机和一个mp3的暂扣单(粉红色)在一次安检中被安检人员拿走,至今那些东西还没有归还给他。他曾向陈警官反映此事,却无结果。二零一一年吴瑞清又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浙江省第四监狱第五监区这次负责转化他的狱警叫莫祖兴,“帮教人”是服刑人员:朱斌、孙卫方、裴水贤、潘正春等(均已释放)。刚开始狱警每天要他抄写《服刑人员行为规范》,抄得他手痛的都拿不起筷子了还要抄。因他坚信法轮功是正法,不愿意写“五书”,狱警就强迫他整天端坐在一张约三十公分高的塑料小凳上,做到坐姿僵直,不准动,也不准起来,像木桩一样;也不允许他说话,不许洗碗洗衣服,白天只许小便两次,且均由两名“帮教人”全天跟着看管。每天坐在小凳子上的时间约十三个半小时,折磨得他两脚红肿,腰酸背痛,整个身体动弹不得,睡觉翻身都很困难。同时还要备受“帮教人”的侮辱和虐待,甚至连副食品都不准购买。在第四监狱他就这样受到了极不人道的非法折磨和虐待。

除此之外,吴瑞清还被绑架关押四次以上。二零一五年三月,他还被“610”陈昭等人敲诈了四百五十元钱。

吴仁飞被迫害的家破人亡

吴仁飞妻子周晓琴患尿毒症,学法炼功后,身体迅速恢复健康。迫害法轮功开始后,瑞安“610”对周晓琴的家人长期施压,恐吓,骚扰;对周晓琴夫妇随意关押,监视。一九九九年,她被当地派出所民警绑架至瑞安市看守所迫害。二零零一年瑞安市国保、“610”人员赵洪蛟、夏丽珍等人又到吴仁飞家恐吓逼迫周晓琴放弃信仰,甚至到她打工的地方骚扰,她也因此失去了工作。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吴仁飞在路上被瑞安市国保、“610”绑架,后被诬判七年,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八年,瑞安市国保、“610”和马屿派出所十几个民警还无数次到吴仁飞家恐吓骚扰,干扰他家人的正常生活。二零零八年四月,瑞安市国保、610人员用尽各种流氓卑鄙的手段,将周晓琴迫害致死。吴仁飞在看守所里连他妻子去世都不知道,后来他因没能见上妻子最后一面而悲痛至极。这时他那八岁的女儿面临母亲去世、父亲坐牢的境遇,在学校里备受同学歧视,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吴仁飞父亲一直支持他们炼法轮功,也知道法轮大法好,知道儿子和儿媳是被冤枉的。但面对儿子被冤判,儿媳被迫害致死的悲惨遭遇,也于二零一零年含冤离世。他们只是修“真善忍”,想做个好人,却被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得家破人亡。迫害吴仁飞一家的有关经办人是叶望庆、夏丽珍、何正普、王进、黄金良、陈昭、蔡辉、赵洪蛟。

戴圣女七次被迫害、多次被敲诈勒索

二零零零年元月的一天,戴圣女在马屿龟山公园炼功,被“610”人员胁迫到派出所谈话。他们对圣女说:“你说句不炼功了,马上就放你回家。”圣女说:“要炼!我的命是法轮大法救的,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不炼呢?当然要炼!”就因为说要炼,她就在瑞安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她家人还被迫交押金五千元。她家被抄走大法书籍和经文共十三本、一盘师父讲法、一盘炼功录音带,这些大法资料至今尚未归还。还有一次,“610”人员以莫须有的罪名把戴圣女带到瑞安市招待所关了一个多星期,她还被非法索取现金二百三十元。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够道德回升,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她去张贴手写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赐洪福保平安”的真相小标签,被不明真相之人举报,再次被绑架。“610”人员赵洪蛟、夏丽珍等人非法判处戴圣女一年六个月刑期,把她送进省劳教所。到省劳教所之后,医生说要先体检。体检结果是她血压太高,劳教所不能收留。可是那个送她去杭州的警察司机因私下带了两个人想一起去南京游玩,于是想方设法要把戴圣女关押在杭州。那医生对司机说:“我们这里血压达到180的人就不收留了,她的血压已经是215了,还想把她留在这儿,你也真是的”。后来那个警察司机硬在看守所“经济科”把戴圣女关了三天,自己游玩完毕才带圣女回瑞安看守所。直到一个星期后,她才被释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邪恶组织又非法抄了她的家,并抓捕她,再次非法判她三年刑期。她因血压高仍被监狱拒收,只得取保候审。她取保候审在家三年也没少被“610”搅扰。

二零一三年十月,戴圣女又无辜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因血压太高(上压232,下压141),体格不合标准,再次遭到监狱拒收,于是被改判缓刑四年半,交非法押金两千元。

她还有两次无辜被绑架到温州洗脑班进行暴力洗脑。二零一零年有一天,她正在店里做事,“610”人员突然冲进来象猛兽一样把她连拉带拖塞到警车里。她的脸和手都被擦破了,拖鞋还不让穿,厕所也不让去,就被带走了。当时那群人真的比强盗还凶!在洗脑班,她被迫害得饭也吃不进去,吃了就想吐,被害后人瘦得皮包骨头。

孙嫦娥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七日晚上,瑞安市“610”非法组织人员赵洪蛟、夏丽珍、红旗派出所警察五六人用暴力敲开孙常娥家的门,未出示任何证件,就翻箱倒柜,掀开被褥、床板,到处搜索私人物品,搜走了大法书籍。绑架孙常娥、她老伴和六岁的孙女到瑞安市公安局,还被分开,各关一室。弱小的孙女被吓得嚎啕大哭,大叫“奶奶”、“妈妈”。孙常娥恳请夏丽珍说:“你也是做母亲的,请体谅小孩的心情,不要让她受到惊吓,让她和我待在一起。”可是夏丽珍不仅无动于衷,还将她辱骂了一顿。可怜、无辜的孙女哭了一整夜,被惊吓了一整夜,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九点钟,才被家人领走。孙常娥被公安局拘留了三天,后转入杨家桥看守所;她的老伴也被拘留在杨家桥看守所,一个月后才被释放。孙嫦娥最终以莫须有的罪名而被捕,被诬判五年刑期,缓刑三年。在杨家桥看守所期间,她被强制劳动,受尽虐待和辱骂;因炼功而经常被姓高的女所长罚洗碗、罚站,经一年后才被释放。释放后,在家被管制四年。四年中每周都要向红旗派出所汇报生活情况,她的人身自由全被剥夺了。

范美红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范美红进京上访,被拘押了两个月。二零零五年十月,范美红去张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赐洪福保平安”真相小标语,因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抓捕。“610”人员赵洪蛟、夏丽珍、阿庆等人非法判她一年半刑期,把范美红关押在杭州市莫干山劳教所。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晚,她到平阳县敖江镇将法轮大法美好的真相资料发放给当地老百姓,遭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平阳县国保大队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浙江省温州市龙湾区看守所,后被批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

李铃、孙利到瑞安工作遭受绑架

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晚上,安徽省临泉县的大法学员李铃、孙利在浙江省瑞安市(在此地打工)发真相资料时,被瑞安市公安局国安大队的赵洪蛟、蔡晖等警察绑架。两天后另一位同修和他的妻子郭美荣,以及他们的亲戚、朋友和几岁的孩子十多人也被绑架,被非法拘留长达四十多个小时。在这期间警察们对大法学员24小时轮番进行恶语谩骂、殴打、恐吓、威胁、不让睡觉、不许吃饭,还严刑逼供,致使其中一位大法学员当场昏死过去。所有被绑架的人,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之后,李铃被非法判刑三年。(其他人因信息封锁,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中) 。

二零零七年九月,李铃在瑞安市马屿镇某超市上班时,被当地邪恶分子绑架至瑞安市看守所,一起被绑架的还有当地的几名大法弟子。“610”企图对他(她)们进一步迫害,在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号非法开庭,结果未能得逞。

周晓波被迫害后失去工作、生活陷入困境:

周晓波原是瑞安市塘下镇的医生,迫害开始后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亲人,其家庭还被不良警察勒索了巨款。因其父患癌症,周晓波在家中替父亲打理生意。其间仅仅是去了一趟同修的家,就被街道摄像头监控。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周晓波去给父亲抓药,在路上他被瑞安市“610”人员赵洪蛟带来的20个警察绑架了。九点左右,赵洪蛟带人到周晓波家非法搜查,搜走了有关法轮大法的书籍、讲法光盘、录像带、电子书本、U盘等资料,并非法拍照,然后给周晓波戴上手铐,十一点左右将他劫持到瑞安市公安局一科。周父精神因此受到严重打击,病情急剧加重。病危之际,他想在死前见儿子一面,但警察不同意,于是周父在绝望中含恨去世。之后,其家人也没见过晓波一面。晓波被捕,生意中断,一家人生计都无着落,生活陷入困境。二零零八年七月七日,大法弟子周晓波、吴仁飞和另一名曾被非法劳教过的女大法弟子(其名字不详)都被瑞安市法院诬判七年刑期。当时的经办人是黄金良、戈世良、叶建辉、赵洪蛟、谢震海:叶世林、何正普。

王丽云遭迫害事实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晚,法轮功学员王丽云在瑞安市区后垟地段发放真相资料时因不明真相之人举报,被瑞安市国保、“610”绑架。一月九日,瑞安国保、“610”警察陈昭将王丽云非法关押在温州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王丽云不配合警察的迫害,看守所指导员刘丽英便将王丽云的双手铐在铁门上十几天,晚上让她睡在地上,还不让洗漱,不让上厕所。在这般严酷虐待下,王丽云在犯人每天例行静坐半个小时期间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押人员张曼曼便把袜子塞进王丽云的口中,不让喊叫。两个多月后的三月二十四日,王丽云因“取保候审”,才回到家中。

回到家后,王丽云的电话、网络仍被监控;瑞安市望江社区的人员还多次上门骚扰,并拍照。同时,国保大队诬陷王丽云的卷宗被送到检察院,后因证据不足被检察院退回。可是国保大队长叶良才和陈昭,没经过检察院同意,却再次将卷宗直接送到法院。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六日,法院就找王丽云谈话。王丽云抱着善意对法官孟海峰讲真相,却被孟海峰上铐。在大法师父的加持下,王丽云脱下手铐走脱。于是王丽云有家不能回,为躲避法院抓捕而流离失所。她的丈夫还有病在身,家里三个孩子没人照顾,生意也没人打理,这非法的迫害给她和她的家人造成了精神上的压力和经济上的损失无法估量。

曾爱玲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二月的一天,瑞安市城南派出所警察突然闯入曾爱玲家中,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便绑架了她,在派出所关了她两天,没让吃,没让喝。九月,警察再次闯入她家绑架了她,在机关招待所关了她七天。家里年幼的儿子才四岁也没有人照顾,店里生意丈夫一个人又忙不过来,这给她的家人造成了极度的心理恐惧,严重地影响了他们的生意和家庭生活。

二零一四年正月,瑞安市“610”警察陈昭、国保大队长叶良才又强制将她叫至公安局“610”、国保办公室进行非法审讯,之后还多次打电话骚扰,好几次叫她去公安局。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瑞安市政法委、“610”、国保大队和陶山镇互相勾结,动用两部警车,守在她家门口,绑架她到温州金鹏宾馆洗脑班,关了她七天。害得她家人既担心又恐惧,她的妈妈老年痴呆症因此发作,老往外跑;幼小的孙女也没人照料,这再次严重影响了她店里的生意和家庭生活。

陈荷妹六次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陈荷妹到北京证实法,被国保“610”人员非法关押在北京拘留所一夜,后被本地镇长与派出所派去的人员带回瑞安,非法刑拘在看守所一个月,被处五千元罚金后,才让家人接其回家。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陈荷妹在店里卖草药,空闲时看看《转法轮》一书,却被“610”人员看见了。他们便将荷妹骗到马屿镇派出所,“610”人员便问荷妹书是哪来的,她回答说:“是九九年前买的。这书很好,教人做好人做好事,又能祛病健身。”“610”人员不让她说真话,还非法抄了她的家,抄走了全部大法书籍。就因为在家看《转法轮》一书,她被冤判了一年六个月的劳教,送到杭州市莫干山劳教所关押。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的一天深夜,“610”好几个人再次到她家非法查抄,把大法书籍与有关资料全部抄走,并非法判处她一年九个月劳教,再次被关押在杭州市莫干山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二月,瑞安市国保、“610”又平白无故的非法搜查荷妹的家。

二零一三年二月份,陈荷妹到马屿镇石牌村讲真相,劝三退,发真相资料,又被不明真相之人举报,被马屿派出所警察反铐着手带走。“610”人员再次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二十九本,MP3、MP4各一个、光碟、真相小册子、护身符、人民币等若干张。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八日,瑞安市公安局、“610”陈昭等人再次绑架她,把她押到瑞安市看守所,关了半个月后转押到温州看守所。四月十九日她被非法逮捕,非法提审。带她去公检法部门时都强迫她戴手铐脚镣,她再次被市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浙江省女子监狱。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与世隔绝,过的是牛马不如的生活:洗冷水;吃含有老鼠屎的米饭;睡在厕所边;不让说真话;有一次狱警还逼迫她跪半天,跪得她两腿很痛;还强制她做无工资的奴工活,制作电器、发夹、打火机等。

二零一五年,陈荷妹回家后不到四个月,“610”和马屿派出所又强迫陈荷妹去温州洗脑班强制洗脑。

多次迫害陈荷妹的参与人有:夏丽珍、叶序锋、陈叔华、陈昭、赵洪蛟、郑川、林步智、叶良才、王争峰等。

刘彩朵四次被非法关押、五次遭洗脑班迫害、三次被罚款、六次被抄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她到北京证实法,被驻京办事处的国保非法关押在文成县拘留所半个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她在山东省莱州县店子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三十天左右。
二零零一年七月份,她在山东省莱州县店子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份,她在山东省莱州县被当地国保非法关押在宾馆八天,后关押在店子洗脑班一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正月,她在山东省莱州县店子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三天,非法劳教。后来她从洗脑班走脱,从此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她在山东省莱州县被非法关押洗脑班四天,看守所八天。
二零一一年,她在文成县发放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当地国保、“610”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浙江省杭州市莫干山劳教所。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她在山东省莱州县店子洗脑班被迫支付非法罚款1000多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她在山东省莱州县店子洗脑班被迫支付非法罚款600元。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在山东省莱州县店子洗脑班被迫支付非法罚款1600多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国保非法抄走她家大法书籍二十多本、师父法像一张。
二零零八年,国保非法抄走她家大法书二十多本。
二零一一年三月至九日,国保非法抄走她的大法书籍十多本、师父讲法一套。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国保非法搜查她家。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国保非法搜查她家。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国保非法搜查她家。
二零一一年四月份,在浙江省莫干山劳教所她被威胁逼迫进行无工资的强制劳动半年。

被非法判刑、非法拘押、强制洗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吴张如,二零零零年,因炼功被瑞安市国保、“610”非法关押在瑞安市看守所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九月,被瑞安市国保、“610”非法关押在瑞安市机关招待所洗脑班八天。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发真相资料被瑞安市国保、“610”非法判刑一年半,关押在杭州市莫干山劳教所。

林陈梅,二零零零年元月,因炼功被瑞安市国保、“610”绑架,关押在瑞安市看守所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九月,被瑞安市国保、“610”绑架至瑞安市机关招待所洗脑班关押八天。二零零五年十月,被“610”人员赵洪蛟、夏丽珍、阿庆等人非法判处她一年半刑期,关押在杭州市莫干山劳教所。

蔡银燕,二零零零年七月,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要求政府还法轮功清白,被驻京办事处抓捕,拘禁三天。然后被非法关押在瑞安市看守所二十八天。二零零零年九月,被当地国保绑架至洗脑班十五天。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浙江省统一时间迫害大法弟子。那天真是阴云密布,温州地区把蔡银燕、杨云旺夫妇作为重点,由陈昭带队抓捕了银燕、杨云旺,无缘无故她被关押了一天,杨云旺被关押了半天。

陈超男,二零零零年二月份,瑞安市国保、“610”绑架她们夫妻到瑞安市公安局关押一天一夜。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她到北京证实大法被瑞安市国保、“610”非法关押一百四十天。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三日,她在杭州市余杭森林公园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五十天。

陈娥,二零零零年十月十四日,去北京证实法,在回家的途中被瑞安市“610”绑架,关押瑞安市看守所五十八天。

光林,二零零二年,在南京游玩时被马屿镇派出所人员非法拘禁在南京火车站派出所,并被非法搜身。二零一四年二月,瑞安市国保、“610”多次非法将她叫至公安局,并且进行非法审讯。

玉英,二零零二年,被瑞安市国保、“610”绑架到市公安局,非法拘禁一天。

林娥,二零零零年二月份,瑞安市国保、“610”非法将她绑架至公安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

秀伟、凤妹、李鹏、齐笑、光华妻等人,二零零二年三月被瑞安市国保、“610”夏丽珍、赵洪蛟、何正普等非法拘押在瑞安市看守所,长达一个月以上。

李爱华,二零一一年被“610”人员赵洪蛟、陈昭等人非法拘押在看守所十四天,后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强制洗脑四十多天。

王爱珍、秀伟、凤妹、李鹏、钟月华、齐笑,二零零三年七月至 八月被非法关押在温州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胡月霞,二零零四年,被市公安局和“610”绑架到杭州洗脑班,非法关押四十天。

徐小海,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凌晨在出租房中被瑞安市“610”人员陈昭、赵洪蛟、叶良才、郑川、玉海派出所所长张眉虎、教导员胡道光、副所长王浩权、民警等抄家并绑架,被抄走打印机和电脑数台。徐小海被非法关押,又被诬判四年半刑期,现被关押在浙江省第四监狱。

王长海,伊春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到徐小海的出租房玩,同时被瑞安市“610”陈昭、赵洪蛟、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叶良才、教导员郑川、玉海派出所民警等人绑架。因网络封锁,消息不通,至今下落不明。

徐清梅,瑞安市飞云镇林泗垟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在平阳县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平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至今一年多了还被非法关押在温州看守所遭迫害。

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努力做个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他(她)们不占不贪,到哪里都是吃亏让人,遇到矛盾首先找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在家里他们都是好父亲、好母亲、好丈夫、好妻子、好儿女、好爷爷、好奶奶,尊重对方,孝顺长辈,慈爱后代;在单位他们都是好职工、好领导、好公务员,先他后我,道德高尚。修炼大法对社会百利而无一害,而中共却要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迫害“转化”,不“转化”就要“火化”(中共警察的口头语),真是天理不容啊!

法轮功修炼者要讨还公道,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做好人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