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被非法判刑 重庆七十四岁赵在碧遭迫害离世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法轮功学员赵在碧女士,二零零四年被绑架、诬判五年,在永川女子监狱遭迫害;二零一一年再次被绑架,被诬判四年,于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四岁。

下面是赵在碧老人生前自述她的经历:

我叫赵在碧,出生于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家住重庆市北碚区金刀峡镇派出所旁边。由于我全身都是病,多处医治,中医、西医、各种办法都想尽了,也没有起作用,花了不少的医药费,医了多少年,都没有医好,生活都不能自理,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亲朋好友看我病成这样,都很着急,给我介绍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七月我走进了法轮功的修炼行列,因站立不起,只能坐着炼功。不长时间我就能站住炼功了,不知不觉中所有的病痛都不见了,完全变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了。我们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

就因为自己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却受到江泽民集团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把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强行转化,因我不转化就又被绑架到北碚看守所迫害,不准炼功。在看守所,我不背监规、不转化、不配合就劳教我二年,非法关押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不准睡觉、强迫弯九十度、走鸭步、跑楼梯、蹲军姿等迫害。期间还非法抄家,抢走了我师父的法像、大法书籍和其它一些东西。

二零零四年给重庆大学一学生讲真相,拿了真相资料给他看,为的是使他明白后,能够得到救度。没想到那时举报一个炼法轮功奖励五百~一千元人民币,是江泽民犯罪集团污蔑、陷害,对众生散播仇恨的种子,让众生对大法和大法学员犯罪。第二天,北碚区公安局、六一零、金刀峡镇派出所、金刀峡镇六一零到我家非法抄家、再一次把我绑架到看守所迫害。

由于不转化,我被诬判五年非法关押在永川女子监狱迫害。在永川女子监狱,不背监规、不打罪犯报告,就不准睡觉,从早上六点站到晚上十二点一个星期脚和腿都肿了,路都不能走了,还受到无理的打骂,而且在稀饭里面不知放了什么,我吃了一口觉得不对,就把它倒了。

二零一一年再次被非法抄家并遭到绑架等迫害。他们抢走了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光盘、无线网卡、优盘、真相光盘和资料等,诬判我四年,因身体不适,保外就医,必须每天到金刀峡镇派出所报到,如果我不去,他们就到我家里来,还威胁我说“如果见不到我就要把我收监。”平时就由我的女儿、女婿监管。我女儿、女婿不准我学法炼功,不准我与外界接触,直到我身体出现了严重变态,功友们来看我,却被我女儿拒之门外。

在这样的双重迫害下,我再一次瘫痪在床,生活都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在床上。可是金刀峡镇派出所都还要到家里来骚扰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