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讲清真相的几点感悟

更新: 2016年10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

一、尽可能讲清基本真相

我们应该尽可能给三退名单上的人讲明白大法的基本真相,但有时我们有求名的心,希望自己也能讲退很多人,以证实自己,所以讲的时候,心里执着怎么才能让他同意三退。这个求名的心还会顾虑常人会不会因为假新闻对大法有不好的看法,其实是顾虑常人听真相后,对自己的看法和态度,所以讲真相有时不能堂堂正正的,讲基本真相内容很少,大部份时间都是在绕来绕去的讲一些貌似相关的,或者讲很多共产党的败坏,所以讲的很吃力;即使有人同意三退,看那人的表情,也不是很愉快和感谢的样子。自己内心深处也清楚自己不是为他,而是为私的。

二、不要讲高

在得法以前,我受新闻谎言的影响,加上自以为是的偏见,对大法不是很认可,后来在佛教这条路上走不通了,想起来寻找其它方向了,家人同修给了我《转法轮》,我一下子就看進去了,知道了这是大法,家里窗户上也开了优昙婆罗花,那时心情很激动。

现在回想,那时有点师父讲的气功态的状态,师父讲:“历来认为是迷信、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别人一提都笑话的事情,切切实实展现在他的眼前了,又实实在在接触到了。那么他的大脑就承受不住了,他的精神压力太大了,说出的话别人接受不了,可是思维逻辑不乱,他就是摆不正两边的关系。”[1]

师父还讲:“人出现气功态以后,是非常理智的,说的话非常有哲理性的,而且逻辑性很好。只是他讲出的话,常人不相信。”[1]

所以刚开始讲真相时,都不由自主的就讲高了,经常讲到佛法有八万四千种修炼方法;一粒沙里有三千大千世界不是比喻,是分子、原子、质子构成了不同的世界等等,经常是自己一方在讲,还觉得自己讲的挺有道理,基本不太顾及对方的反应和接受能力,不能把道理给人讲明白。

后来一个听我讲过真相的朋友自己得法了,她说讲真相是这么回事呀,你当初给我讲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不是自己身体一下子受益了(她自己可能缘份比较大),还真不信!

三、让世人高兴“三退”

随着学法去执着心,讲真相的状态有些转变。现在给人讲真相不会那么吃力了,有时发现给一个人讲完,同意三退了,过后自己想想,好像也不是很清晰怎么给他讲明白的,也许是在渐渐脱离刚开始讲真相时讲的不够理智的那种状态吧,是越来越多的正念在起作用,而不是执着那些单纯的道理。

而且我也体会到讲的越接近个人的家庭幸福、人与人之间的温暖、亲情等等,越容易感动人。而往往讲国家、社会、道德观念、信仰,很多人认可,但是感觉离他比较遥远,他觉得跟自己没太大关系,劝三退就不容易。以前讲真相经常讲很多社会不良现象、中共的败坏,对方听得直叹气,也不容易劝他们退出。

不断提高心性,被迫害的心理没那么强了,法理渐渐呈现,有时感受到自己不是被迫害,是来救人的,开始讲大法弟子的素养、神韵舞蹈团带给世界各国的美好,大法弟子在国外节日庆典的队伍很受欢迎等等。

不断学法和向内找,求名的心减弱一些,完成使命的正念多一些,最近讲过真相的人常有笑着说谢谢的。一次见一个大爷坐在公园椅子上,我还没走到跟前,大爷就双手合十,向我打招呼。讲的过程,发现大爷是非常明白的一个人了,我突然意识到,还有这么好的生命在等着大法弟子救他们,就差有人去和他们说一声了。

所以大法弟子一定多走出来寻找有缘人。

四、“三退”了 也要讲大法基本真相

在一次讲真相时,发现彼此是同修,就和这位同修阿姨一起走一起讲。同修正念很足,看到湖边双盘坐着一位女士,就直接上前讲,大概问道:“我跟你说个好事,你入过党吗?入过团吗?”对方都说没有,同修说:“红领巾戴过吧?”对方说“戴过”。同修说:“我帮你抹掉印记吧!”对方很高兴的说谢谢。同修又拿出一个护身符和一个翻墙软件,让对方回去看,说:“你一看就啥都明白了!”对方一直高兴的说谢谢。同修就记下了这位女士的名字。

过后我和同修交流,同修认为,她同意退了,回去翻墙一看,就都明白了。我认为这个人也许是个缘份很大的人,明白的一面很强,但是,是不是应该根据情况,或多或少讲到法轮功的基本真相,当时能看到听者对大法的态度,才能帮她三退。

同修的讲真相过程,我想既然让我看到了,我想我应该写出来,提醒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