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溶入整体打电话讲真相

——在电话平台讲真相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16年10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一年多来,我慢慢学会用手机往大陆打电话、劝三退。

最初听说有一个平台直接面对警察讲真相,很缺人手,我就主动提出要参与该项目。刚开始参加的时候,心理压力比较大,不敢打,就先放真相广播:慢慢的放下了很多人心,如怕被骂、怕电话被挂断、嫌接通率低等负面心理,同时注重发正念解体听真相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放广播效果越来越好。可是开口讲还是很难突破,我就来到直接打电话与大陆世人讲真相的学员住处,听她讲,然后我们轮着拨打,这样学习了两个星期,对讲真相的内容熟了,畏难的负面心理淡了,正念越来越强,心态也平和稳定了,我就在家里利用早晚时间打电话。

在打电话讲真相中我转变了观念,不再把警察当作特殊的生命,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真正受害者。以前把他们当作不可救药的生命,都是迫害大法一伙的,认为他们根本不可能在电话中有正的表现,更不敢正面表态的。通过学法,向内找,发现自己还有很强的争斗心,怨恨心,报复心,讲真相时掺杂着人的情绪等等,意识到问题,在法中修去,讲真相的效果就不一样了。

有一通电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拨打的是北京平谷法院的一个手机号,一位女性接的,对方一直在静静的听,我在讲真相过程很注意与对方的互动和倾听,進而打开对方的心结,可是这个电话中对方一直没有说话,我也不肯定对方是否在听,就是单方面的讲着真相,讲的很投入,讲了八分多钟基本真相都讲完了,讲了三退大潮。最后我停顿了几秒钟,用关切的语气又问了一句:这位女士,我刚刚讲的您都听明白了吗?如果您有什么心结一定要打开,这对您真的很重要。这时听到那边轻轻的说了一句:“听明白了。”继而又同意“三退”,她告诉我她是个党员。我真心为一个生命的正面表态感到高兴。也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让人心和观念,挡住众生得救的希望。

师父说:“我是这样想的,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以救人为根本,就象我刚才讲的,在谎言的毒害下,很多人,包括干部也好、警察也好,其实那个生命本身不恶,那个生命本身不是那邪恶干部。那个生命说不定还是个很好的生命,可是他在邪党文化谎言的灌输下,被误导了,他这样干了。”[1]

我悟到各种干扰都是自己讲真相的心态不够纯净造成的。邪恶就是针对我们还没有修去的人心,在讲真相中利用各种不好的人心和假相進行干扰:公、检、法、医这个群体受邪党文化毒害很深,加上利益的诱惑,无知的迫害大法弟子。

我们对公检法讲真相起步较早,警察这个群体听真相比较多,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大法弟子大面积讲真相,告诉他们诉江大潮、高官落马,活摘真相等,骂人、说下流话的越来越少了,理智面对真相的人越来越多。反而医院这个系统比较封闭,需要更大范围深度的讲清真相:他们平日工作繁忙,很少接听电话,受现代科学、医学的观念障碍,轻视生命,又是直接获利者,对他们讲真相难度很大。因此在讲真相中,我们就要时时对照法,严格要求自己,向内找修好自己,不被各种不好的人心、似是而非的言行、各种疯狂无智的假相带动,不断扩大容量,保持慈悲状态讲清真相,清除邪恶,多救人。

师父讲:“不管怎么样吧,反正是我们能救的,就包括这些,我们都要去救。虽然你看他现在表现的很恶,可是你不知道,他当初可能是一个神圣的天上的神来到世间当人,是为了得这个法才来的。”[1]

有一次我给上海长征医院(诊疗分部)打电话,对方开始十分嚣张,说他们医院天天都在做器官移植,法轮功来一个杀一个,免费移植不收老百姓费用,还说些污蔑大法的话,我先是稳了稳心,提醒自己别被对方表面人的表现带动,他是不清醒的,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语气严肃的讲了邪党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诉江大潮、高官落马,善恶有报、大法洪传等真相,一共讲了将近七分钟,对方态度也从开始的嚣张谩骂,转变为静静的听我讲,最后说:“你说的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诉江大潮后邪恶在各地兴风作浪,绑架了不少同修,我们小组与手动广播真相组、紧急营救组、接力拨打组密切配合,同时借助自动工具(邮件、电话、彩信、短信)成功营救了数十位同修,有效制止了邪恶的迫害,在此举一例。

八月三十日中午,北京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北京市国保、东城区国保、东华门派出所二十多警察劫持并抄家,分别拘禁在东城看守所、北京市公安医院。大陆同修九月一日把此消息告诉了我,希望我们在海外协助進行营救。我即刻与有经验的协调同修沟通,了解当时掌握的情况,在同修的指导下,开始做以下工作:

1、查询相关单位电话号码,第一时间拨打责任单位电话,口讲和广播,要求放人。

2、分头与家属沟通了解细节,相关责任人电话号码收集,推荐并协助律师沟通,增加家属正念;

3、九月二日紧急增加了东城公安分局的区间号码84081000-1999,一共999个电话号码,使用自动工具和手动广播两种形式拨打;

4、同修协调配合,九月二日晚连夜制作了专案广播,很大程度震慑了邪恶,相关单位上上下下都知道正在发生的邪恶迫害;

5、电话组针对重点部门,接听较好的电话直接讲真相,要求放人,接力拨打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拨打,要求邪恶停止迫害,同时救度那些能救度的警察。

九月三十日,历时一个月的时间,四位被绑架同修全部回到家中,同修反馈说在警察办案时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压力非常大。在打电话中,我们也劝退了好几位良知尚存的警察,也有不少警察答应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善待大法弟子。我体会到只有本着慈悲和善念,我们才能达到大法的标准,才能真正解体这场邪恶的迫害,才能唤醒和救度迷中的众生。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作:《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