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弟子:师父带我们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六日】我是二零一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新弟子。

我在中国农村长大,儿时看着星空问父亲,天边是什么,父亲跟我讲现代科学的理解,要我努力学习,离开农村。大学时,入了中共邪党,毕业时,适逢“六四”,感觉前途无望,这国家好象不是我的,于是拼搏出国。

一九九五年命运安排我到了美国,读学位、找工作。太太鼓励我接触基督教会,我觉得挺好,理性上知道有神,受洗入教,牧师告诉我得救了,只要信,就是耶稣的人了。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我也曾看过几讲《转法轮》,似懂非懂,太太打岔,我就放下了。

二零零四年,三岁的儿子被诊断为自闭症。找了很多专家,发现他们其实也不太懂。用过数百种营养补品,中西草药,看了很多书,心理学、医学、营养学、生化、分子基因学、外来基因学,还有一整套医学系统叫海尔康斯特(Heilkunst),顺势医学(homeopathy)的延伸,其科学背景是十八世纪的浪漫主义运动,半人半神的文化科学,远远超出主流科学体系,与中医天人合一合拍。接触了几个有特异功能的西方医学家,让我很着迷,我的思想从主流“科学”脱了出来,梦想当海尔康斯特医生。我为此写了本书,中国一家国家级医药出版社审稿会通过,说对中国医学有指导意义,决定免费出版,后因领导变卦黄了。看来对于超出主流科学太多的东西,中国领导人就害怕。

当时家庭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我去学医,但我笃信老天,总觉得天无绝人之路。我便努力工作,天赐良机,我软件设计为公司创造了数千万元的直接价值。然而,家庭经济并没改观,儿子状况并未根本改变,太太抱怨。反思中,我认定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太多。

二零一四年五月,我自己得了忧郁症,在家工作,开始辛苦的踏实做人。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家务,不看新闻,不看书。儿子状况也不好,太太管理家庭,我感觉到家庭潜在的危机,却无能为力。

我的睡眠很不好,二零一五年五月份的一天夜里,梦中,师父问我,要不要学法轮功?我心想,做好人,这又是体面的一个功法,学。我随即能感觉到师父给下了一套东西。

两个月后,太太与两个孩子去香港旅游,我在家闲得慌,开始看《转法轮》,一边看一边哭,终于找到一本书,能真正帮助我了!当时,《转法轮》是唯一的我看了舒服的书,越看越有味,其他人间文字都没用,这辈子有此书足矣,我心想。与此同时,在香港旅游的儿子也做了一个梦,有人告诉他:法轮大法好。第二天,他在街上看到标语牌:法轮大法好。这是他一年后得法时跟我讲的。

家人回来后,知道了我开始学法轮功了,太太反对我炼,她是基督徒。我能看到的是自己满身的问题,太太虽有缺点,但正象她所说的:是让你给气的。只有我认真的将自己的问题多修掉一点,才是对家人最大的爱,所以我尽力忍让。我在网上看大法书,趁她外出的时候炼功,到外面去炼,半夜起来炼。刚开始半夜炼功时,就想,如果可行,师父会叫醒我,果然,慈悲的师父半夜轻轻的唤醒了我。

炼了几个月,网上买了《转法轮》。书没到家,太太就说书不能進家门,我想不能让太太造业,就把书藏了起来,慢慢的,感觉她对此事也不那么敏感了,就拿出来看了。再后来,实在想去参加集体炼功,太太见拦不住,就只能让我参加集体炼功。我知道, 一人修炼,全家受益,没有什么退路,但我又不能直接告诉她,只能让她自己慢慢的去体会,刚开始几个月,多半我只能默默的承受。

刚开始几个月独自修炼,心不稳定,特别是看到有关讲真相的经文,带着很强的情就打电话找以前朋友劝三退,象是闲聊解闷一样,根本不行。师父不断以梦提醒我,有一个梦中,师父让我看满天的星斗,然后,其中一颗就落到我身上,那是我的故乡,我要回我的家,我一层层的感到修炼的严肃性。微信对于我是个情的陷阱,我每次层次提高一点,就想通过微信讲真相,很少成功,于是我就忍住不看,多看《转法轮》。儿子的情况好转起来,家庭平和起来。

当地学法小组协调人主动邀请我参加集体学法,第一次参加学法小组,我流泪了,这个修炼环境,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太太让我早点回家,否则就把我锁在外边,我心想,在外边呆一宿就呆一宿吧,学法不能含糊。学大法之前,耶稣讲的我都信,问题是耶稣的话我做不到,大法让我有一条切实可行的路,能渐渐做到了,我的灵魂在苏醒。以前看西方天人合一医学,知道人有轮回,地球的轮回等。大法师父片言只语,将这一切讲得更透彻。

工作中,我努力做到不挑活,逐渐修掉对过去工作成就自负的心理。经常的,我感觉每天都有進步,师父经书中透出的慈悲让我经常流泪,大法弟子的慈悲也让我流泪,人怎么就能完美到这种地步!

我每周读一遍《转法轮》,也看其他经文,我的忧郁症也好了。我自己做了三退,也劝太太做了三退。二零一六年三月,我特意邀请父母来美看神韵演出,偷偷买了票,后来被太太发现了,她去退票,结果没退成,父母还是去看了,都说好,母亲说,看了这演出死也值了,她随后退了党,父亲没啥可退的,也知道法轮大法好。

儿子也看了演出,而后每周末陪我去景点讲真相。同修建议在车里放师父讲法(伴英文翻译)给儿子听,过了一段时间,儿子让我给他买《转法轮》,每周也开始跟我一起去学法小组学法,非常喜欢,他渐渐的爱听师父中文讲法了。他也得法了。其实,我早不把儿子当有病的孩子看了,只是帮助他慢慢的改掉缺点,现在知道那叫执着心。师父讲:“这个宇宙中最根本的特性真、善、忍,他就是佛法的最高体现,他就是最根本的佛法”[1],多学法,按照真善忍标准去生活就成,真是这样。只几个月,儿子生活学习也有劲儿了,刚進入高中,跟我说将来选择大学,要我一起参谋参谋。而在一年前,他老觉得生活没劲。

以前看的书也在思想中形成很强的思想业力,以前在学海尔康斯特医学系统时,接触的是宇宙小范围内的一些理,现在看的是宇宙大法。有一次看《转法轮》时,我的整个人就進到书中去了,那是一个无限的宇宙,太玄妙了,层层迭迭。师父说:“实质上这本书里面包含了不同境界的理、不同层次的理”[2],真是这样。

我想让我岳父母来美听真相,便跟太太说,欢迎你爸妈来美旅游。他们来了,岳父看了一些真相资料,很快就在景点做了三退。岳母不感兴趣,我也不催,按照真、善、忍做好,尽量拿些真相资料回家。渐渐的,岳母对真相激动起来,说大法没错,她也三退了。

修炼中,一直要去的就是自己的怕心,弱点被别人看到丢脸,优点被别人看到会太兴奋,一层一层的,感觉自己总是太差,小小心心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理智的过日子。在读法时,师父总帮我化解。正象师父讲的:“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3],是业力让我害怕。后来悟到,怕也不是个办法,终究还得吃苦承受自己的业力。

有时,我忍不住与太太争辩几句,她便开始说对大法不好的话,我马上住嘴,默默的发正念,她会戛然而止,我知道那是旧势力干扰。渐渐的,太太喜欢我发正念了,对我的生活产生了兴趣,她数次问我,你活着到底为了啥?随后,她又嘟囔了一句:我嫁了个菩萨。我心里其实很感激她,她好似我修炼的晴雨表。小女儿随太太思想,我只能给她讲些传统文化的故事。我给他们预订了二零一七年神韵晚会的票,他们知道后都数落我,我脸上陪笑,心里觉得做的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参加一个项目,为讲真相写作。这让我兴奋了好多天,我以前写过小说,写过书,但是,现在不同了。看到同修写的文章,干净实在,再看看自己的,太花哨。项目负责人却鼓励我,说我最终一定能写出好文救人。用不带党文化的慈悲心写作,对于我其实很不容易,我感觉到救人的责任是多么严肃,我得将自己身体里的党文化多修掉一点,才能多救人。

儿子开始修炼,对于我是个很大的挑战,以前,我一直回避孩子的教育问题,现在必须面对了,一大堆人心又表现出来,克服情绪理智对待,蹒蹒跚跚的前進。

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我们一家四口挤在公共车上,赶路回家,天色已晚,下来转车,我狂奔过去,有一辆小卡车在那停着,正好有四个位置,不知怎么,车钥匙就在我手里,我一用,感觉车性能极佳,我儿子很快就位,太太慢悠悠的这儿看看那儿逛逛,女儿还要跟我争辩两句。这是我家的实际情况,只有勇猛精進,才能带着全家人回家,我想,这是我该走的路。

谢谢师尊慈悲救度!谢谢同修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3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