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新学员:法轮大法教我善待他人

更新: 2017年0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四十一岁,从二零一五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记得当我第一次读《转法轮》时,就感到了神性,神圣并具有强大的能量。我完全放不下这本书,所以只用一两天就读完了整本书。我感到体内一种强烈的能量,并认为自己有很大的缘份才获得这珍贵的大法。

我曾经是一个敏感的人,很容易生气,甚至为工作和家庭中最小的事而生气。我在工作中带有很强的良好自我感觉,特别是每当我比其他人更容易和更快速了解一些先進的技术概念时。即使在我帮助别人了解技术和业务问题时,我也总是带着优越感评判他人。我过去误以为,这些都是软件行业工作者的正常特点,并且是职业发展所需要的。因此,我还享受这样的经验。

大法改变了我

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之后,花了几个星期时间来了解什么是真正的修炼。我每周会有几次读法,并过几次心性考验关。我开始炼双盘打坐,同时我的打坐时间慢慢能够从十五分钟延长为三十分钟和更长。每当我感到极度的不适和疼痛时,我一直记得,这是一件好事,我在消除业力。

在我的修炼一步步提高时,我幸运的参加了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师父,当师父走上讲台时,我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流。一直到读了师父的《欧洲法会讲法》,我才理解这是怎么回事。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我们在座的有许许多多的人,在历史的不同时期,不同的国度里跟我有相当大的缘份,这是一个方面。再有一个方面,“在这样一个乱世你还在传这么好的东西”。这是不理解我做这件事情的神讲的话。所以,我为度你们就更难。表现在这个空间的你们不知道。你们在另外空间里的一面都看的见,都明白我给了你们什么,无法用语言、行动、甚至于无法用任何一种概念来感激我,就造成了你们这边说不清的流泪。”

我的生活在参加法会后开始慢慢发生改变。我感到师父正在管我,我投入了非常艰难的日程。刚开始,我每晚八点三十都参加美国/印度学法组学法。之后,我又加入了网上每晚十点半的英语组学法,后来又努力开始坚持每天四次整点发正念。我也开始经常来每周五的费城大组学法,并参与推广神韵的项目。

随着我生活发生的所有这些改变,我有时感到担心师父对我的期待是不是太高,我是否能达到。然而,我还是继续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变的越来越专心,并感到修出了内心的宁静。这也帮助我克服多次磨难并稳步修炼。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的生活中开始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无论是在工作,在家里,我总是有机会看到同修和常人中发生矛盾冲突。虽然我没有直接参与其中,我的角色总是观察者。当最开始发生那些事的时候,我只是简单的忽略,但后来事件演变的越来越激烈,我开始知道这些都不是偶然的。我理解到:虽然我只是看到心性冲突,但我仍然要向内找,看看自己有没有隐藏的执著。如果我能向内找,并联系所有这些事件,我不可能放过任何执著或缺点。

我有两个女儿,一个七岁,一个二岁。有一天早上,我上班快要迟到了,非常紧张着急。由于我的妻子一早就离家去工作,我通常都要为孩子们准备午餐和零食等。那天我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我就快要迟到了。通常每当我紧张时,我就会生气,那天我开始提高声音催我大女儿快点准备好。我穿好衣服后,赶紧冲下楼去要为小女儿准备,然后离开。令我惊讶的是,我发现她们俩都不在屋里。当我往外面看,发现大女儿已经站在那等我了。她已经包好了午餐,并给妹妹一瓶牛奶,把所有的东西都装车,还给妹妹绑好了汽车安全座椅。她说:“我们现在可以离开了。既然我们迟了,我觉的我应该帮你。”

突然,我感到强烈能量从我的头顶一直灌到双脚,我当即流泪了。我一下悟到一个事实,一直以来我缺乏的是“善”。我为自己感到非常羞愧,尽管我对大女儿高声喊,而她一个不修炼的常人却都把善做到这个成度。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不应该做得更好吗?如果常人的理都不能达到,我还怎么可能达到超常的理呢?

从那天以后,我开始有意识的用最大的善去对待每个人,并开始总是在矛盾中站在对方的角度来看问题。作为修炼人,我们应该总是用最高的标准。这对常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标准。但我们需要不用常人观念来分析,而以善心去对待任何情况。

我要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指引真正的路,也要感谢同修在修炼中对我的帮助。

(二零一六年费城法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