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永发兄妹被迫害致死 老母亲控告元凶江泽民

更新时间: 2016年10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黑龙江省鹤岗市萝北县法轮功学员贾永发、贾冬梅兄妹,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分别于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被中共迫害致死。他们的老母亲、现年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任兴芹老人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任兴芹老人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一家人遭迫害的事实:

二儿子贾永发被迫害致死

任兴芹老人的儿子贾永发,原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法轮功辅导站副站长,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大法。因给林业局写法轮功真相信,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被鹤北林业局绑架拘留并非法劳教一年,送至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在此期间受尽折磨,曾多次绝食抗议。然而,一年劳教期到了,却被无理延期,劳教所说不放弃信仰别想出去。十几名大法弟子无法忍受劳教所的非人虐待,毅然冲出劳教所。只有贾永发一人当场被抓回,遭皮带抽、电棍电、钳子夹指甲等酷刑折磨。

在贾永发被超期关押近一年的时候,他又一次绝食抗议,直至他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才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三日通知家属到医院接人。贾永发回家才十多天,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五日又被鹤北公安局警察绑架,受到非人的折磨,他再次绝食(五天)抵制迫害。警察见他已奄奄一息,才通知家属接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饱受摧残的贾永发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五岁。

三女儿贾冬梅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贾冬梅和二姐贾秋梅在自己家中被林场派出所警察孙东风、国保大队队长国书军、郑文山绑架到鹤北看守所迫害七个月。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姐俩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佳木斯劳教所,姐妹俩因拒绝听“洗脑报告”,被铐在床上五天五夜,她俩绝食绝水抗议,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二年七月三十一日非法劳教期满,姐妹俩又被鹤北林业局公安局六一零警察从劳教所劫持到鹤北看守所。当时她们的大姐贾永梅也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姐妹三人经常遭狱警打骂、体罚。贾冬梅被折磨成重病,在生命垂危,看守所才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七日释放她回家。贾冬梅回家仅十二天,就于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三十三岁。当年她的儿子才九岁。

任兴芹老人自述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零年二月新年前,我和二儿媳王玲、二女儿贾秋梅、三女儿贾冬梅先后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我和三女儿初一被带回鹤北看守所,我的大女儿贾永梅和十几位大法弟子也被绑架到看守所,晚上不让睡觉,在走廊里罚站,让她们摆“金鸡独立”“开飞机”“蹲马步”等各种方式折磨。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公安局长陈永泉下令抄我的家,并绑架了我和我的大女儿贾永梅。二零零二年年底,政保科科长国书军找来记者录像,记者问我:“你儿子、女婿都炼法轮功死了,你怎么想的?”我说:“我儿子是让你们迫害死的,大女婿(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喝酒致死)他不是炼功人,大家都知道,你们怎么能往法轮功身上栽赃呢,这不是说瞎话吗?”当时我大女儿被非法关押在鹤北林业局看守所,要过年了也不放人,她的丈夫心里憋屈,喝多了酒。后来记者就不录了,狼狈收场了。

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我在看守所被关了十多个月后,病了,很严重,才把我和二女儿贾秋梅放出来,出来时我都不会走路了。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七点三十分,我和江彪、贾秋梅及吴光敏被黑龙江省鹤北公安局恶警在同一时间,分别绑架,一帮恶警非法抄家翻东西,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被恶警偷走现金四千多元,并非法将人绑架,非法关进鹤北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鹤北公安局警察将我们四名大法弟子分别非法判两年劳教,我们三人送到佳木斯劳教所,姜彪一人是男的送到绥化劳教所迫害。在佳木斯劳教所检查身体时,因为我和吴光敏老人俩人年纪大身体不合格,佳木斯劳教所拒收。鹤北警察仍不放人,又将我们劫持回鹤北林业局看守所。一个多月后再次将我劫持到佳木斯劳教所。我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到二零零六年年底,身体出现了病态,在我的四女儿多次找有关部门要人的情况下,才于二零零七年新年的前一天从佳木斯劳教所出狱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晚,我在家中被鹤北林业局六一零、警察绑架,又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

江泽民对法轮功群体的十六年之久的迫害真是罄竹难书,给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造成的伤害真是无法用语言表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