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抵赖活摘器官的背后是恐惧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据新唐人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讯:近日,中共召集了一些来自其它国家的“专家”,在武汉召开了一场有关器官移植的“专场研讨会”,否认法轮功修炼者对中共活摘良心犯人体器官做移植的指控。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的黄洁夫,在这个会上拒不承认中国近年来器官移植手术数量超常暴增。

对此,海外明慧网日前发表署名评论文章指出,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在二零一六年发布的有关“活摘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中的数据,都是根据中共官方公布的相关数据统计得出的,有非常翔实的来源说明,中共现在想要抵赖也抵赖不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开始后,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的蛊惑下,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由于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而惨遭虐杀;逾百万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以牟取暴利,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大纪元》发表了《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篇文章。化名皮特的大陆资深媒体人独家爆料,称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个类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这里很多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自二零零六年沈阳苏家屯四千多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的案例在全世界被揭露曝光后,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酷迫害的事实令举世震惊,从此在国际社会揭开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黑幕。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七日,美国两党国会议员在众议院又共同发起“二八一号决议案”。该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要求美国国务院对中国器官移植系统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禁止那些参与非法强摘人体器官者入境美国,如已在美国境内要对其提出法律起诉。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其对法轮功发起的已持续十四年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和其他良心犯。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又一致通过了三四三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投票通过一项紧急议案,代表五亿欧洲民众发声,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要求中共政权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超过半数以上的欧洲议会议员签署了《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四十八号书面声明》,根据规定欧洲理事会和欧盟委员会将被要求调查中共活摘罪行。

在遭到国际社会的强大压力下,中共近日召集了一些“国外学者”,在武汉召开了一个“专场研讨会”,否认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海外明慧网十月十七日发表了司马泰的署名评论文章《新华社抵赖活摘器官的荒谬逻辑》。文章中提到北京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肝胆外科主任朱继业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二零一零年展开试点工作之前,死囚器官几乎占据了我国器官移植的全部来源。我们医院曾在一年之内做过四千例肝肾移植手术,这些器官来源全部是死刑犯人。”据公开的资讯,北大人民医院的官方公开的年器官移植数量为一百多例,朱继业的上述说法不经意透露了一个秘密:北大人民医院的实际年器官移植数量,是其官方公布的数据(一百多例)的四十倍。

例如:天津的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二零零六年落成的新大楼有五百张床位,可同时进行十七台肝肾移植手术(九台肝脏移植及八台肾脏移植手术)。仅该中心一家每年的移植数量就涉嫌达五千~八千例。而中共却声称全国每年也就一万多例。

今年六月份,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等三人发布了一份新报告。他们在对中国七百一十二家医院开展肝肾移植的公开记录进行了细致的取证调查之后断定,中国医院每年进行六万到十万例器官移植。国际医学专家认为:“中国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曾公布了一批有关中共系统性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调查录音。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薄熙来、周本顺、魏建荣等中共高官,在接听到调查人员以中共内部某高官秘书的身份打去的电话时,不小心都亲口承认了中共前头目江泽民曾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其中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的一份调查录音中,时任中共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六一零办公室”综合科科长的朱家滨,在电话中亲口承认自己参与活摘器官,他还十分嚣张地对调查人员声称:“你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你信不信?”

时政评论员川人近期在文章中要求中共当局拿出详细可靠的证据来解释:为何从二零零零年至今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会爆发式增长?为何从二千至今的十六年中,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达到了一百五十万例?为何中国的器官移植手术等待时间为何短得令人难以置信,常常只需几天时间?中国每年高达十万例器官移植手术所用的供体器官究竟从何而来?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十月六日发布二零一六年度中国报告,报告质疑中共官员黄洁夫有关停止摘取死刑犯器官承诺的真实性,“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的一次采访中,负责器官移植系统改革的中共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席黄洁夫,否认新的器官移植系统使用死刑犯器官。”但是,“国际医学专业人士注意到,由于缺乏透明,黄洁夫这样的说法无法获得证实。他们通过列举官方数据的不一致性,表示对器官移植改革持怀疑态度。”

近期,正值习近平外访期间,中共在武汉召开“国际X教研究前沿问题学术研讨会”(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想继续抵赖国际社会对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中共江泽民集团为什么极力在“活摘”等迫害法轮功问题上进行搅局?目的就是企图让习近平阵营为其无法收场的迫害背黑锅,以达到他们逃避清算的目的。

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议员马丁•帕策尔特(Martin Patzelt)先生以《追究反人类罪行》为标题在他个人的每星期发表一次的时事通讯中要求追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的刑事责任,支持法轮功学员发起的刑事控告江泽民的诉江潮。帕策尔特议员还特别指出,“如果中国(政府)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严厉追究江泽民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那就只能通过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追究江泽民的国际刑事责任。”

中共的一系列流氓抵赖行为,恰恰证明了对它清算活摘器官罪恶的恐惧,活摘器官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的一个死穴。在举世对中共活摘器官罪恶的一片声讨中,中共的末日已经来临,任何抵赖都是无用的。那些身背法轮功学员累累血债的江泽民、罗干、周永康、黄洁夫之流等待的只有法律和天理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