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的几个例子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

(一)我向先生认错,先生感慨:“法轮大法真好”

四年前的一天晚上我真诚的和先生交流,我说:“回想这么多年的修炼,我觉得自己不是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作为母亲我也不称职,最基本的抚养都没做到,作为妻子,我也不会关心你、体贴你,还经常给你出丑,作为媳妇也是一样,俗话说:‘百善孝为先’,我不但没孝顺,还愤愤不平,我真诚的反思自己,我是怎么修的啊。不过我可以从头来,像新学员一样,从新开始。”我以为我的先生会说,你终于认识到你的问题了。让我吃惊的是,他说:“法轮大法真好,法轮大法太好了,你以后不用逼着我精進了,我自己知道怎样精進了。”

(二)正念起,监舍老大认同大法好

在大陆时,我曾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里,新关進去的人都得擦地,我蹲在地上,床板两边坐满了人。这时房间的老大说着脏话,还提师父的名字。我向内找,这是要反迫害,于是我站起来严肃的说:“请你尊重我,不要把我师父的名字挂在你的嘴上,就像我不能把你爸爸的名字挂在我嘴上是一样的。”她立刻拍手叫道:“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后来房间里的人们都“三退”了。

(三)我修自己,同修也改变了

一个同修学法时靠在被子上,脚伸着,半依着,我实在看不过去了,就说:“你这么不严肃,怎么能得法哪?”她接受了,马上端庄坐好,结果旁边的人不高兴了,因为她正在发短信,撅着嘴瞟我一眼,我知道我的话不是纯善的,带着指责的因素。第二次考验又来了,我正在读法,那个同修又来了,这回她抠脚,我刚想说话,马上意识到不对,找自己,我发现自己虽然盘着腿,但是勾着腰,我马上直起腰杆,在这同时她马上停止抠脚,端庄坐好,紧接着她说:“师父讲的真好,师父讲的真好。”她听進去了。

(四)原来是我的思想不集中

一个老阿姨,每次学法都挨着我,看着书她就找不到念到哪个地方了,然后就问我。我心里很不爽。这次她又找不到了,端着书看看我,身体往我这边倾。我心想,别问我,又一想,“向内找,为什么她老是找不到,我这有问题。”一下知道了,虽然我在读,也知道在哪,但是思想根本不集中,还浮想联翩。我马上定住神,专心读法,她也收回去,找到了。这样的事在我这就结束了。

(五)找到“为名修炼”的根本执著

来到新的城市,我换了个修炼环境,状态很不好,就是睡觉,学法也不入心,我很着急,想突破这个状态,但就是没办法,一次从学法小组回来,我静静的思考自己,为什么在神韵推广小组的时候每天不论怎么忙我都保持读两讲《转法轮》,背诵《洪吟》、《洪吟二》、《洪吟三》,半年的时间我通读了所有的大法书籍,每天挤时间炼两遍所有的功法,有时挤时间抱轮一小时,睡四小时是多的,早出晚归送资料。现在是怎么了?我仔细体察到那时有人夸奖,真行,真了不起…… 为名而修炼。现在新的地方,没人认可,还得检验检验是不是真修的,状态怎么样,一下子没名了,想显示显示也没机会,一起来的人也告诉我低调点,一下子名利心受到打击,所以修着没劲了…… 为名修炼,好可怕啊,我确实不是真修啊,我重温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师父讲:“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1] 师父还说:“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1]

回想在二零零四年的时候,我学这段法,找到自己根本的执着,当初学法因为找不到人生目标,没学历、没地位、家庭出身又非常贫寒,自卑心让我抬不起头来,等等,学了大法,这里同修们很热情,不管什么学历,什么社会地位的都不在意。我还在这里认识了我的先生,他大学本科毕业,软件工程师,自卑心、名利心得到了安慰。我找到了入门时的想法。把那个根本的名利心揪出来,感觉所有的心都长在它身上,一串。从此我的生活有了改变,小学文化的我可以做大学生的工作,而且还非常出色。

(六)找到“证实自我”的心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左右,同修又帮我找到根本的执着就是自卑,而且很深远。我很难受。但是我确实认识到它不是我,一层一层的修。一天它在我胸口处象少一块肉似的被抽走。我从此状态有了根本的改变。我以为那是最后。今天我又从新学习师父关于根本执著的这段法。又找到这个根本的执着,是证实自己。

那天我从学法小组回来已经很晚,我又从新双盘在师父的像前,开始认真学法。没人看见我,满天的神佛注视着我的一思一念。这一次我溶在法中,全神贯注。我看到我所在这一层法给我展现的内涵,我认识到了我的问题。这只是理性的升华,我的困境改变了。在新的城市里我的工作有了,房子找到了。

我开始在这个过程中体察那个名利心的生命。它不断的在我思想里胡思乱想,想的都是我交流讲点什么,别人是什么反应,于是我的交流稿被退回。我知道那是那个显示心写出的东西。我把心放下了,又叫我交流,我没上去之前,心里格外的紧张,我知道师父進一步帮我推出那个名利的生命。我忍着,我读稿的时候手发抖,我知道那不是我,没读完被打断,名利又受挫,那个物质在我身体里难受着。

第二天下午才渐渐淡去,直到晚上我找到一个阿姨交流,我说:“阿姨我想让你帮我找找到底是什么,昨天我交流感觉还是不对,你旁观者清。”她说:“还是证实自己,从法中获取的东西,证实自己,而不是完全溶于法中。”我说是这样的。当我承认这一切的时候,不再掩盖它的时候,我的感觉暖暖的,被法同化着,感觉是那样的安全,同时我又触摸到了很微观的那个证实自己的东西,那个让我难受的东西也消失了,对阿姨充满了感激。在这之前我对她有想法,有间隔。她也真诚的说,其实我本人也有,所以能看到你。

第二天,房东主动找我要学法轮功,一个路上遇见没来得及讲真相只留了一个电话号码的人主动打来电话,不但三退了,还要学法轮功。我就这样一层一层的挖掘着自己那个根本的执着,顺路带上有缘的众生。

我又在另一个境界里修去这个证实自己的东西,如今在过程中。

(七)放下色欲心

一天,我炼抱轮不知道为什么想睁一下眼睛,看见桌上有个包很漂亮,我欣赏片刻,马上捕捉到是色心,我想起一个同修写的一篇文章,看到花漂亮也是色,我读给一个同修听,她说我还不理解。那个阶段色欲心修起来很苦,我反复背师父的经文《修者忌》。想起那个阶段的一个体会,一天我去贴海报,進一家餐厅,问工作人员是否可以贴海报,对方接过海报说他得去问经理。

我在等候的几分钟,这样一幕出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女孩在忙碌着,这时進来一个男生,笑眯眯的看着她,眼睛不错位的随着女孩的移动而移动,坐椅子都不低头,手摸着坐下…… 我想他们在恋爱,那个男生追求她,我还在顺着遐想下去。这时那个问经理的人出来,说:“经理不同意” 。我知道是色欲心挡住了众生。上车我和同修交流这件事。一个同修说:“我那个晚上也做梦,是关于色欲的问题。”另一个同修说:“那天有人摸我的手,也是色欲心找来的。”同修真诚的谈着自己,然后讲到一个不在场的同修也有色欲,我没说,但是心想,是有,我也早看出来了。

晚上学法,我困的书往下掉,我知道色欲的物质在翻腾,阻挡我得法,同时我们谈论的那个同修也站着抗拒那个困,我努力的排斥,使劲睁大眼睛,过了多久不清楚,因为我就是要学法,一直坚守这一念,所以这个色的物质终于在我头顶解体了,我立刻不困头脑清晰。在这同时,那个站着的同修马上坐下,她也不困了,我脑海里出现师父的法,“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 我领会到更深一层的内涵。

就写到这里,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