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心存光明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从二十岁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十九年了。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的工作都不错,在我们这个小县城里,我的大家族也是属于那种“办事好使”的家族。我的学习成绩在学校里一直名列前茅,人也聪明伶俐,所以亲朋好友都很喜欢我,一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从小到大听的都是大家对我的赞美。

一九七八年出生的我成长于八十年代,在我青春期的时候,正是中国从几十年的闭塞转向开放的时刻,学校里因为受当时电影、电视剧等的影响,校园风气不是很好,我染上了很多不良习气,抽烟、喝酒、混帮派,有的时候还打群架,父母对我没少操心,强行管教甚至打骂都不起作用,那时我个性叛逆,既不服管又无拘无束,所以,谁也管不住我。

那时有很多同龄人崇拜我,因为我既是“学霸”,又在帮派中占有一定地位,家里经济条件不错,还有一个“办事好使”的爸爸,这让当时的我有点飘飘然,很享受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可是不知为什么,我被捧得越高,就越觉得空虚。我时常仰望着夜空,任思绪穿过深邃的苍穹去探究、询问,我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人的一生难道就只为这些浮华而存在吗?

直到我二十岁那年,有一天,无意间看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书中的内容解答了我那时想知道的一切问题,我的身心仿佛一下子被唤醒。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真、善、忍”还有什么能如此触动我,我当时就像触电一样,电流从头穿到脚,那种生命内在的震撼感受我无法形容,我只有一个想法,我不能再像以前那么活了,我决定修炼法轮大法,从此,任谁也无法管教的我,就这样心甘情愿的开始按照法轮大法的教导做人、修炼。

然而,修炼的路并不平坦,一九九九年之后,中华大地更是血雨腥风,这场由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的迫害法轮功的错误决定,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发生了无数惨案,也让那些参与迫害者在道德与良知的拷问下沦陷于罪恶的深渊。

这期间,我被恐吓过、威胁过、也被人举报过,我虽然心存忧虑,有时也怕的胆战心惊,但是最终都凭着坚定的信念走了过来。二零零五年六月,因为我的原因,爸爸受到派出所的威胁、恐吓,之后他的心情一直很压抑,十月份的一天,突然患心梗去世了。二零一三年,不修炼的丈夫也因为承受不住压力与我离婚。二零一五年,妈妈因为一次当地不法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恐怖大绑架而受到惊吓,不久癌症复发也去世了。

那时,我虽然年近四十,但因为从小娇生惯养,生活能力极差,工作也不稳定。有时候,我意志消沉,抑制着对父母的思念,不知道明天该怎么走下去。父亲去世后,家业衰落,从前的门庭若市已变成了冷冷清清。昔日那些恭维我的人,很多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有的人奚落我,有的人嘲笑我,有的人挖苦我。

深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我流着眼泪,觉得自己的承受力已经到达极限了,我哭着哭着,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在心里默默的念动这句话,念着念着,就觉得好像也没什么过不去的。父母去世了,世缘已尽,我再难过也于事无补;婚姻没有了,也成为过去,缘聚缘散,应该想开看开;至于别人的眼光,我为什么要在意?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有胡思乱想的时间不如想想怎样把那些没做好的事情做好。

我又想起了师父的话:“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想到这,我的心里忽然间就放出了无限的光明,不再为那些放不下的执著而纠结,我感到《转法轮》里的每一句话都会让生命充满希望,无论你碰到了怎样的境遇,你都会在《转法轮》中得到最好的开示,你的那些忧伤、难过与不解,就在师父那如春风般的话语中被消溶了。

经历了这么多的生离死别,又经历了人世间的起起落落与世态炎凉,我终于看清人世间的一切都不是永恒的,无论是金钱、地位、还是幸福的家庭,都有可能在你不经意间就悄然失去,没有谁能保证自己的一生是一帆风顺的。人世间真正的幸福在于荣辱不惊的悠闲,在于去留无意的从容,对于修炼人来说,更在于风起云涌之中依然还能手持《转法轮》静心修炼的坚定。

有人问过我,你为什么要相信法轮大法?我也这样问过自己,但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答案,因为这对我来说,就像是在问你为什么要呼吸一样,或许,这就是生命的本能吧,生命那种向往真、善、忍的本能。

我的人生境遇或许有些大起大落,但是法轮大法将我从无明中解救出来,并赋予了我一颗坚忍乐观的心,让我能积极地去走以后的路,我相信,经过苦难的洗礼之后,迎接我的一定是美好的未来。法轮大法让我心存光明!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1/法轮大法让我心存光明-3365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