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反对到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我一九九九年三月得法,刚参加几周集体学法、沉浸在返本归真的喜悦与大法在我身体上神奇祛病的幸福中,邪恶的疯狂迫害就开始了。学法环境被破坏了,我在师尊的加持下,仅凭对大法的感性认识,在修炼的路上跌跌撞撞的坚持走着。

二零零一年结婚后,丈夫虽说也知道修大法使我成为善良的人,一直阻拦我学法、炼功,特别是在二零零三年我去同修家时被恶警绑架后,他就更加惧怕,不让我做讲真相的事,不让我和同修来往。陷在不能堂堂正正做好三件事的痛苦中,我曾向师父请求:我的丈夫成了我修炼最大的障碍,何时他才能站在我这一边啊,如果他能和我一起讲真相该有多好。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一定要写出一篇文章来发给明慧。

不曾想,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就发生在一年之内。现在的丈夫就已经劝公公婆婆学法炼功了。虽然偶尔被怕心干扰,但他也能跟我一起劝亲人三退了。今天我就把这篇文章写出来,告诉同修不要放弃对家人的证实大法,也是兑现对师尊的承诺。

一、救人的只有大法

在背法的过程中,我清晰的感受到只有大法才能破除我的执着、加持我的正念,闯过一关又一关。所以要想让丈夫得救,除了要揭穿中共谎言、讲清真相外,就得给他机会接触大法。

我从在家公开发正念开始,学法、炼功也都纳入时间安排,不迁就家人。中午发正念通常和午饭冲突,我就让他们先吃。开始他们还不习惯,劝我一起吃饭,丈夫甚至拉我下来,说这有什么用。我告诉他发正念口诀,说这是镇邪。坏人迫害好人,这不邪吗?几次坚持下来,他们不再催我了,有时我回来吃饭时,丈夫已经吃完了还要陪我聊一会儿再去睡午觉,甚至去婆婆家过周末到了晚上六点我也发正念。

炼功我也想炼就炼,客厅卧室都行,也不非得等家人睡觉之后再炼。他们看我炼功就不找我忙这忙那了,也变的安静起来,孩子也会随手关门。母亲后来聊天时说起她在家乡住的日子,晨练时就看到有一位大法弟子在树林里炼功,因为她看和我炼的动作一样。这也是在加持母亲的正念啊!我惊叹师父的巧妙安排,让常人一步步从谎言和恐惧中走出来。这也坚定了我证实大法的信心,我要不失时机的把大法展现给世人。

学法当然是我生活最重要的部份。我曾把经书藏起来,可总能被丈夫发现。后来我就堂堂正正的把大法书放到衣柜的抽屉里,从此再也没有了顾虑。我背法也让丈夫知道,有时还让他帮我检查。一次学《洪吟三》时,他路过我旁边,凑过来看。我就往前翻几页到《赠世人》给他念。还有一次学《转法轮》时,恰好他在旁边看书休息,我就开始读出声来,他一直听,我就一直从头到尾读完了第七讲。我相信这给他了解和尊敬大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因为他听進去了佛讲的法。

大法音乐也是度人的。一次晨炼打完坐后,播放器里下一曲是《普度》,我就继续听着。看到旁边要睡醒的丈夫,就把耳机的两头塞到他左右耳朵里,他就这样听着。突然间他睁开双眼,几秒钟后又闭上了。显然是这清静美妙的旋律打动了他。我每次听《普度》时都会被深深的感动。

也许接触大法的机会多了,世人心中的谎言毒害就被消除了,可以理性的思考和判断出修大法是美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

二、绝处逢生的亲身体会

孩子四五岁时一次高烧没上幼儿园。我在厨房给他准备午饭,听到卧室里熟睡的孩子有动静,就跑过去看。只见孩子面色发青,双眼紧闭,双唇紧闭,全身僵直着往上挺。我抱起他几乎哭着大声喊着孩子的名字,可他没有任何反应就是往上直挺着。这个孩子是怎么了?这样下去还能救过来了吗?打车到医院也来不及了呀!这个孩子交给师父了……还没等我接下去想,他的嘴唇立即放松了,有了粉红色,眼睛也放松了,脸上的青色渐渐褪去,开始了均匀的呼吸!我激动不已,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的儿子!再发达的医院也做不到如此及时的救人!丈夫回家后我激动的跟他诉说大法的神奇。

去年外出旅行,由于作息时间不规律和我对修炼的放松,导致旧势力因素钻了空子。一天半夜去完洗手间回到床边,觉得全身无力,两手拄在床边,低头站着。不知过了多久,胳膊拄酸了才想起来怎么不躺下。可是躺下后就开始喘不上气来,而且又没有力气坐起来了,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我把头转向身边的儿子,可他身上的气味更使我窒息。突然又觉得我的手怎么好凉啊,而且凉气在向胳膊延伸;脚也凉了,也在向腿上延伸。我紧张了,不敢闭上眼睛,这要是凉到心脏了怎么办?这漆黑的夜晚,丈夫孩子都在睡觉,我也没有力气喊他们。我没有选择了,只有求师父。我一遍接一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十几遍,凉气还在继续延伸,我就继续念,念到二三十遍的时候,凉气渐渐缓下来,然后就消失了。神奇就发生在那一瞬间!我感到这一关过去了,也能正常呼吸了,儿子身上也没有浓烈的气味了,手脚暖和过来了。就放心的闭上眼睛睡觉了。

第二天我跟丈夫和孩子讲述昨夜发生的惊险,丈夫责怪我没有叫醒他,而孩子赞成我念“法轮大法好”,说如果叫醒爸爸,既耽误了正念,又可能在折腾着去医院的路上发生危险。

从那以后,有几次丈夫跟我争辩是否该按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时,我说“我的命都是师父给的”,他就默不作声了。

三、全家走上修炼路

去年秋天,公公患上脑血栓,加上多年的糖尿病使得婆婆照顾起来身心疲惫,每天担心公公的血糖,怕再犯脑血栓。一次丈夫也觉得口渴,就凑热闹测个血糖,结果为正常范围内的最高值。从此自认为年轻的丈夫害怕了,怕自己从今往后要离不开胰岛素,怕得糖尿病并发症,这后半辈子就完了。

我劝他学法炼功,他说先等等,借此机会也研究一下糖尿病(丈夫本科时学的医学),找到治疗方案了还可以教给父亲。于是,他从西医试到中医,从控制饮食到饭后散步,研究了所有食物,下载了无数医学论文,看了无数相关视频,严格按时间做健身运动,折腾了三、四个月后,体重掉了十多斤,血糖还是很高。此时的丈夫精神几近崩溃,见到同事最怕别人说他瘦,让他去做体检。

于是,我学法时叫他,他也就和我一起读,有时还带上孩子;一起炼功,打坐时腿翘的很高就拿字典压上,他说炼功时直咽口水,和糖尿病症状正好相反。

一个月下来,丈夫彻底摆脱了血糖仪。我能理解他的喜悦,亿万大法弟子都是这样喜悦的得法的。现在他又恢复了原来的体重。

从那开始,他开始劝公婆、劝他的舅舅学炼法轮功,并说他的亲身经历就是最好的例子,说:“你们都退休了,在家炼有啥风险?”“共产党不让炼你就不炼?你得脑血栓它咋不管你呢?”平时生活中也按高标准要求自己,拿到家来的办公室打印纸又送回去了;朋友聚会也不喝酒了。现在孩子也能没有顾虑的在家学法,母亲在家务之余也经常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了。全家沐浴在大法修炼的祥和氛围中。

我还发现,身边的亲朋好友,只要他们明白真相、做过三退,就都很容易走入修炼。我的一个同事和硕士导师,在几年前做了三退,如今都开始学法了,甚至还很精進,也向其他人讲真相劝三退。

师父说这世上的人都是为法来的,“人海茫茫相遇难 萍水一笑缘相连”[1],大法弟子身边的人都在等着得救,不管他们表现出善还是恶,他们都在可怜无助的等待大法师父的救度。

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弟子愿在跟师父回家的这条路上精進不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话有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