髌骨粉碎性骨折 信师信法腿无恙

更新: 2016年10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教师,先后从事过高中和大学教育。由于身体多病,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多年的疾病消失了,身心健康了。

在二零零二年三月的一天早上,我去厨房的凉台淘米做饭。由于凉台头一天晚上刷了,早上结了一层儿冰,我穿的是塑料拖鞋,一下子就滑倒了,坐在地上,右腿支出,左腿膝盖着地,崴过去了,只见左腿膝盖象食指一样长的骨头支出来了。

我当时也没有害怕,想到没事!叫丈夫过来,和弟弟把我扶到床上。我把毛裤脱下来,左腿膝盖支出象食指一样长的骨头竖着,眼看就要把皮捅破了,膝盖下其它骨头也七上八下的,膝盖下的小腿骨头也塌下了。丈夫和弟弟看到此景脸都吓白了,立即要抬我上医院。我告诉他们没事,今天我就让你们看大法的神奇,看大法的威力!面对膝盖骨头七上八下的、站着的、塌下的,我马上想到师父说过人体是个小宇宙。那么膝盖每一块骨头都是一份子、一粒子。正法时期你就是正法的一份子、一粒子,不能出现这不正确的状态。大法弟子的手是有能量的,于是我就张开右手把这些突出的骨头按回去了,这时腿才能放平。

接下来腿一点儿一点儿红肿的就象纸篓口那么粗。找来两个同修发正念。看着这条腿,我想到有师父、有大法我一定能走路,能炼功。正法时期不走路怎么能行?这是邪恶对我的干扰,肉身的迫害,决不认可。弟弟劝说:“你自己把骨头按回去了,也不知道是否对上,找接骨的大夫给接上,不住院不也行吗?”我说:“不用!”又有同修说:“那不找常人的骨科大夫,咱们找同修骨科大夫。”我同样回绝说:“有师父,为什么要找同修骨科大夫呢?不行。”丈夫以为我不能下地,不能上班了,就和我单位的领导请假。

这一下,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前来看我,看我的腿整个都是血点子,肿的那么粗,要用车拉我马上去医院。一领导他曾在部队当过军医,他明白这是髌骨粉碎性骨折,必须马上去医院,现在充血这样,严重的后果不堪设想。我谢绝领导和同事的好意,告诉他们没事的,我照常能上班的。

好歹把他们劝走了。到了晚上,又有同修来看我,劝说:“家里有常人,你还是去医院吧,出了问题免得常人说三道四的,这也是维护法。”我便和同修切磋:“我不是这样悟的。正因为维护法才不用去医院,医院是给常人开的,到了那里就要按常人的方法治疗,拍片子、手术、能否治好还不知道,那可都是给常人留话把儿。我是大法弟子,大法神奇,我一定会走路的!这才是维护法和证实法。”我又给他们讲了在个人修炼时期,一同修早晨骑车上班,被汽车撞到头部,流了一大滩血,围观人都吓的以为没救了。抬到医院时,头肿的就象农村打井的柳斗一样大了,医生都摇头,可他很清醒,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没事,不用住院。就回家了,二十二天全好了的事例。我这腿算什么!晚上睡觉时,往左翻身可以,往右就不行,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说能翻就能翻过来,真是正念一出,照样能翻身。

第二天,多年没有看到的同修突然打来电话,丈夫说我腿摔了不能下地了,同修听后,八点多就赶来看我,我们就一同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一直到十点,我就能下地走了,虽说腿还肿着,可我走到方厅坐在沙发上还能双盘。在场的家人和同修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接下来,我就去厨房做饭,焖上米饭,炒了六个菜。同修吃过饭后就走了。

我仍和往日一样,学法、炼功、发正念、料理家务,既然能走,就上班吧,可我上班车,心里有些打鼓。想到好坏一念之差,念一正,上车也真的无所谓了。领导和同事们看到我上班来了,惊奇的点头、赞叹,一领导还个别和我说:姐你上班是来证实大法的神奇!我说对!

单位的工作很忙,我原在一楼办公,现要搬到二楼,我又忙着楼上楼下搬东西,又要处理日常的工作。下班回家腿肿的更粗了,象根大木头,我只好换条散腿裤子。这回不光是紫血点子,又上来一块一块青的,就好象泼上钢笔水似的。我没有在乎它什么样,照常学法、炼功、发正念。虽说肿,可我照样坚持双盘发正念。同修来了也就一起学法,一起发正念。我炼功不间断,炼功时感觉到法轮在腿上转,膝盖骨在出汗,觉的汗珠象拇指盖那么大。

我虽然能走,但也觉的腿发木、累,愿意拖着走。在班上,同单位的同修看到我拖拉着走,就严厉的说我:“你这样走路就别来上班了,你别给大法丢脸!”同修的斥责我马上醒悟:是啊,别忘了我是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一瘸一瘸的这哪是大法弟子的形像?!念一正真就能正常的好好走,也不疼。

可是回到家里就又愿意拖着走,丈夫又不理解了,呵斥我:“不是大法神奇吗?你怎么又瘸了?”听到丈夫的呵斥,我有些心酸,觉的我摔成这样,无论单位的工作,还是家里做饭、洗衣、跪着擦地、去市场买菜、去外地办事,什么都没有耽误,你当丈夫的不知道心疼我还这样说。我的心一横,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给大法抹黑!师父是看我心性的提高。我在问自己,上班能好好正常走,回家为什么就不能?难道上班时是装啊?上班时是大法弟子,回家就不是了?好好走!

心性提高了,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能正常的走路。家里的亲人也都不断的打来电话,催我去医院,怕有后患。我告诉他们我已经上班了,没事的。接下来我的腿肿就一天天的消,真是一天一个样,膝盖能见到皮肤本色了,其它部位紫、青、也都消失了。

大约是在第九天,我去市场买菜,路过托老所,看见一位出租司机,腿打着链子坐在外面晒太阳,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告诉我出车祸,大腿部位骨折,已做了两次手术了,第一次接短了,两个腿不一般长又取出钢板,做第二次手术,到现在已经一年半了,还在打着软链子,拄拐。听了他的讲述,我感到自己修大法多么幸福,我给他讲了我膝盖骨折的经历,向他介绍了法轮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好象是在第十多天的一个晚上,我坐在床上,突然感觉膝盖部位有人用两只手在对骨头,钻眼儿似的,还有响声,我数着一、二、三、四、五、共计十二下,还有用右手托的感觉。我当时激动的流下了眼泪,我明白了,前一段时间是师父看护着我,几乎不怎么疼,在考验我,现在是师父在给我整骨。紧接着就眼看着膝盖骨卡、卡的,咕咚咕咚的响,然后再整个腿抻的绷直,再放松。就这样反复半个多小时,家人看了都觉的神奇。

从那以后,腿每天都调整,时间还不断增长,再后来除了走路以外,总是调整。我想这是证实法的好机会,活生生的让人们看到大法的神奇,于是在单位我就给同事们看,因隔着裤子都能看到腿的骨头在动,还有响声。同事们说真是挺神奇的,咱们的腿怎么不能这样式的动呢?我又到同事家,同修家,亲朋好友家,给他们看,一同事的妻子,一边看一边摸我的膝盖,是啊,这还热乎呢。按理说这摔坏了应该是冰凉的。接着她给我讲了她看到一个做骨折手术的,疼的出汗床单都拧出水来。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尽管我都很正常的走路,但上床时,还要用手扳一下脚。也就是在第二十几天吧,一同修来我家,我坐在沙发上腿着地正说腿摔的事,突然就象有老雕叼车一样把这个腿叼起来了,起,起,一下就抬平了,我们都看呆了,家人马上拿个小墩子要放在我腿下,我说不用,拿走。慢慢的腿又放下了,来回两次,从那以后,我的腿就什么都正常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