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临沭县“610”李方春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临沭县法轮功学员王松艳和陈素霞九月十二日上午外出悬挂大法真相展板和起诉江泽民真相展板,被李方春为首的610及公安国保恶人跟踪,上午大约十一点多出动三辆车围住了她们,并抢走了陈素霞的车钥匙,强行把她们绑架到朱苍派出所。

第二天,王松艳和陈素霞被劫持至临沂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以来,临沭县公检法人员一直阻挡家人探视,并给法轮功学员家人增加压力,暗示:如果请了律师,造成被判刑是你们造成的。

610恶人李方春和国保大队警察利用家人想赶快让亲人出来的心理,欺骗家人,故意说他们都想放人,可是因为陈素霞的娘家给她请了律师,外面还有法轮功学员贴曝光他们做坏事的不干胶,就暂时不放两位学员回家,这样的谎言太拙劣了。家人请什么律师,请哪里的律师都是每个人的权利,这和放不放人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为什么怕家人请律师呢?说明610恶人们做的事本来就见不得人。

“610”办公室是什么?是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邪恶小人江泽民为一私之念一意孤行成立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已臭名远扬到世界各地,践踏法律,不经公检法司等部门的任何手续,用各种卑劣的手段绑架、殴打、诬判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临沭县610恶人李方春是个笑面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在人面前伪装的假善,使不少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家人受他的愚弄,上他的当,当达到目的后,丑恶嘴脸暴露无遗,家人明白被骗后也已无可奈何了,那时法轮功学员已被非法关押或被诬判。李方春整天领一帮人研究如何害人,还经常带着众多刑警到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和家中进行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工作和正常生活,不分早上、中午和晚上,还厚着脸皮说是他们的工作,肆意闯民宅,绑架抓人、搜刮钱财,如同土匪。在各个法轮功学员居住的地方,收买一些不明真相的常人,来蹲坑监视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还到处散播谣言,挑拨离间,诋毁法轮功学员的善的行为。在骚扰法轮功学员的时候,一会威胁利诱,一会又套近乎,一副伪善的嘴脸暴露无遗。

李方春从二零零四年就开始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慢慢爬上副主任的位子,成了江泽民迫害政策下名副其实的爪牙。十多年来,李方春在临沭大地上丧尽天良,迫害了众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下面只是临沭县部分法轮功学员被610迫害的情况。

1、刘金果,临沭县第四小学副校长,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被临沭610恶人绑架并非法抄家。李方春要刘金果出卖同修、认错等,刘金果不配合,就打了刘金果两个耳光。一直哄骗不修炼的家人们。后来家人请了律师,恶人怕律师一来,他们欺骗家人的谎言就会曝光,千方百计挑拨家人和律师,致使在关键的法院阶段辞了律师,刘金果被非法判刑三年,恶人还在家人面前卖好,说是最轻了。家人被骗,有苦难言。

2、李善彬,临沭县白旄镇中学英语教师。他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是学校师生公认的好老师,是家庭中的好丈夫,好爸爸,孝顺儿子。学校经费困难,他就自己购置一些学习用品奖励班里的孩子们好好学习,并用自己工资中省吃俭用的钱为家境贫寒的学生救急救困。二零零四年六月中旬,李善彬作为班主任带领初三学生到县城参加中考。中考结束那天,李善彬被李方春等歹徒绑架并非法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劳教两年。当时李善彬的孩子刚满三岁,家庭贫困,妻子月薪三百元,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刚刚才还清债务。

3、王彦美、临沭县电子材料厂职工,是一位非常慈祥的老人。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但经检查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拒收,退回至少三次,610两个头目刘玉洪和李方春却坚持劳教。最后恶人竟拨款给劳教所让给代管,还扬言让劳教所给代管三个月,三个月后若体验合格就劳教。

4、王峰,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十日,被非法劳教一年。

5、何如尚,原临沭县教育局职工,他的书法、电脑和象棋在临沭县城都很有名气,可谓才华横溢。修炼法轮大法后,他淡泊名利,一心为公,在2000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在民兵训练基地险些被迫害致死;后来又被610绑架到淄博王村劳教所劳教两次,给心灵造成了令人窒息的摧残;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邪恶的610把他从家中绑架到臭名昭著的临沂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

6、王翠芳,家住临沭县交通局,原临沭县二轻局展销大楼职工。二零零零年,王翠芳进京上访,被临沭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被恶警送济南浆水泉劳教所,因为血压高、心脏病而被劳教所拒收。610恶人就走关系将“代管”变成了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遭恶警孙娟猛击头部,用脚踩手,恶警怕她叫喊让人知道,用胶带封住她的嘴。二零零五年三月,非法劳教期满后,临沭县610恶人不让王翠芳回家,又将她从劳教所直接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继续迫害二个月。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下午,王翠芳在家中被恶人以莫须有的罪名绑架,之后610小头目李方春又带两人非法抄家两次,还妄图抢走孩子的电脑。

酷刑演示:用胶带捆绑
酷刑演示:用胶带捆绑

之后,王翠芳被劫持到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狱警王月瑶利用因“打砸抢”而被劳教的王倩带头折磨她:恶徒们把王翠芳打倒在地,嘴用胶带封了多层,戴上手铐,全身用胶带裹起来,昏迷在地上几个小时;醒来后又把脏抹布塞到她的嘴里,用胶带缠上,手脚都用布带勒在椅子上,黑白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打,逼着认错,写转化书。历经八天八夜,王翠芳被折磨得全身发冷、哆嗦、分不清东西南北。耳朵里往外出血,手、脚、腿都肿的发亮……这么恶毒对待一个七十岁的老人,恶徒们不仅幸灾乐祸,还扬言说:“这是什么地方,没有你讲理的份!打死你也不怕,就说王翠芳高血压不吃药死的,反正也没人知道……”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7、李霞,在临沭县发电厂工作。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在下班的路上遭610李方春们绑架,电动车也被恶人抢走,家中被抄。在非法关押期间曾遭到刘玉洪的拳打脚踢。

8、陈学凯,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早上八点左右,家是郑山镇的陈学凯正在家中做饭,被突然闯入的一群恶警强行带走,并非法搜查,四处乱翻,抢走部份法轮功书籍等。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淄博第二劳教所。

9、王景晓,原临沭县机关中共党委会副书记,老龄委主任。修炼法轮功后,事事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经常热情的帮助邻居、同事、亲朋好友,是大家公认的大好人。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送孙女上学后,因在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被恶人绑架。六月十六日在法院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律师据理力争,为王景晓作了无罪辩护,公诉人被驳得理屈词穷,法官不得不宣布休庭。本该被当庭宣布无罪释放的他,在七月中旬被悄悄非法判刑三年。在耄耋之年被偷偷送往泰安监狱,并被迫害致耳聋。三年冤狱回来后,年近八十的老人却被“610”恶人李方春们一个电话扣发养老金至今。

10、李入洪,临沭县朱苍乡人,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下午六点左右在家中被绑架看守所。十月初,被“610”偷偷强行送到山东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没通知其家人。其妻子和年迈的老母亲到看守所要人时,才得知实情。

11、赵方华,在临沭县公路局工作。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下午两点左右,610李方春及张宝垠带着三、四个打手,强闯民宅,将家中的电脑、几本大法书籍等抢走,并将赵方华非法劫持到临沂洗脑班迫害二个多月。

12、许传伦,在县卫生局工作,原来患有一身疾病,医院都已经没法治疗,修炼法轮功后疾病一扫而光。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八点左右,一群恶人谎称来看病的,当时许传伦未给开门。恶人从二楼爬上去,将防盗网撬坏后,进了院,八九个恶人乱翻,其中有两个女恶人,床板都被撬开,孩子吓得哇哇哭,最后,恶人们将家中开门诊用的电脑、打印机、传真机、纸张和部份大法书籍全部抢走,最后将许传伦绑架,临走时,许传伦只穿一件衬衣。几个月后被非法判了三年牢狱。二零一五年九月中旬,李方春带领两名爪牙,抗着摄像机,又闯入徐传伦家中,楼上楼下到处乱翻,弄得乱七八糟,临走时说是因为徐传伦诉江,诉状转到了临沭县610,后来家人去质问其非法搜家时,却回答是徐传伦家人自己弄乱的,充分展现了610的土匪性质和丑恶面目。

13、陈艳霞,原临沭县团县委副书记,宗教局局长,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为大法申冤,被非法关押在临沭县看守所一个月;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被绑架到民兵训练基地洗脑班,迫害二个月。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又在单位被邪恶610非法劫持到临沂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14、陈艳秀,一位善良的家庭妇女,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大小事从不与人计较,面对贫穷的家庭,从未抱怨丈夫,反而任劳任怨地帮助丈夫支撑生意不景气的门头,使近几年生意有所起色。并且多年如一日地侍候身体不好的年迈公爹,为一大家人洗衣做饭,收拾家务,而自己却粗茶淡饭,从无怨言,整天乐呵呵地笑对每一个人。诡计多端的610恶人,为了达到迫害陈艳秀的目的,离间其家庭,诱骗其丈夫陈德刚参与迫害妻子。慑于610的淫威,胆小怕事的陈德刚经常昧着良心打骂善良的妻子,下手狠毒。二零一一年四月中旬,610又让其丈夫配合企图绑架妻子,由于陈艳秀事先得知消息,就先到亲戚家避难。毫无人性的610恶人,就丧心病狂地将陈艳秀的儿子(未修炼法轮功)绑架作人质,要挟陈艳秀,随后又在其亲戚家将陈艳秀绑架到洗脑班,才将儿子放回。

15、刘慧,家住原二粮站家属院,修炼法轮功前身体有糖尿病等多种疾病,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无疾,为人更加善良,做什么事都为别人着想。丈夫去世多年,与女儿相依为命。二零一三年,李方春煞费心机将刘慧绑架,并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偷偷送临沂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期间,李方春威胁利诱恐吓胆小善良的刘慧,不让其学炼法轮功。回到家后,还经常去家中骚扰,胆小的刘慧时时都在恐惧中,无法正常学法炼功,导致身体出现严重糖尿病幷发症状况,仅一年多的时间,刘慧就含冤去世,留下了女儿一人孤苦度日。李方春又欠下了一笔血债。

16、朱崇华,电脑城个体户,为人善良,给人维修电器从来不多收费,有时只收个成本费,客户们有什么问题都最喜欢找他给维修,同行们都说朱崇华真傻,能多挣的钱不挣。就是这么一个不图名利的人,610的恶人们也不放过,仅仅是一个被谎言欺骗的人的一个诬告,恶人们就绑架了朱崇华,诬判了四年冤狱,并用谎言挑唆其家人。

17、张平,临沭县晶体管材料厂职工,于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被610邪恶劫持到临沂市洗脑班进行迫害,其家中不满两岁的孩子靠老人喂养。她的丈夫何如尚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因讲清真相被非法劳教两年。

18、杨建国,沂水县朱葛镇人,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被临沭恶人绑架,被非法关押在临沭县拘留所。自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杨建国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导致精神分裂症,病情发作时不能控制自己。在获得自由后,家人带他去过很多医院看病也没看好,花了不少钱,导致家境十分困难。经过学法炼功,恢复正常,在临沭一家饭店打工。杨建国被绑架了好几天家人还不知道,后来联系不上到处找,才知被绑架了,因曾迫害得精神失常过,担心没有正常的环境会导致他精神再度出现问题,专程赶到临沭县国保和610说明情况,要求与杨建国见见面。可国保610就是不让见,对于家属说的情况置之不理,家人与亲属只能带着担心和失望回家了。仅仅过了几天,杨建国就被迫害得精神失常。临沭县的国保和610,竟然没与家人联系,直接让杨建国打工的饭店给接了回去,饭店老板无奈,只得托人费了好多周折才给送回沂水。家人没办法,只能再次将杨建国送到精神病院。杨建国在有时清醒时,要家人保管好他的衣服,说那是在临沭拘留所被迫害的证据,等他好后要上告临沭的国保和610.临沭恶人的无人性的迫害又给饱经风雨的家庭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19、韩纪叶,莒南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四年阴历二月初五在临沭县朱仓乡南石河村散发真相传单时遭绑架,关押在临沭看守所三个月,于四月初八之后被送到淄博劳教,但恶警一直未通知其家人,直到在劳教所往家里打电话,家人才知道。

20、王松艳和陈素霞,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上午,外出悬挂大法真相展板和起诉江泽民真相展板时,被李方春为首的610及公安国保恶人跟踪,中午时绑架了她们,送至临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未回家,也不准家人见面。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李方春等恶人一直欺骗家人,一个多月后还不放人,竟然挑拨家人说是因为外面的法轮功学员贴不干胶和陈素霞的娘家人请了一个律师才不放人的。李方春等还威胁王松艳的丈夫。

以上这二十例仅仅是临沭李方春等恶人的部分犯罪事实,其凶残、狠毒、卑鄙、欺骗、伪善的冷血面目在迫害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也许有人说,他们只是在执行政策了,这是他们的“工作”啊。古人讲,陷一无辜,与操刀杀人无异。那么因为这些官员的执行“命令”,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有的被折磨致死,有的精神失常,有的身体残疾,这样的“执行命令”与操刀杀人何异呢?每个参与者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周本顺等充当了江泽民迫害政策的爪牙,成为迫害干将,他们确实步步高升了,可是如今又都纷纷落马了。他们一边迫害法轮功,一边贪赃枉法,虽然他们曾经显赫一时,但是由于品德卑鄙与行为嚣张,最终还是身败名裂、遗臭万年。高官参与迫害者落马,中层参与迫害者毙命,这样的事件在中国已不是新闻,而是常态,奉劝还在执迷不悟的李方春之流,立即悬崖勒马,悔过自新,为自己留一条后路,为自己的子孙家人留一条后路,清算就在眼前,老天不会总给你留机会。

李方春:家住临沭县县府第一家属院一号楼三单元五零二室(进家属院直接左拐第一座楼最东边楼道)电话:13905398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