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迁新居的风波

更新时间: 2016年10月3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日】我们村由于动迁,大伙只好把田地分割成块盖房居住。到了新的居住环境,接触的都是新的左邻右居,相互的个性都不了解,免不了有些无声和有声的摩擦与成见。

我家有个农用三轮车,恰好住在南北路的中间位置。我家前面的住户中有一家把柴草放在了路边,这样开车就过不去,只好走后街。后街第一家是一个地道的庄稼人,对自己家的地和种的菜非常爱惜。我的车每天来回要路过他家的菜地边和房子东侧。房子东侧到路边有一米五的距离,邻居在拐角部放上大石头。开车的人都知道,拐弯的角部有障碍物,就给开车人造成了一定的难度。开始我的心里还在嘀咕:这家人真够一说的,离你家的房子这么远,在路边放一块大石头干啥?我转念又一想:炼功人不能和别人计较,自己心里不得劲,是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换个角度想:如果是我家,天天有车路过,是不是也会有可别碰着自己家东西的想法呢?这样一想自己的心里敞亮了。

可是没过几天,我刚开车進院,后街邻居就跟進了我家,说:你把我家路边的菜给压了。我说:没压呀。他说:那你跟我去看看去。我跟着他来到了他房前的菜地边,菜完好无损,车辙的痕迹距菜地还有二十公分的距离。他支支吾吾不悦地回家了。我心想:他对我的成见还不小,心里肯定有许多不满,不然他的言行不会这么鲁莽和失态。

第二天,我开车回来的时候,其他邻居站在一边笑,把我笑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下车后邻居们和我说:路边埋上了钉子,小心别把车胎扎了。我顺着路边瞅了瞅,果然顺着后街邻居家的菜地边有新挖土的痕迹,菜地边上埋了几个钉子。前两次事弄得我心里还有点犯嘀咕,但是这次我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我会心地朝邻居们笑了笑,说:没事。

由于是在地里盖的房子,一下雨胡同的路非常泥泞,且高低不平。我找空闲时间拉了些建筑废渣或翻砂场的废渣用来垫路。有的邻居看着我在垫路说:我明天招呼几个人帮你去装车。有的人根本就是熟视无睹。虽然没有人帮我装车,但我的心里没有一点抱怨和不满,心想:炼功人就应该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时时善待他人,不求回报,做到无私无我。

我每天开车路过后街邻居家的时候,如果遇上他家的人,我都先和他们打一声招呼,距离远的话,我就微笑着向他们点一下头。由于我心里没有任何的抱怨和不满,再加上我为大家垫路的作为,使后街这家邻居对我的成见与误解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我想,作为大法弟子,我不仅为大家垫平了路,更为大家抚平了心理的沟痕,为大家架起了真诚与友善的桥梁。

为他人着想,化解矛盾

前年冬天,我地下了一场大雪。雪后,人们自然都是“各扫门前雪”,把房上的雪堆积到自家院子里。可是有两家同姓家族东西对门住着的邻居,西边这家年轻气盛,和对门这家早有缝隙,他们各自把房上的雪都堆积到大门口两侧的路边,形成了一个“小雪山”。

第二天,有人找我干点活。我开着六轮农用车经过这两家的位置,看见对门东边这家的老太太在大门口都嚷着什么。我停下车下车后,老太太说:“过不去了吧,你看他们(指对门西边那家)把雪都放到我们这边来了。”我说:“我的车倒是能过去,可是这么一大堆雪在你们门口堆着,出行多不方便啊,我把雪给拉出去吧,这样大家都方便。”老太太说:“那不耽误你干活了吗?”我说:“我晚去一会儿也行。”我往车上装雪,老太太患脑血栓后遗症的老伴拿着铁锹趔趄着出来了,看到我激动地说:“让你自己受累了。”我说:没事儿。西边这家看着我的所为,也受到了触动,后来也出来帮忙往车上装雪。

我拉了两车,把小“雪山”拉走了,也拉走了对门两家的隔阂。我这样做什么都没失去,丝毫没有感到吃亏。相反我觉的活得很充实、自信、欣慰。这一切都是我在大法中学到的,也是大法师父叫我们做到的。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