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提高

更新: 2016年11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零七年在师父的慈悲召唤下,我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因为没有宽松的环境修炼,因此我只有选择面对面讲真相这条修炼的路。第一次上街与一熟人讲真相劝三退,就被邪党人员跟踪绑架。那天本来天气很好,就在我被绑架后突然狂风大作、大雨倾盆,天象塌了似的,全城停电,路上的积水都有半尺深。就在狂风暴雨的序幕下,我开始了我的讲真相的路。

一、给亲友讲真相、在单位讲真相

那时我们地区的环境还比较恶劣,世人普遍不接受“三退”。跟亲朋好友讲真相,碰一鼻子灰不说,他们还打电话给我丈夫告状,一進家门就是丈夫的臭骂和公公、婆婆的责备。到街上讲,不知什么时候邪恶就操纵丈夫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掐住我的脖子就在大街上打我,把资料撕了,还扬言要打110。

在家里,我经常利用吃早餐的机会坚持不懈的给公公、婆婆讲真相。现在公公、婆婆都“三退”了,且支持大法,他们也因此得了大福报。路越走越宽,现在丈夫也不阻挡我去外面救人了,家里的大小事他都不用我操心,我专心做好我的事,相信有一天他也会得救的。

开始在单位讲真相,主管命令我不许讲,我给他讲真相他不接受。他不让我讲,我仍讲,大不了把我开除了。由于我修炼大法以后工作兢兢业业,我经手的业务,动一个数字就是几万几十万,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非常正直清廉的,从来不会出问题。现在的社会这样的人很难得,因此老板不想动我。我给同事、客户照讲不误,针对主管发正念清除操纵他的邪恶因素。一次他看到我来了,吓得仓皇逃走,后来他调走了。一次在马路上碰到他,我劝他“三退”,他同意了。我们单位的领导们逐渐也都“三退”了。

一次我去“610”讲真相,“610”头子对我说:“我知道你在单位讲真相、发资料,我们没管。”我知道这是师尊在保护弟子。

二、去怕心

开始讲真相时我是怀着一颗强烈证实自我的心,因为我曾邪悟过,所以对大法对师父有时还不是很坚信,思想深处还有想利用大法来成就自己的目地。例如想通过修大法达到健康的身体,脱离生死轮回之苦,成佛享福;讲真相救人只是证明自己的慈悲。通过多次学师父《精進要旨》中的《走向圆满》这篇经文,有一天我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想讲真相救人是证实大法而绝不能证实自我,当我这样想时,突然一阵强大的热流从我的头顶上冲灌下来。这是师父看我提高了心性,在帮我清理身体,帮我消去了许多黑色物质,我必须去掉自己的这些执着。我不断提醒自己修去自我、救众生、证实大法、不可有为私为我的任何因素。

出去讲真相,最大的执着心就是怕心。那时环境还很邪恶,我怕,常人也怕,我给他们讲,他们就东张西望怕别人知道。当我忐忑不安的把《九评共产党》塞到人手里,他们也胆怯的不敢接,回家后丈夫也莫名其妙的对我打骂。我知道是自己的怕心招来的。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我加强学法,以诚敬之心坚持背法,《转法轮》背了一遍又一遍。每次学完法,我浑身就像充满了能量,不去外面讲真相救人,心里就憋得慌,大法给了我无穷的力量,抑制了我的怕心,让我去面对不同的众生讲真相。我知道这“怕”的背后就是怕邪党的迫害,怕吃苦、怕失去常人中的一切,我不断的发正念清除这“怕”的物质。

二零零九年,同修被绑架,我和其他同修去国保讲真相,到那个邪恶的地方去讲真相,心里真是怕得慌,我心里背着“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2],师父为我们布下了一个慈悲祥和的场。我忘记了害怕,与那些国安人员讲真相,突然我有象在家一样的感觉 ,觉得他们都是我的亲人,都是我们救度的对象。我们大声讲真相,那些国保人员也忘记了他们是迫害者,热烈的与我们交谈起来,我们的声音震撼着整个大楼,吓得国保头子赶快过来把我们赶了出来。

讲真相过程中也暴露出我那顽固的私心。好几次我与同修结伴讲真相,看到警车来了,我一溜烟就跑掉了,全然不顾身边的同修。学了师父的经文“平时说的再好、在众人面前表现的再好,到关键的时候那才是他真实的体现。”“宇宙的过去是为私的,就说人吧,那真的是在关键时刻不管别人的。”[3]我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无地自容,决心改过。一次同修讲真相遇到一个邪党便衣警察,那警察欲绑架她,我立即挺身而上与他讲真相,让同修走,结果化险为夷。那警察没有为难我们,放我们走了。是因为我的正念符合了宇宙无私的特性,因此师父帮我们化解了危难。

讲真相中真是实实在在的修心过程。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都可能遇到,打我的、骂我的、讥笑的、用色情勾引的、绑架的,也有明白真相后对我们感谢不尽的。同时也暴露出我的许多不好的心,如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等等。让我以法为师,修去这些执着心。

三、讲真相反迫害

为了更广泛的救度众生,我们学法小组凑钱买了一辆三轮车,专门跑偏远地区,全市乡镇几乎都留下了我们讲真相的足迹。一次讲完真相回来,发现车不见了。几天后我们终于在当地派出所找到了那辆车,车里还有真相资料,可能是被人恶意举报了。

小组学法时,我们讨论该不该去要车,如果去要车,被绑架了怎么办?我们讲真相小组都向内找是什么不好的因素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在法上认识这件事情,讲真相救众生是宇宙在正法,旧势力、任何生命都不配来干扰。只要我们正念去要车,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们针对那派出所发正念除恶。然后我们几个同修堂堂正正去派出所与那儿的警察讲真相,结果好几个警察都三退了。所长态度也很好,默默的坐那听我们讲真相,后来他打电话给国保,顺利的把车还给了我们,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四、修炼如初,再精進

有一次我们讲真相讲到邻县市,据说那儿的大法弟子很少,大部份人几乎看不到真相资料。我们这市区大法弟子做得比较好,大多数都能走出来证实法,基本上都能跟上正法進程。这些年经常去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在大街上发资料就像发广告一样没有什么压力。今年以来,我们这的警察已不怎么迫害法轮功了,绑架了大法弟子马上又放了。可见正法真的快结束了,可邻县的人还不明白真相。正念告诉我应该去邻县去救那儿的众生,可我又听说那儿的迫害很严重,环境不如我们这宽松。况且人生地不熟的,心里很是发怵。

初去邻县讲真相,心头就像压了一块石头,听说被人恶意举报了,吓得腿都发软,象虚脱了一样,赶快跑。这么多年在本市讲真相,环境日益宽松,我以为自己的怕心已去掉了。如今,我又看到了自己还有如此重的怕心,脑子里尽是去邻县救人被迫害的念头。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看到我因为去另一个城市讲真相,被邪党关在监狱里,一个声音清楚的告诉我:“别去了,就在本市区讲真相。”我琢磨着,这梦不在法上,肯定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但我还是很犹豫,怕失去原有的这种宽松的修炼环境,何必去受那担惊受怕。这时师父强大的法也不断的加强我的正念:大法的需要就是我无条件的选择,不可患得患失。

其实根本也没有选择,我什么也没有,一切都属于大法,属于众生。必须修成那种无私无我、为法为众生而存在的无私境界,否则我的生命就不符合新宇宙的无私特性。讲真相救众生是宇宙在正法,任何生命、旧势力都不配来迫害,表面是大法弟子在做,另外空间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谁敢阻挡?只要我在法上修、在精進,一切都由师父把握,师父没有安排迫害。我加强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顽固的为私的思想观念,彻底清除思想中、空间场旧势力及邪党的存在、安排和迫害,清除被邪恶迫害的念头,清除怕被邪恶迫害的念头。

去异地讲真相真的是不敢懈怠,修炼状态方方面面都要跟上。我调整平日比较放松的状态,加强学法、发正念,吃饭、走路、做家务都时时用来修心性,发正念灭掉自己不好的思想及执着心。上明慧网找自己与同修的差距,以同修为镜,找自己的不足。我又找到了自己那种修炼如初、精進不懈的感觉。

不长时间,我觉得头脑清爽了许多,身体象脱了一层厚厚的壳,轻松了许多,怕的念头越来越少。我觉得自己的心性又提高了许多,真是大收获,没有这样的一个环境去实践,真的是很难提高的。每次去邻县讲真相,我都要纯正自己的心态,本着证实大法、救众生这样一个目地,以感恩的心去实践师父赋予我宇宙中最伟大最神圣的使命。

我想起师父的法“悲壮历史流水去 浩气忠魂留世间 千古遗庙酸心处 只有丹心照后人”[5],我有所感悟这首诗的真实内涵和无私为众生存在的无价,不是在于得到什么东西,而在于一种伟大境界的提升,而这种境界就是宇宙特性的真实展现;就是一种永恒的幸福,他是那样的祥和慈悲和美好,是那样的可歌可泣,是大觉者的快乐。

真切的希望还有没有放下包袱走出来的同修赶快走出来讲真相。其实讲真相是一件非常快乐、幸福的事,虽然可能要面对一些邪恶的迫害,但这只是表象,真实的是一个凡夫俗子被大法锤炼成一个大觉者的伟大历程,成就的是新宇宙的伟大壮举。

上文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游岳飞庙〉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