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师父慈悲 泥瓦匠起死回生

更新时间: 2016年11月0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全体同修好!

我叫郭玉花,今年五十五岁,老伴叫吴承江,是个泥瓦匠,今年五十八岁。我们家住山东省泰安市满庄镇满南村。现在我用真名实姓把我们的亲身经历讲出来,见证大法师父的慈悲和伟大。

二零一零年六月,老伴吴承江给邻居家干活,抹墙皮。下午两点多,他从三楼上掉下来,摔在水泥地面上。邻居朱二嫂把我叫到现场,只见老伴已神志不清、语无伦次。我抱扶着他的头说:“承江别害怕,你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这时,邻居家的儿子小国叫来了救护车。说是救护车,可是车上除了几根铁棍撑起的铁架子,什么也没有,更没有医护人员,其实来的是拉尸车。小国拿了自家的被子铺在架子上,把我老伴抬上去,我和本家的三大伯哥什么都没来得及拿,就上了车。

在车上,老伴大口大口的喘粗气,豆粒大的汗珠往外淌。我不住的给他擦汗,不住的安慰他:“你千万别忘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泰山医学院附属医院,只照了肺部和腰部两个片子,别的都来不及做了。主治医师把我和家人们叫出来说:两个肺都烂了个大坑,第二腰椎爆炸性骨折,第二腰节摔扁了,要做手术的话,得用大胯上的骨头垫第二腰节,就是动了手术,也不一定能站起来,得高位截瘫;还没检查,现在排出来的是血水,看来你们的经济条件也不好,你还是回家吧,没多大希望了。

这时,我老伴浑身冰凉、焦黄,两眼睁得老大,只有出的气,没有進的气。医生说:你要有心理准备,他现在脉搏已经没了,血压没了,心跳停止,你们快走吧。

听了医生这话,老伴的四弟大哭起来,我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三大伯哥劝我说:“小坤他妈,别哭,你要出点什么事,小坤谁管啊。”我立刻清醒过来,赶快求医生:“求求你把他送到监护室里去吧,他才五十多岁,还没过一天好日子,就这样走了,我会受不了的,哪怕花点钱,拉点账,我也不后悔,也不会讹医院的。”在我的请求下,医生答应了,说监护四十八小时,要是不行,就做全面检查。老伴進了重症监护室,众人都回家了。

我和小国留下来照看老伴。看着小国害怕的样子,我很难受,心乱如麻。看看小国年轻轻的,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想想老伴在监护室里还不知是死是活,我不停的在医院的长廊里来回走。小国也跟着我“三婶、三婶”不停的叫。

我脑子里有两句话老是往外返:“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到了晚上九点,我想起来,这是师父《洪吟二》<师徒恩>中的诗句,前两句是“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1]。这时,我象当头浇了一盆冷水,猛然惊醒,立刻对小国说:“你三叔没事了。”小国以为我急疯了,赶快劝我说:“三婶子你千万别着急,你要急坏了,小坤谁管?我三叔有一线希望,我也得给他治。”我说:“小国,我炼法轮功,你还不知道?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三叔一直支持我炼法轮功,他一定会受大法的益,就是你三叔真摔死了,我也不会讹你们的。”

这一夜我给小国讲了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大法弟子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做更好的人的道理,讲了很多法轮功真相。小国明白了法轮功是真正的佛家修炼大法,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才是真正的犯罪,中共这个邪恶的流氓集团迫害的是全中国最正直、最善良的好人。

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我老伴就出了重症监护室,住進病房。我问他这一夜是怎么过来的。他说:我念了一夜“法轮大法好”,一点也不疼。在场的人都笑了,都知道是师父救了他的命。慈悲的师父为他承受了所有的痛苦。

在病房里,我与小国互相关心,那些病友们都以为我们是母子或者是我的亲侄子。小国说:我和三叔、三婶不是亲戚,我们是邻居,三叔是给我家帮忙干活从楼上掉下来摔的。众人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说要是别人家出了事,把人摔成这样,就得又哭又闹的,可你们就像一家人一样这么和气。

第三天早上,我问老伴:“你是信医院呢,还是信我师父?你要信医院,且不说别的,光做腰椎手术就得花六万元,还不保你能站起来;一个星期后给你做全面检查,如果你内脏都坏了,小国一家倾家荡产都不可能给你治好。咱也不能让小国一家老小过不好日子。你要相信师父咱就回家。”老伴说:“我信师父,咱回家。”

我赶紧给家里打电话说出院,家里人都不同意,我好话说尽,才都同意了。医生护士也都说:病人还在特级护理的情况下,决不能出院,再说他伤得这么严重,回家后,你怎么办?你真是傻到家了。病友们也都说我傻。有的说,要是别人,医生叫走,他们都不走,都得住几个月或半年,讹的钱少了都不出院。有个中年妇女说:“嫂子,从你進了这个病房,我就注意你,就觉得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不急不躁,沉着、平静、祥和,你说句话都是人家不容易,别人怎么困难;你没想想你自己困难吧,大哥摔成这样,你今后怎么过日子?你可能是信教的吧。”我说:“我不信教,我炼法轮功。”

众人听了都大吃一惊,都说政府不让炼,你就别炼了,连电视上都说法轮功不好。我说:“你们看过法轮大法的书吗?看过大法书《转法轮》吗?”他们都说没看过。我说:“你们没看过书怎么知道不好?你们可看见我的为人做事了,我是个坏人吗?”他们都说:“你可不坏,你是当今世上难找的最好最善良的人了。”我说:“凡是真正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弟子都能做到我今天做到的事,而且比我做的更好。真修的大法弟子大有人在,我们都是按照师父讲的法理、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用真诚善良的心善待别人,包括迫害过我们的人。都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事先想到别人。现在我的所作所为,全是师父教我这样做的。”

这一夜直到凌晨三点多,众人都没睡觉。我解答了他们提出的许多问题,讲述了修炼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师父承受着多方面的巨大压力慈悲救众生的博大胸怀,等等。他们听后如梦方醒,都说电视上说的原来是假的,法轮功是受迫害的,真正犯罪的是江泽民那伙人;都说,要不是政府迫害法轮功,炼法轮功的会更多,都和你一样变成好人,世上就没坏人了。

第五天下午五点多,我和老伴由救护车送回家。回家后,我一边干着家里的活儿,一边精心的照顾老伴。晚上干完活儿,我就给老伴念书学法。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在各方面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各种流言蜚语都有,我就耐心的给他们解释。我的亲朋好友、众乡亲都好心相助,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帮我渡过难关。那些日子虽然困难,但我心里很平静。

到了第二十八天,奇迹出现了。老伴自己从床上下来,在没有任何扶手的情况下,从里屋走到外屋,而且走的很平稳。一个月时,老伴走到大路上,人们都惊奇的向他跟前跑;三十三天时,他在街上活动,人们围住他问长问短,都很惊奇——一个死定了的人,在没有医治的情况下,怎么好的这么快?四十天的时候,老伴就能骑车到处跑了。

我老伴的起死回生,震惊了满南村,乡亲们都为我高兴,都知道我没有向小国的家里要一分钱,而且在医院里花了不到一万元,报销的钱都给了小国家。有的人说:“你这么困难,怎么不和他家要钱?”我说:“再穷也不能讹人家,这是我做人的原则。因为我是修炼真善忍的,能够承受艰难困苦的大法弟子。”人们都说:“你真是个好人,太善良、心眼太好了。”我说:“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不是大法弟子,心中没有大法、没有师父的教诲,象我这个条件(欠外债好几万元),吴承江摔成这个样子,就算我的心眼再好,也不可能做到这样。因为我按大法法理真善忍的要求做事,明白因果报应,没有讹人的心,家人才受益,师父才把他从地狱里救回来。如果当时我有半点私心,老伴可能就死定了。”这时,大伙儿才理解了我当时为什么执意坚持要老伴出院回家,更明白了法轮大法是真正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高德大法。

迄今六年过去了,我老伴吴承江还好好的活在世上,而且还能打工挣钱。这些年来,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慈悲的师父对我与家人的救命之恩。本想早点写出来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得到大法的保护与救度,只可惜我没文化,不知从何下手,直到今天才有机会把事情的经过写出来,而且用真名真姓真地址,为的是让人查询方便。我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没有半句假话,因为我是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

最后我用师父的诗句作结语:

灵不灵

善恶有报天理明
满天神佛观人行
迫害法徒罪滔天
现世就报灵不灵
[2]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灵不灵〉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