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一意学法、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我是病入膏肓的人,十几种病折磨的我经常想自杀,那时我面黄肌瘦,一米五的个子体重只有八十多斤,风吹都能倒。得法后,我对《转法轮》如获至宝,爱不释手,一有时间就看书学法,经常看的泪流满面。修炼不到一个星期,全身的病都好了。

不管怎么忙,每天晨炼坚持不误,学法每天不少于三讲,现在,我五十九岁的人,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白里透红,没有一点儿皱纹,看上去象三十几岁的人,世人都形容我很阳光。

一、记住师父的话“大法不离身”[1]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迫害大法,我没拿迫害当回事,认为是考验,就坚定一念,一修到底,谁也动不了我。那时我还在上班,上下班要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我一上车就看《转法轮》,上班看一讲,下班看一讲,公交车上人很多,有人问我看什么书?我就坦然说看的是《转法轮》,借机跟人讲大法的美好、我身心受益的奇迹。迫害很严峻时,我照样在车上看,工作之余在单位也看。

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四年到北京、天津等地出差,坐飞机、火车、汽车我都看,我一直记住师父的话“大法不离身”[1]。

一九九九年本地大法弟子约定在外集体炼功证实法,我参加了,被抓進派出所关了五天,当时穿件面包服,里面缝个兜,正好装个小本《转法轮》,抓紧一切时间在监室学法。白天学法、晚上炼功,五天没间断。一天我被带進审讯室,身后刑具摆了一排,一警察大叫让我脱外套,我当时想,一脱不就发现书了吗?转念又一想,我有师父保护没事,便很坦然的脱下外套顺手叠好搭在椅子背上,微笑着对面坐下,警察拿条很宽很厚的皮带,两手一松一抖,一个劲的抽响,眼睛看着我的表情,我照样笑眯眯的,也不害怕,就觉的自己象一尊石像,谁也动不了,接着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事实,他们到最后也没动我一下。

五天当中,一拨一拨的人来劝我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书”,威胁说不写不放我出去,每次我都祥和的讲真相,并表示要坚定修炼大法,最后警察不了了之,放我回家时说了句:好就回家炼吧!

二、讲真相证实法中的小故事

师父要求弟子讲真相救人,我就把讲真相溶入每天的生活中,并放在每天生活的首位,无论走到哪里,只要能接触上的人,我几乎一个不落的讲。

我曾自己装修了三套房子,自己家两套,替弟弟装修一套。这三套楼房从买材料到开工装修,基本上由我一个人操办,接触的人,我全部一个不落的讲真相、劝三退。为了省钱,多家走访选材料,买来的沙、水泥、腻子、石膏粉等,都是我一个人扛上楼,一下扛七、八十斤上五楼,连续扛三趟不休息,有时腿发酸发软,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上去。弟弟有时来帮忙,扛一袋上楼都费劲,邻居见了都笑话他:你还不如一个女人。你姐个小那么能干!我弟说:我姐是谁?她可不是一般人!我就借机讲大法真相,帮他们“三退”。

有一次,我家装修时拆下来的旧门没来得及搬下去,放在走廊楼梯边上,邻居一对小夫妻早上上班不小心将门碰倒,正好砸在小媳妇的右胳膊上,当时她的胳膊就肿起来,她丈夫说这肯定骨折了,我和她婆婆立即送她去医院。在出租车上,看到她痛苦的样子,我给她讲大法真相,劝她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到医院门口时,她说胳膊不怎么疼了,大夫说拍片看看是否骨折,我求师父加持她没事,在等结果时,抓住机会给她和她婆婆做了三退。片子结果出来,啥事没有,只买了点药回家止痛,后来真的两、三天就好了。她丈夫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和儿子也做了三退。

有一次卸沙时,弟弟拿铁锨,光顾着铲沙,没想到我在后边扫沙子,铁锨把一下捅在我的右眼上,当时我疼的捂着眼差点坐在地上。我赶紧念“法轮大法好”,念两遍就站起来了。弟弟一看我的眼球都凸出来了,瓦工说赶紧打120,我按着眼睛一边说没事,一边往楼上扛沙,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当时真的就好了,只是眼眶发青。以前给瓦工多次讲真相他不信,这回他信服了,也退出了邪党组织。

一次与同修去菜市场讲真相,同修给一个骑摩托的男人讲真相,那人一下就火了,骂骂咧咧:“吃着共产党、喝着共产党,还反对共产党!”从市场这头追着骂到那头。我心里求师父加持救他,就走近他,微笑着说:大哥,我问你,你不劳动共产党给你钱吗?共产党不开厂、不种地、不搞科研,它哪来钱给你!都是吃的咱老百姓的血汗钱,并且他们把贪的钱都移到国外挥霍了,现在物价这么高,老百姓多苦呀!他听了说:也是。也不发火了。我趁机讲大法的真相,最后他发自内心的做了三退。讲完不久,同修紧张的指着旁边一个小伙说:他要报警!我回头一看小伙正拿手机往耳朵边放,我马上求师父加持救他,不让他犯罪,我很和善的走过去,对小伙说:你不要这样,知道善恶有报吗?这样做对自己不好。何况法轮大法是佛法,是救人的,你不需要平安吗?不要听信电视造谣,咱们要给它陪葬吗?分清善恶有美好的未来。他听進去了,我顺势问他三退了吗?他说没有,我说快退了吧,有美好的未来。小伙同意了,还自嘲的说:我这是吓唬她呢!

一次在汽车站门口碰到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小伙子,我跟他讲真相,开始他不听,说自己是党员,不相信这些。我不被带动,继续讲并求师父加持一定救他,同修在不远处发正念,我发自内心的讲,讲着讲着眼泪都快下来了,说:小伙子,咱娘俩不知什么缘份啊,我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真的为你将来着急啊!可能他感受到我的慈悲心,后来听的特别专注,最后同意三退了。

三、实修去执着

师父的法字字句句烙在我心上,我听师父的话,严格用法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有执着立即发正念解体。

儿子曾经给朋友担保借钱十来万,结果朋友跑了,高利贷叫我儿子还钱。我开始心里不平衡,觉的儿子亏,后来通过学法,知道了万事皆有因缘,有失必有得,就省吃俭用还了这笔钱。朋友回来后,赖帐不给我儿子钱,后来他又去了美国,到现在总共赔给我们一万元钱。在这件事情上,我不气不恨,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想可能是儿子哪世欠他的,放下利益之心。

大伯哥离婚后没房子住,就把我丈夫刚分的一套房子借住,第一年交了三百元租金,后来十多年一直没给租金,自己住够了,又把房子租出去,租金自己留着,没给我们一分钱。我时刻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与他计较。直到儿子要结婚,我才跟他要房子,他又住了一年,跟我们索要了一万八千元才把房子还给我们。这过程中,我一直按照师父讲的法理要求自己,剜心透骨去利益心。

前几年孙子小时,我整理真相期刊,往期刊里加传单,我都是趁孙子睡觉时,赶紧叠,不能弄出声响,怕孙子醒了闹。结果同修说叠的不齐,我很委屈,觉的自己在人中做事够认真了,赌气叫同修叠,同修叠的多一张少一张的,乱套了,最后说我给的数量不对,我给找出来,同修还硬犟,我就向内找,找出急躁心,解体它。连续三次都那样,同修还说我急躁。我继续向内找,心想平时找出执着解体立即就平静,为什么这次老出问题。继续挖,找出不让人说的心、爱解释的心、自以为是的心、觉的自己不错的心、自大的心、看不起同修的心。找到了执着立即发正念解体它,一切都顺了,同修也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结语:

这些年一直觉的自己修的不错,不管遇到任何事,百分之百信师信法,都能按师父要求的去做,时时事事向内找,转变观念,遇到什么难事都会迎刃而解,把救度众生的使命系在自己心里,直到这次写稿前,突然意识到自己离师父的要求差得还远,还有很多执着心去的不彻底。其实不管做的再好再神圣,都是大法的威德。我发自内心的谢谢师父!也谢谢同修这么多年给予我的帮助。弟子只有在这正法的最后阶段,更好的以法为师,多学法,多救人,多去执着,修的执着无一漏,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