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修炼路

更新: 2016年11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四十六岁,是得法四年多的农村大法弟子,丈夫修炼大法三年。这次交流我想说说我们出外打工半年的修炼经历。

打工引起的风波

今年三月,由于种种原因我和丈夫、三姐一起到县城的一家工厂打工。这在当地同修中竟然引起不小的风波。因为我们三个虽然是修炼三、四年的新学员,但从表面上看却是很精進,学法、炼功、发正念,有机会就和同修一起去集市讲真相发资料。不熟悉的同修说我们掉到利益中了,挣钱去了;熟悉的说我们是为了逃避家庭魔难(因为我婆婆总是阻挡我出去讲真相),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经常在一起出去讲真相的几位同修更是着急的找我们交流,说现在啥时候了,不要人为地改变自己的修炼道路,上旧势力的圈套。

现在想来同修们的话是有道理的,出去打工表面上看是偶然,实际都是安排好的,旧势力精密的安排,一步一步,利用情魔想将我们拉下去毁掉,这是在写稿时我才悟到的。可当时我们觉得这个选择是对的。

走的前一天晚上,去学法小组学法,我读着法,眼泪像泉水一样涌出来,擦也擦不完。同修叫着我的名字说,不带这样的,动情了啊。我知道,可是忍不住,心像空了一样。后来同修说那是离开了整体的感觉。现在想来,应该是师父在点悟我:我在情中。

第二天出发前,我发现丈夫在看网络小说。这是那一段时间我一直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足球和看小说是丈夫常人时的两大嗜好,修炼后很不容易才去掉的。可因为年前他和村人一起外出打稻子,去了一个多月,没有学法炼功;他回家后我又去娘家一段时间,婆婆又哭又闹又撞头,阻止丈夫去学法,他从小就很怕母亲,所以就顺从了他的母亲,很长时间没去学法小组学法。因为学法跟不上,丈夫的修炼状态越来越松懈,一天我发现他在找网络小说,我问他:又看小说啦?他说:没看,找找。我问:找它干啥?他又说想看。我劝他:你多不容易才去掉的执着,想拾回来吗?你咋不听师父的话呢?他没吭声。我流着泪给同修发信息:他又看小说了,我不知道怎么办。

我之所以决定和他一起出去打工,就是怕他一个人没有学法环境会掉下去,甚至会放弃修炼,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我拉着他修,我在家,他就和我一起去学法小组学法,我不在家,婆婆就不让他去,他也就不去。有时我觉得很累,自己修的就不是很好,状态时好时坏,还得拽着他,还要时时担心他被惰性和安逸心拉下去。其实这就是情了,而我却一直没悟到,还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们就应该互相帮助共同精進。

新环境

到了新的环境,一切都很陌生,对于没出过家门的我们真的很难适应。一次次的考验接踵而来,弄得我们有些慌了手脚,好在有师父的点悟、呵护,跟头把式的也算过来了。有个小故事让我们深切感受师父就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三姐和我们不在一个车间,而且上下班时间错开一个小时,只能自己骑电动车去。这对她可是不小的考验,不记路、不辨方向,看不好红绿灯,而且电动车只学练骑了一晚,就独立上路。三姐后来说,她想哭,想回家。可是自己是大法弟子啊,什么能吓倒大法弟子?!早上六点她自己出发了,坚持不让丈夫送。晚上回来,她激动的说:是师父送她去厂子的。原来,一出门她就找不到方向了,到岔路口,她不知往哪走,她发现,岔路口只有一个路口没车,其它的路上车多的过不去,就这样一路畅通无阻的到了厂子。回来她就给师父磕头感谢师父呵护。我们听了很激动,也很受鼓舞,也增加了信心。

三姐讲真相、证实法心态纯正,没怕心,做的很好,让人们感受到大法的美好,破除那些人心中被中共灌输的观念和毒素。他们车间的工人都是外地的,对真相了解的不多,也很淳朴,好坏直接就说出来,信不信也会听几句聊几句。三姐从自身做起,严格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证实法。车间的人们看到她整天乐乐呵呵、轻轻松松的,忙自己的还帮别人干,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天下来,别人都累的拾不起个来,她像没事人一样,大家都很惊讶。三姐告诉他们,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这是事实。慢慢的人们从嘲笑到惊讶,再到佩服,从不理解说她傻,到认同她夸她好,三姐闯出了自己讲真相的路。

而我却走的很艰难。在家的时候,和同修一起,依赖同修,同修先开口,我再讲;和丈夫一起时,是丈夫先开头,我再接着讲。这一直是我很难突破的一个障碍——张不开嘴。这回没人可依赖了,三姐不和我在一起,丈夫根本就不配合我,除了学法炼功,他安心过起了打工的生活。开始的一段时间,看三姐做的那么好,我心里急,可是就是张不开嘴,硬逼着自己开口说了几句,人家也不理你的茬。我急,开始怨丈夫不精進。我对他说:师父把咱俩安排一起就是让咱俩互相配合的,你得帮我呀。可他无动于衷,甚至我讲时,他连正念都想不起来发。更令我担忧的是,我说的话打不進丈夫的耳朵。每次我和他交流,他都跟没听见似的顾左右而言他。一次梦中,我给他磕头求他别再看小说了,它会毁了你的,可是丈夫不理我,我哭醒了。我陷在这种担心、着急之中不能自拔,随之而来的是各种人心的翻腾:怨恨心、恨丈夫不争气,也恨三姐每天都说自己状态如何如何,从来不听我说,也不问我做的如何;更恨自己不争气,都是师父的弟子,为啥三姐能独立做,自己就不能。我的心情掉到了低谷,振作不起来。由于学法不入心,正念也不能正点发,发了也没有作用,也不知道向内找,我整天以泪洗面,心里整天求师父帮我。

哎,有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师父得多操心哪!看我太笨了,师父真的帮我了。一次去早市买刷子,自然而然的我就跟摊主讲起了真相,还给那人退了党。整个过程都是那么自然,没有怕心,不急不躁,就是告诉他大法真相,救他。回来的路上我激动的哭了,更是开心的不得了,丈夫也很受鼓舞,鼓励我说,就这样讲挺好。师父的加持让我升起了正念,找到自信,我开始在车间给同事讲真相,虽然三退的没几个,但是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让人做好人的,祛病健身有奇效。给他们讲我炼功前后的变化,和三姐的故事。虽然没有三姐同修做得好,有时还会张不开嘴错过了许多机会,但是我总算迈出独立讲真相的一步,开始开创自己的环境。同时因为我放下对丈夫看小说的执着,师父也不停点悟他,让他莫名的腹痛,我和三姐与他交流,慢慢的丈夫不再看小说了,感谢师父。

危险的妒嫉心与情

因为学法不入心,发正念很飘,也不能正点发。所以心性总是不稳,经常莫名其妙的没了正念,讲真相时,想说就是张不开嘴,这让我焦躁不安。丈夫基本不讲真相,只是努力干活,他说做好自己也能证实法,我觉得也有道理。最起码让人们看到眼前的大法弟子不是中共宣传的样子,也能破除中共的谎言。这样想了,有时错过讲真相的机会就安慰自己,做好自己也是在证实法。这样掩盖了自己安逸心,滋养了情魔。

那时,我时时惦记的就是找有缘人讲真相。常常是今天讲了真相心里就踏实,众生三退了就特开心;错过机会没开口讲,心里就很难受,觉得一天白过了;如果几天没讲真相,那就会焦躁不安,心情低落。那段时间经常无缘无故的和丈夫发火,或是生闷气。

小霞(化名)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小媳妇,身材高挑,干活麻利,班长经常让她和丈夫一起干活。不知从啥时候开始,我发现小霞这个名字经常从丈夫嘴里说出来,我开始心里不舒服了,每当看着他们在一起干活、说笑,我都会很生气,甚至妒火中烧,不能自持。好在自己还记得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常人看出来,给大法抹黑。苦苦守着这一念,我熬过了一天又一天。那些日子我情绪低落,喜怒无常,真相几乎讲不出来了,整天拉着脸不和丈夫和三姐说话,只要他们说起这事儿,指责我无中生有,我就会冷笑。我在人中,不在法上,怎么能抵抗情魔的干扰。

终于有一天我爆发了。那几天他们几乎天天一起干活,说说笑笑,我在人前装的若无其事,照样和小霞有说有笑,心里却愤怒憋闷的难受,每天都忍的很辛苦。那天早上,我不想上班,想在家学法。丈夫说,不去就不去,可是啥理由?病假?事假?我无语。他又小心翼翼的说:你也不至于这样吧?我和她啥也没有啊。一句话点燃了我的怒火,几天的憋闷、委屈、怨恨随着泪水喷涌而出,我朝他大吼:不用你说,我都知道,人家小霞不是那样的人,你也不是,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看着你俩那个样,我就恨,为什么?因为你不像个大法弟子,我不相信你。你讲真相吗?我讲你帮我发过正念吗?有法约束你我不会怀疑,没有大法约束,我怎么相信你?

丈夫一直默默的听着,看着我哭,没有和我吵。等我冷静下来,他说:这几天我尽量躲着她不和她接触,想着你会生气,要不我跟班长说说,把我俩分开?我冷静下来,对他说:我啥都明白,我就是在无理取闹。我只是着急讲真相,我总是打不开局面,不能像三姐那样堂堂正正的讲。我希望有人帮我,可是我知道只有师父能帮我,可是我没有正念,师父想帮也帮不了,我很难受,生不起正念,我希望你能帮我,象以前一样,你和我配合讲多好。他又无语,半晌说:我讲不出来。我的泪又流下来,心里很苦很苦,想:师父啊,为什么会这样啊?

我也找到了对丈夫的情很重,找到了并不意味这能去掉。我每天发正念清除情魔干扰以及由此产生的妒嫉心、依赖心等等。慢慢的我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不再动不动就找丈夫的茬发火耍脾气,偶尔也能抓住机会开口讲真相了,一切似乎都过去了。

我们按部就班的上班、做三件事。那些日子,丈夫脾气特别好,对我谦让照顾,几乎是百依百顺,呵护备至,恍惚间我们好像回到了新婚的那段时光。我心里很满足、安心,对丈夫越来越频繁的亲昵动作也没有抵制,心里甚至感觉很甜蜜很幸福,真相也不那么积极的去讲了。一天一天,像常人的夫妻那样过起了平静的日子,给人的感觉是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甜蜜幸福。记得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里说情在另外空间是黏黏稠稠的一种东西,而且有点儿甜。真是这样,毁人于无形,我们就在不知不觉间,滋养安逸心,离修炼越来越远,心性掉的与常人无异。

梦到两条鱼

那是上大学的儿子放假回家的时候。儿子小时候,婆婆和小姑抢着管,我抢不着也落得个省心;儿子小学毕业自己就去县城上初中、高中,直到考大学。常常是一个星期或几个星期看不见儿子,慢慢也习惯了。儿子去内蒙古上大学,我也没有象常人母亲那样哭哭啼啼的,只是心里有点难受,很快就过去了。

这一次,我也是没太在意,只是心里有些遗憾,以前儿子放假回家,可以和我们一起炼功,督促他学法,而如今我俩出来打工,儿子也就不能学法炼功了。儿子虽然也修炼,也曾经给他的中学同学讲大法真相,只是不敢劝三退。可是因为在县城上学,没有我们督促,放假时因为我们没突破婆婆那一关,没敢让儿子和我们去学法小组学法,只是让他自己在家学,所以他一直不很精進。随着年龄增长,接触社会越来越多,受污染越来越多,心性也越来越差,表现就是,迷恋常人的电视,不爱学法。上大学之后不再学法炼功,只是放假时我们带着他炼功,法却看不了多少。

惦记儿子学法炼功,我不认为这是情,所以我把着急回家见儿子当成是对小同修负责的一种表现。可是一直没有订单的厂子,突然忙了起来,本来一个星期就能回家一次,最多也没超过半月歇班就能回家,这次却一个月也回不了家。我又开始焦躁不安,想儿子想得不能自持,好几天都是流着泪干活。怨恨心也起来了,怨老板心狠不让员工歇班;怨婆婆自私只知道自己想孙子,不知道我想儿子,不让儿子来这里看我;怨儿子没良心,也不想妈妈,也不懂妈想他,不来看我。怨丈夫不给儿子打电话让他来,不知道我的心。一时间真是,爱也是情、恨也是情,几次冲动想请假回家看儿子,可是想想厂子的活这么急,怎么能请假?这不是不替别人着想吗?这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忍住了。

听到儿子打电话说他要来这儿,可是奶奶让他只住一宿,而老姑又让他住她那儿,晚上她再骑自行车驮儿子来我们这儿吃顿饭就走。我一下子就炸了!陈芝麻烂谷子都上来,积压在心里一直没去掉的那些物质全都翻出来……整整一个下午,又气又恨又哭。

儿子来了之后,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一艘很大的船在水里行進,我只看到船头,船头将水分开泼向两边,泼洒到岸上,水中有两条很大很大的白鲢鱼,被带到岸上。我对丈夫说,我们抱回家吧,反正人家也不要了。感觉很多人,每个人都捡了好多大鱼回家,我们看到这鱼时人家都不捡了。我俩抱着大鱼往前走,我说,咱就要这两条。醒了后,我跟丈夫和儿子念叨这梦:一定是师父在点悟我什么,可我就想不明白。儿子摇头说不知道,丈夫却没吭声。上班路上,丈夫说:鱼不就是欲吗?大鱼就是大欲啊。我脑子“嗡”的一下,失声惊呼:对呀。我当时悟到的是,两条大鱼,一是我对丈夫的情,一是对儿子的情。

悟到之后,我开始冷静下来,仔仔细细的查找自己这些日子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时,我惊醒:我们已经到极其危险的境地,几乎就是个常人。我几乎每天都在提醒丈夫清除色欲心,去掉对夫妻情的执着,可是从没认真的查找过自己。回想这段时间自己的表现:放纵丈夫对我的亲昵举动,喜欢被他呵护与宠爱的感觉,沉溺其中,不能自拔。真是羞愧难当。

我告诉自己,从现在开始,发正念不再只清除操控丈夫的情魔烂鬼,也清除自己的色欲之心,不再逃避。渐渐的我们的欲望淡了,丈夫的亲昵动作少了,慢慢的没了。我把注意力又转回到做三件事上,坚持学法炼功,尽可能把上班时间的正念补上。清除面子心、怕心、顾虑心等等干扰我讲真相的各种人心,突破张不开嘴的障碍,寻找机会讲真相。

回家路上

同修来电话说:“大秋了,该回家了。我说:“咋回去?”她说:“只要你想回去就能回去。”其实同修们一直都在盼我们回去,也一直有意无意的提醒我们该回去了。同修说,自从我们走了之后,大家的状态都不是很好,只是几个经常出去讲真相的同修还坚持着,其余同修都被各种人心干扰,处于带做不做的状态,出去讲的少了,随缘讲的多了。每次听了我都会想:我们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吗?我们只是三个新学员而已。后来悟到,是我们把自己看小了。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法的一个粒子,我们紧密相连,每一个法粒子都有自己的作用,所以哪个大法弟子离开整体,都会影响到其他同修。不过回家的心一直有,因为自己真相讲的不顺利,人心多,几个月也没三退几个人,很沮丧。可是回去又放不下这里和自己有缘的人,很纠结,念也定不下来,无奈又无助。

不久后同修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和师父新经文提到的那篇关于副元神的交流文章。同修嘱咐说:“你们要仔细看,看完就明白你们为啥去打工了,也就该回家了。”我先看到师父经文,没咋看明白;又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再看师父的新经文,才一下豁然开朗。也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前几天回家,和同修交流,同修说:“看明白啦?该回家了吧。”我说:“我看了,我悟的和你不一样。师父说:‘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什么都有了。’[1]我觉得是师父在告诉我们,不要想那么多,只要用心学好法,做好三件事,我们就是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我做好了,到时候该回家自然就能回家,我做不好,想回家也回不了家呀。一切有师父做主呢。”

那次回家看妈妈时,给一位问路的大爷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还送给他一本《九评》和一本真相期刊。回厂子的路上,又给司机讲了一路真相,这次我和丈夫配合,他讲我就发正念,不再像以往我抢着讲,不让他插嘴。丈夫这次讲得特别好,我很为他高兴。司机虽然已经三退了,也明白一些真相,但通过我们讲,让他明白了很多中共邪恶,和大法的美好。看得出他很高兴,一直送我们到厂子,还要找他有的一张外地大法弟子的名片给我们,可惜没找到,带着点遗憾,司机走了。丈夫说,咱们以后骑摩托回家,遇到路人也得讲啊。我笑着点头,心里感激师父。

层次有限,表达也不是很好,写出我们的一点修炼心得,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叩拜师尊。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