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正法路 精進再精進

更新: 2016年1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们生活在一个县城的小镇,我们是个老年学法小组,年龄最大的七十四岁,最小的六十五岁。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坚持晚上学法,发正念。白天穿着整洁得体的衣服,背上各种真相资料,走街串巷见人就讲、就发。偶尔心态不好,遇到诬告、被抓,只要心中装着大法,正念正行,师父都为我们化险为夷。

一、神的使者来了

我们几位老年同修是我们地区最早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的,影响和带动着那些有怕心,那些不敢走出来的同修,在我们的带动下,大家也都陆续的走出来了,整个小镇基本没有死角。

师父说:“大法弟子走过了圆满的那个过程,而历史今天赋予大法弟子更大的责任,不是你个人的解脱和圆满,而是救度更多的众生,所以才配当大法弟子。”[1]“现在人都得表态,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在救人中,那个生命的表现就定下了他的未来。”[2]

对照师父的要求,没做好的地方,还要做的更好。我们农村地区大法弟子少,有的乡一个大法弟子也没有。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几位老年同修决定到乡村去,走街串户的去救人。

一天,我们四位老年同修,来到一个村子,象往常一样两人一伙,道南道北的讲真相。我们一连走了好几家,都不听我们讲,还往出撵我们。那两个同修也说:“不理想,说三道四的都有。”原来是县里有指标,要抓120人往上送,包括法轮功。我说:“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年龄最大的同修说:“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不能被干扰吓住。”于是我们坐下来发正念,各自向内找。我说:“我慈悲心不够,有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让我们救不成人。”

正说着从东边来了一个骑自行车的人,同修说:“这不是师父把有缘人送来听真相了吗?”她们发正念,我就给他讲真相,他听得很认真,一个劲的点头,同意退党。又给他《九评共产党》和真相小册子,他满意的走了。一个生命得救了,我真为他高兴。

这时又过来一个开四轮车的,是夫妻俩下地干活刚回来。我们走向他们,打过招呼后,给他们讲真相。原来他俩都是党员,帮助他们三退后,又送上《九评共产党》和其他小册子,夫妻俩不停的说:“谢谢,谢谢!”我们看到这些都会心的笑了。是师父把有缘人送到我们面前,鼓励我们继续救人。

于是我们又回到村子里去救人,看到道边有七、八个人在闲谈,我们直奔他们走去。这时就听有人大声说:“神的使者来了。”我们同时回答:“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来救你们来了。”他们听过真相后,那七、八个人都用真名实姓做了三退。我又给他们发资料,少发一本都不行。喊“神的使者来了”的那人,才小学四年级文化,这不是师父在用世人的嘴,在激励弟子吗?于是我们把剩下的几户,很顺利的讲完了。

二、受干扰 向内找

师父说:“讲真相这件事情只能力度越来越大,不能够放松,决不能放松。如果人类真的出现了预言所说的那样的事情,将来后悔也来不及。不能对不起众生,对不起自己在史前立下的誓愿。而且这场邪恶的迫害还没有结束,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松懈。”[3]

我与同修商量一致同意,去各个乡镇的集市上讲真相。在农村乡镇的大集市,我们带上真相光盘、各种真相小册子,打上出租车,就来到大集上。到了那里,我们把真相,发给四面八方的赶集人。一次我背兜里的资料还没有发完,只见一个同修把光盘给了一个警察。警察一看是法轮功的,就大喊大叫的:“抓你们还抓不到,今天送上门来了。”边说边打电话,派出所来了车,把那个同修连拉带拽推上了车,拉到派出所。

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找另一个同修商量,他们还在找人抓人,不能把没发完的光盘落在邪恶手里,我们得离开这里。回来赶紧通知同修们,有的在家发正念,有的去派出所要人。那个被抓的同修被带到派出所,什么也不说不配合。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的正念下,被抓同修当晚就回来了。

四月十八是我们这里的庙会,我与同修商量,逛庙会的人多,是我们讲真相救人的好机会。于是我们三人带上真相光盘,各种真相资料,一路上边走边发。在基本快发完时,就听有人大喊:“就是她们三个。”原来我们被恶意举报了,从车上跳下三个警察,各奔我们三个来了。扑到我身边的这个警察,一看我拎的兜是空的,就来翻我身上背的兜。我正视着他说:“大白天,你这是拦路抢劫。”他硬把我的兜打开,一看没啥就走了。其实我兜里装着没换完的真相币、破网软件、护身符等东西,心里默默感恩师尊,眼睛湿润了。这时我看到有个同修,正给抓她的那个警察讲真相呢。回头一看,这两个警察都奔另一个同修去了,把那个同修抬上车,拉到派出所。

我们回来,和协调同修说了同修被绑架一事。各学法小组的同修马上行动起来,有的在一起发正念,有的到派出所去要人,有的到同修家整理东西。县国保大队和派出所合谋,要把被绑架的同修送到看守所。我们就发正念,一直坚持到发完半夜十二点正念,就听到被绑架同修在正念下,检查身体不合格,在师父的加持下回来了。

从城镇到乡下,到集市上讲真相救人,为什么同修被绑架,我们也被干扰,反思一下自己,这里有自己要修去的东西太多了。如看到同修每次讲真相,都把资料用手拿着,我告诉她要理智、智慧的救人。她不但不听,还说我有怕心……这种干事心、显示心,为什么我听了,心里不得劲呢?说明自己潜意识中,也藏着这种心。再有爱面子心,看到同修不符合法的地方,不指出来,出事了埋怨同修。还有自己做正事不专一,不能背着真相币去讲真相。

我们是个小整体,虽然有漏,有师在有法在,不允许邪恶干扰迫害。现在我们依然每天,都走在乡间小路上救人。

三、正念走出派出所

一次,我们到一个村子讲真相劝三退,我们还是分成两组。这个村的院子大,所以费时间。没讲上几户,迎面开来一辆面包警车,到我们跟前停住,从车上下来一个警察,大声的问我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被人举报了。”我就大声的给他们讲真相,有意让另两名同修听到。

他们让我们上车,我俩就是不上,就是讲真相。过会小警察也不那么恶了说:“大姨别在这讲,上车给我们讲吧。”并强行把我俩推上车。车子在村里转了两圈,找到了另两位同修,把我们一起绑架到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警察让我们坐下。我就坐在椅子上发正念,她们几个也不停的发正念和讲真相。有个警察叫我们配合一下,让我们把资料留下,然后签个名。我说:“看你这个小警察也是一个有素质的人,这些事你就别干了,你留的东西越多,将来你的罪就越大,大法弟子都是好人,真善忍有什么不好,你要签名就写大法弟子吧。”

那个警察沉思了一会说:“那你们送几本给我们看看吧,”于是亚姐从包里拿出几本小册子,一看正好一样一本,又拿出破网软件送给他们,警察说:“行了,那你们走吧。”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

四、警察鸣长笛 是告诉我们信号呢

这天,我们四位老年同修,跟往常一样来到一个村子。这个村子有一百多户人家,我们挨家讲一户不落。当讲到最后一家,一進院,主人就迎了出来,对我们非常客气,又沏茶、又倒水的。我们谢绝了,就给他们讲真相。原来这家男的,是村里治保主任,是党员。这家的女主人和他家来的亲戚,明白真相后全都做了三退。

我们说话时,那个男的乘机溜到后门。我急忙追了上去说:“孩子,我知道你有压力,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今天见到我们就是缘份,当治保主任也要平安哪,保护大法弟子可是功德无量的。”他明白了说:“这不,县里又来令了,要下指标抓捕你们,你们可要小心啊。”我说:“不要跟邪党为伍了,我帮你把那个党退了吧?”他点头答应了。

这时就听到外面的警车,拉着长笛在道上鸣叫着,他说:“这是吓唬你们的。”我说:“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师父保护,不会出任何问题。是警察明白真相,拉着长笛在给大法弟子信号呢!”

五、明白真相的派出所所长

一次同修去某乡讲真相被举报,被不明真相的派出所所长带人绑架、抄家,之后送到看守所。这个所长多年来已多次绑架大法弟子。面对这种情况,我们没有向以往那样,一味的曝光派出所所长的恶行,而是真正以善心去感化他,从慈悲的角度去救度他。

同修们自己动手做成精美的礼品盒,把劝善信放在礼品盒里,从不同的角度给所长本人和他的妻子都写了劝善信。有的同修打电话也是善意的劝他,让他认清一意孤行的后果,让他明白真相。通过大法弟子讲真相,这位所长明白了真相后,把送到看守所的同修,放了回来,把抄家时搜去的电脑、打印机,和一些真相资料都归还给大法弟子。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几位同修,没有被吓住,而是每天照样背着真相资料到农村讲真相。一天我们讲真相时,又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到这位派出所所长那里,这位明白真相的所长,不但没有叫人抓我们,还打电话告诉我们:又有人举报你们了,你们这几天先注意点。这真是善恶一念间,我们真为这位明白真相的所长的善举高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