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誓约 救人不怠

更新时间: 2016年11月2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二十年来,跟随师父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感恩师父的时刻呵护。这里,我把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交流。

(一) 不辱使命 多多救人

师父说:“大法弟子整体走过了个人修炼的阶段,目前由于正法洪势的急速推進,大法弟子证实法的阶段也接近完成,历史将很快走入新的阶段。从现在开始,特别是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放下长期执著的人心,全面开始抓紧救度世人。一旦目前这个阶段过后,众生的第一次大淘汰即将开始。”[1]

九九年七二零后,以发资料、贴不干胶为主,晚上走出家门挨家挨户发真相期刊、贴粘贴。有时发完零点正念出去发资料、贴海报,深更半夜,自己大街小巷的走不怕黑,修炼前,天黑了家门都不敢出。上大学的女儿放假回家,我们娘俩出去贴,带个一米来高的凳子女儿踩上去贴的高高的,公安局门前、政府门前、监狱门前、学校门前,步行街的电柱上都有我们贴的醒目的油漆红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洪扬着大法,震慑着邪恶。一次,发完零点正念,我走出家门,当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电柱上没法贴,我在一所小学校的房子北墙上面贴(南风雨)抬头贴的时候房子淌下来的雨水,象飞流直下的“瀑布”一样,顺脖子灌到衣服里边。闪电象白昼一样亮,脚下的水足有一尺多深,我只顾贴,不去体会脚下水有多深,“瀑布”有多猛。

二零零四年~零八年,我在一家私企做出纳工作,《九评》发表后,我每天面对客户发《九评》、真相期刊、讲真相劝三退。这家私企收原料、卖成品,人来人往。买卖双方都得和我打交道。而且会计只有月末上两天班,办公室只有我和客户, 这样我就有机会给他(她)们讲真相、劝三退。这些众生都是师父安排来听真相的有缘人。

二零零九年以来,我就专职做“三件事”了。电视送走了,谢绝女儿、妹妹每年邀请的国内国外旅游,我采取走出家门面对面讲真相的方式救人,每天除了简单的两顿饭,几个小时的睡眠,三点五十晨炼,四个整点发正念,其余时间是走出家门救人,回家学法(我家是学法点)。严寒酷暑,风霜雨雪,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把讲真相救人当作每天必须要做好的重要事情,告诫自己不能懈怠。

三年前,师父点化:你们全县那么大的地盘,而你们能走出来讲真相的同修却都聚在县城境内‘巴掌’那么大的地儿转悠?那些乡村的众生谁去救哇!我如梦初醒!

开始我们是骑自行车下乡,很快自行车就不适用了,我就买了台电动三轮车,配一组电瓶也就只能跑七、八十公里路,而且它只能暖和天跑,冬天就不适用了。于是我顶着来自同修间的压力又自费买了一台能遮风挡雨的汽车,接替电瓶三轮车。我们四、五位同修带着地图,逐个自然屯挨家挨户面对面发真相光盘、真相期刊、明慧台历,三年来我们的足迹踏遍了全县通往乡村的条条大小公路、村屯、各乡镇农贸集市、把大法福音传遍千家万户,今年又延伸到邻县。发真相的同时讲真相劝三退。我们每天能劝退几十人不等。我们这个小整体遇事一起交流、向内找,用法归正一切不正,正念正行,形成坚不可摧的整体。在讲真相中遇到过奇迹和很多故事,篇幅有限,仅举两例。

1、明真相三退的世人帮助同修恢复公职

九九年七二零,我县辅导员C同修被绑架关押、抄家、开除(教师)公职,她丈夫在巨大的压力下撒手人寰,孩子投诉无门,整天以泪洗面,生活无依无靠,而且每逢“敏感日”派出所警察、六一零的人就砸门骚扰,被逼无奈,只能流离失所,C同修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夫离子散,家破人亡。

零五年九月,我给某女士讲真相,讲述C同修的遭遇。她听明白真相后同意退党。她很同情C同修母女,满口答应帮助C同修,我向她表示致谢!但是,我没抱太大希望,因为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问题太敏感,人们都被中共恶党往死里整好人的历次政治运动吓坏了,连法轮功的边都不敢沾,有谁敢为法轮功打抱不平、说公道话呢?当时,我还错怪人家,认为她在“吹牛”说大话呢。

事隔两周,她给我打来电话:“大姐!你过来一趟,此事已搞定!”我放下电话,处理一下手头的工作,匆匆前往。一路上我心潮澎湃。从九九年七月到二零零五年九月,我们承受的全是中共强权的打压、迫害。二零零四年我身边的一位同修遭绑架,我找一位警察亲戚帮忙,他说:“除了杀人放火,我管不了,其它的事儿我都能帮忙,唯独法轮功的事我帮不上忙。”

可是,明真相的这位女士,仅两周时间就帮助C同修恢复了因迫害被开除的公职,并补齐七二零以来所有被扣发的全部工资、还有医疗保险费、高寒补贴费。样样补齐,一分不少。当时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同修们高兴的泪流满面,异口同声的称此事就是奇迹。表象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实质是师父的恩赐!感恩师父慈悲!感恩大法超常!

2、明真相的原国家安全局局长退党

二零一三年深冬的一天下午,北风呼啸,寒风刺骨,我走出家门,大街小巷的寻找有缘人讲真相,天气很冷,路上行人不多,走着走着快走到南城门了,我前面有一位穿戴单薄,而且脏兮兮的老人在匆匆行走,我小跑追上他;我问:“大哥,这么冷的天儿,又这么晚了,出来锻炼身体呀?是哪个单位退休的?”他说:“国家安全局。”

我惊愕!怎么落魄成这个样子了呢?我又问:“你来我们这里串门儿啊?”他说“我家就在南门里的平房住。” “那你怎么住在我们这个小县城啊?”他说:“我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八九年六四镇压学生时,用坦克碾压学生,用机枪扫射学生,天安门广场血流成河,惨不忍睹。当时我是国家安全局一把手,赵××不同意这种血腥镇压,我和赵××是一伙的,所以我们是一起倒的。抓我的当天晚上深夜,我老伴就被吓死了……我在这儿找了个后老伴儿,每个月只给我二千元生活费。”我再问他“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你看过《九评》吗”他说:“不知道,也没看过《九评》。”

我说:“你不要悲观,你今生所吃的苦是在消罪业,你是幸运者,是坏事变成了好事。不然的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你那个职位很可能参与迫害法轮功,那你就做了大坏事了。你也没机缘碰到我了。今天,我把大法真相讲给你听,又帮你退出中共这个杀人嗜血的邪党,你的生命真正得救了,是天大的好事啊!”我问他姓名和手机号,他都告诉了我。我说:“过几天我和你联系给你送本《九评》看看。”他笑了!我往回走,回头一看,他还站在凛冽的寒风中目送我,我挥手示意告诉他“你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这一瞬间哪!回家吧!”

他从高官显位跌落到仅能温饱的谷底,其实他明白那面就是来寻找我们闻听大法真相、退出邪党要得救的。如果我们不走出来讲真相,在家里“猫冬”,他(她)们上哪去找寻我们呢?

走出家门面对面讲真相这条路,其实,师父早就给我们铺垫好了,实践证明面对面讲真相并不向我们在家猜想的那样难,我们只要心在法上,把救人放在首位,师父的法身就把有缘人引到我们身边来,大法的神奇、超常就会体现出来,讲真相时智慧就源源不断。“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我们也就是跑跑腿、动动嘴,在艰苦的环境中魔炼意志,修去怕心,在腥风血雨中摔摔打打,在中国大陆这个大炼丹炉里千锤百炼,搜救有缘人。其实,救人的是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将计就计”[3]为成就我们开创了整个中国大陆这么大的修炼场,让我们在各自的区域中云游、吃苦、消业、冶炼,我悟到: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如果不走出来、不把自己溶入到大陆这个充满邪恶的大炼丹炉里冶炼自己,那不等于站在炼丹炉外面观望,炉子外面没有熊熊烈火在燃烧,那怎么能炼出真金呢?

在“虎狼窝”里救人也不是一帆风顺的。记不清几次被恶告、跟踪,曾经四次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其中两次连人带车同时绑架,这期间付出了很多心血,其余几次走脱,每次都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通过我们讲真相,正念闯出黑窝。面对面讲真相救众生,接触的都是被中共邪党文化洗过脑的形形色色的人,他(她)们魔炼我们的意志,帮助我们消去业力,在魔难中我们铭记自己是修炼的人,从中提高我们的心性,同时救度有缘人。

正法修炼的时间不多了,至今还猫在家里走不出来的同修应该走出来了,哪怕一天劝退一人也是可喜的,江魔头我们都敢真名实姓的起诉它,这二十万同修每天每人劝退一人,三退人数每天就是二十万人哪!师父说:“这件事情已经到最后了,我都急的不行,你们却没当回事,可是,最后连哭都来不及啊。世间的一切都是有目地安排的,引起人的执着,不让你得救的东西太多了,你不把自己当修炼人也随着去?!你是众生的希望,你是那一方生命的希望!”[4]

(二)学法修心 柳暗花明

二零一六年三月初,我们聚到G同修家接待两位从外地回来的同修, D与S一蹦老高的指着我的鼻子大吼大叫的数落我,S说:你最坏了,原来我还认为你挺好的呢……S数落了我一阵子,转过身去又对着G数落起来:她(指我)那么坏,你不揭发她也就罢了,咋还护着她!我没和他(她)俩争犟,想到了师父的法,师父说:“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5]我对自己说:“我向内找我自己,是我有漏……”嘴上虽这么说,可心里还是堵得慌。

回到家中,我站在窗前仰望灰暗的夜空,我的心象被打碎的“五味瓶”搅的我心烦意乱,D、S欲对我大打出手才能解气的样子,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我是为救人的项目着想,我是为减轻同修的负担着想啊,怎么还说我坏呢?我得找机会把事情解释清楚,告诉在中间添枝加叶传瞎话的S,以后别再这样做了,修修口吧,这不是在同修之间制造间隔吗?

唉!常人有一句话:“干的不如看的”,我是事情做多了,操心操多了才招来的麻烦哪。我越想心越堵,越想心越烦。人心泛滥的滋味真苦哇!

我坐在沙发上闭上眼睛稳稳心神。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中,一个声音问我:“你是谁?”我猛的睁开眼睛四下张望,没人呀,是谁在问我?啊!眨眨眼睛我清醒了。我是谁?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我是未来的神哪!我刚才都想了些啥?真的忘了自己是谁了吗?哎呀!可不能再这样顺着它想下去了,这不是“真我”在想, 这是旧势力想让我消沉、想把我拽下去,在给我们之间制造间隔,这还得了,我差点儿上了它们的当啊!今晚我也不睡了,赶快调整心态学法吧。

师尊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6]师父还讲:“我想这都与你修炼有关系,不是帮你消业就是帮你提高心性,所以你得正确对待。有的人处在很困难的情况中时,因为你们是修炼的人,所以保证对你们都有好处。你们所以认为对你没有好处是你还放不下人造成的,你觉的对你不公,你觉的他不应该这样对待你,应该更好的对待你。可是站在炼功人的角度上,大家都那么对你好,你怎么修啊?你的心怎么暴露出来呀?你怎么提高啊?你怎么消业啊?不是这个问题吗?所以你碰到的所有这些魔难,你不要抱着抵触的心,你一定要正确对待”[7]“目前出现的一些学员之间的摩擦,大家要注意啦,不能够因为这些小事影响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正事。我告诉大家,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矛盾,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那肯定是我们自身有漏。那这一点是肯定的。如果没有漏,谁也钻不了这个空子。”[8]

我一字一句入心入脑的学师父的法,越学心越空、越学心越亮。发生了这样的事还不认真的找自己呀!还是自身的空间场不纯正才招来了麻烦,赶快静下心来深挖自己还隐藏着哪些心而促成今天的场面。学法让我悟到:每一颗执着心的根源就是一个字——“私”,它是旧宇宙的属性,它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

不修去私,达不到无私无我的境界,怎么能進入新宇宙呢?只有在法中归正自己,脚踏实地的实修,真正的放下“自我”才能从本质上改变自己。我感受到放下“自我”的轻松。伟大的佛法象醍醐灌顶一样冲刷着我那些被邪党文化灌输的妒嫉心、争斗心、看不上同修的心、怨恨心、嫉恶如仇的心,和各种旧观念。我悟到了这些肮脏的人心和旧观念都是旧势力栖身的场所,它以考验大法弟子为名,从中捣乱、破坏。

师父的大法象一把万能的金钥匙,打开了我的心锁。前半宿发生的冲突、不愉快、纠结,后半宿象没有发生过一样,象耳旁风吹过就散掉了一样,一切心结都在我向内找中解开了。一夜没睡,第二天早上三点五十炼五套功法,发完六点正念,照常走出家门救人,我体悟到大法的威力、境界在法中升华的美妙。那一夜是柳暗花明。

现在我们这个下乡的小整体遇到问题都知道向内找,整体遇到问题也都找自己,都认识到了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多救众生。

我们自身的空间场是个小宇宙空间,我们把自身的空间场修正,不留一点空隙,旧势力就无缝可钻。我们的身体不能给旧势力当寄生的温床,它就无处藏身,它们自然就都死掉了。

(三)发现问题 用法归正

手机卡实名制以来,语音电话卡由M同修从外地统一购买,此项目每月一、两万元资金周转,半年前就有同修提出购手机卡资金这块存在问题,我就想:有关大法项目资金管理方面的法,师父讲的太明了,谁敢违背大法胡作非为呢?我还觉的同修对此项目有疑问,是在操无用心。我根本就没当回事儿,也没往心里去。直到六月初,也是师父点化。(我是财务管理小组成员)我去Z同修家看看帐簿:结果,出乎我的意料,让我感到震惊!原来,Z没设现金流水账,他全凭脑袋记帐,结果是记的一塌糊涂。收入多少他说不清,支出多少他道不明,资金收支严重不平衡。长年累月现金出纳流水账凭脑袋记?太荒唐!无论是用常人这层法,还是宇宙大法来衡量,那都是违法犯法的行为。

师父严肃的告诫我们:“我告诉大家,无论大法弟子搞什么项目,牵扯到资金问题,一定要健全你的财会制度,不能在这上违反法律。常人公司怎么做的,你就怎么做,一定的!绝对不能走歪这个路!”[9]师父说:“你要想搞一个项目,哪怕是你觉的这就是大法弟子的项目,你都要先健全你的财会制度再搞!否则你就别搞!你要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师父讲到的问题,就已经是必须的了。我不知道那些旧势力什么时候对你加害,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一定要做好。”[9]

遵照师父的法。我们设立了现金流水账簿,大法资金由能负起责任的G同修经管,延续二零一四年年末制定的大法资金管理制度,大法项目用钱超一万元(含一万元)必须由三位财务管理小组成员经手、同意,方可动用。现金管理,理性的做到收有来龙支有去脉,日清月结,收支平衡。

结语:

师父说:“提高修炼者心性是修炼的实质”[10]在所剩不多的宝贵时间里,我要抓紧时间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将自己溶于法中,时刻不忘向内找,用大法洗净自身的污垢,从本质上真正的改变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兑现誓约,多多救人。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7]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附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