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带我走出生死劫

更新: 2016年11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一九九六年,那时的我真是不堪回首:一米六零的个子,腰围不到两尺粗,神经严重衰弱,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脸蜡黄的,还患有胆结石、肾结石,严重的胆囊炎,严重时疼的坐不下、躺不下的,腰肌劳损,扫地都疼的直不起腰来,还整天抽烟、喝酒的,浑浑噩噩的打发着日子,给孩子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

一九九六年六月份,我就是带着这样的心理和身体走入大法修炼的。

那时我没有书,我就借书,抄五套功法的动作图解,抄着抄着,我就感到小腹部位热乎乎的,且有东西在转动。后来通过学法,知道这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几天后,我身体所有的不适都不药而愈,无病一身轻,真是无以言表对伟大师尊的感谢。不久,女儿也得法了,我们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做人、做事,我俩快乐的生活着。

那是在二零一二年七月的一天,我发现在我心口的地方有个黑点儿,象个小火疖子,有个硬硬的根儿,我就用手挤了几下,出了一点血,也没在意,可第二天,那个地方就变红了,并一点点的变大、变硬。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硬块儿越来越大,最后长到象手掌这么大紫红色的,硬硬的,就扣在心口窝这,并伴有发烧,总感觉很冷。同事看后都吓哭了,让我马上去医院,我告诉她,别怕,没事的,姐姐有师父。

我每天坚持上班,该干啥干啥,不把它当回事儿,可它越长越硬,在硬块的下面,还出现了两条红线,象是要把硬块包住似的。

半个月左右的时候,我腰也直不起来了,往床上躺都很费劲儿了,炼第四套功法时,也蹲不去了,但那时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我不害怕,我有师父,我的身体归我师父管,谁说了也不算。偶尔心态也有不稳的时候,慈悲的师父就点悟我,给我增加信心,我感到师尊就在我的身边,鼓励着我、看护着我。

二十多天的时候,我姐姐来了,看我这样,走路猫着腰,大气都不敢喘,把她吓了一跳,非让我去医院,我耐心的告诉她,姐,放心吧,我没事的,我是修大法的,我有师父管,我马上就会好的。

就在姐姐走的那天晚上,下班后,我回家坐在地上学法呢,当时感到那个硬块里面有东西在急速的转、转、转……随即就有一股恶臭的味道迎面扑来,当时我还以为是窗户外面刮進来的呢,刚要起身关窗,才感到是我自己身体发出来的味道,那个手掌大的硬块裂开了,流出了好多象鸭屎一样灰绿色的液体,衣服上、裤子上全是,我赶紧拿纸抽里的纸擦。一边流一边擦,一边擦一边流,用了一纸抽的纸。然后,我就能弯腰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跪地就给师尊磕了三个响头,谢谢师尊!是师父再一次救了我。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只要是在家,就从那裂口中往外流些血水,上班一点都没有。慢慢的一点一点流没了,也封口了,硬结也一点点吸收了,裂口处留下了一个小疤痕,就象做了一次微创手术一样。现在这个疤痕已经看不清了。

这个东西在常人来看,绝对不是一个好东西,应该是个要命的东西。可我在师尊的点悟、呵护下,没用吃药、没用打针、更没用做手术,从发现到好只用了一个多月,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全好了。这能说不是一个奇迹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