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女子监狱的暴力“转化”(1)

——控诉上海市监狱局指使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更新时间: 2016年11月0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二零一五年五月,上海监狱局对监狱下达对法轮功学员必须达到百分之百转化率的邪恶命令,上海女子监狱六月专门组成“攻坚组”,由副监狱长李翠萍负责,由迫害法轮功的专管监区五监区(现三监区)监区长仇敏颖直接组织、具体实施迫害。狱警茅颖说:“十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

二零一五年七月初,狱警刘碧云专门向法轮功学员董玉英(退休工程师)宣布监狱决定:“监狱决定用挤压的方式转化你,叫你生不如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要你继续坚持你的东西,就人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你!”

从二零一五年六月开始到二零一六年二月底,董玉英被仇敏颖指使六个包夹犯灭绝人性的折磨,遍体鳞伤,内衣血渍斑斑,每天的旧伤上都会增添新伤,满头、后颈、两腋下、双乳房、双膝、双脚、双手的乌青红肿从未消失过,至今双腿双臂伤残未愈,韧带严重受伤,行走困难,上下楼梯疼痛难忍,左手不能弯到后背。

在长达八个多月,二百多天的日日夜夜,从早到晚,从晚到早,董玉英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处于被迫害中:每天从早上五点半到晚上十点或十二点,长达十七个小时以上的体罚、打骂,然后抄写白天罚抄的东西,抄二、三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睡下之后刚睡着便被包夹犯打醒、踢醒,每天如此,每晚如此。特别是在行刑房的日日夜夜的酷刑折磨,多次被毒打昏迷过去。

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柏根娣(原北京石油部人事干部、东海石油的中层领导)、七十多岁的退休教师裴珊珍被作为重点,关入行刑间进行每天十七个小时的灭绝人性的强制“转化”迫害。仇敏颖说:“不转化休想出小间(行刑间)!”并安排监区培植的专职打人凶手程燕、陶菊霞、浦玉红等六个包夹迫害裴珊珍老人。(注:狱警把行刑间称为“小间”,对外称谈话室。)

法轮功学员柏根娣被关在禁闭间,一直每天喊真相口号;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前后,再也没听到过柏根娣喊真相口号的声音;裴珊珍被劳役,被迫害得双膝残疾,全身伤痕累累。仇敏颖得意的告诉董玉英:柏根娣“转化”了,裴珊珍“转化”了。(二零一六年八月,柏根娣被急送到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松江分院的急诊重症监护室抢救。有消息说,柏根娣头部被打,人被打成昏迷状态。)

仇敏颖多次恐吓董玉英:你出去敢暴露这里的监管秘密,你就等着麻烦,等着再次进监狱!刘碧云也说:你出去守不好口,敢多话,有你的麻烦。

一、所谓“攻坚组”

上海市女子监狱因地处松江区,所以又叫松江女子监狱。陈建华调到女子监狱任监狱长后,外立牌坊,邀社会各界名流参观、演讲、作教育报告;多次邀上海电视台参观、录像,特别是大搞特搞什么“母亲文化”。此监狱有正副四个狱长,陈为正监,其余为副监,李翠萍副监负责“教育”、生产,主抓指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攻坚组”组长。

文革式大批判氛围弥漫整个监狱,二零一五年六月达到白热化:全监狱充满激昂的红歌声;煽动、培植全体警囚仇恨法轮功,每个星期三上“大课”,揭批、板报、展板、录像、视频,人人写揭批文章表态,每周一次专门针对法轮功开“揭批会”。特别是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五监区(二零一六年七月改为三监区),天天写,周周写,煽动,蛊惑所有的囚犯、警察仇恨法轮功。培植最凶邪坏人当包夹犯,对法轮功学员从入监狱到出监狱,作为囚犯中的囚犯被包夹、严管、监视,迫害到出狱那天,包括真正被转化者。

从二零一五年六月监狱局下达“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率达到百分之百”的命令开始,女子监狱就一边组织“攻坚组”,一边安排五监区狱警分期分批到北京前进监狱,马三家、东北的一些监狱去“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诬陷法轮功的经验,一边调集监区最凶邪、恶毒、暴戾、恶臭的人渣如:谭雅珍、徐美琴、程燕、乔玉婷、杨永梅、陶菊霞、浦玉红、吴红珍、刘丹等包夹攻坚。

二零一五年五月,控告、起诉江泽民的浪潮在中国大陆一浪高过一浪。江泽民团伙气急败坏的疯狂打击报复,上海监狱局下达百分之百“转化”的邪恶命令。为完成监狱局的邪恶指令,上海市女子监狱组织了“攻坚组”,由副监区长李翠萍牵头,提篮桥监狱退休610狱警许金龙上蹿下跳出谋划策,仇敏颖直接部署,指挥实施,开始了恐怖、恶毒、酷烈的迫害,先拿她们认为最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和最易动摇的法轮功学员开刀,用最侮辱人、最能摧毁人意志的方式,把法轮功学员长期置于生不如死的折磨境地,分分秒秒都在苦难中煎熬的酷刑摧毁意志,用极端的羞辱击垮自信。

江泽民邪恶团伙的最后疯狂,把一些还保持着一点良知、人性、独立思想的狱警,如副监李翠萍、中队长刘碧云等逼成了破坏道德、行凶犯罪的职业工具;把本质就凶悍、狡猾的仇敏颖等狱警及一些包夹犯逼成了最凶邪的恶鬼。

所谓“攻坚组”人员:

1、监狱方面:

李翠萍,副监狱长,攻坚组组长,伪善、诱逼、酷刑折磨,用她的话说是:挤压,控潜力。

施蕾,教育科,原五监区中队长。此人满脑子装着中共党文化和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充满莫名的仇恨,曾迫害夏海珍等法轮功学员。

许金龙,上海提篮桥监狱610退休狱警,返聘在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出鬼点子,教唆狱警用各种邪招迫害法轮功学员。此人以“专家”自居,用中共的歪理邪说诽谤法轮功。此人狡猾却无自知之明,厚颜无耻的到处“讲课”“作报告”,毒害狱警、犯人,阴黑、险恶。这个研究“专家”说“法轮功的最高层次是遥视功能”,听着就好笑。

2、监区方面:

正副监区长(又称正副大队长)及所有中队长和一些小队长为攻坚组成员,都由仇敏颖负责指挥、安排。

仇敏颖,监区长(又叫大队长),凶残、歹毒、撒谎,能想出很多别人想不出来的鬼贼伎俩、置法轮功学员于生不如死的境地。对法轮功学员董玉英的一切灭绝人性的迫害都是仇敏颖亲自动手、直接安排的,哪个狱警包夹达不到她要求的邪恶程度还不行。此人不但把犯人逼成恶鬼,还强迫手下狱警变成恶鬼。正如仇敏颖宣称的:再老实软弱的人,我叫她干什么,她都不敢不照干。

刘碧云,中队长,本身是一个还有一点思想、人性的人,可是为了完成迫害任务,本身很要面子,个性急躁要强,淹没了她的良知和本性,成了迫害工具,在“攻坚组”被安排为指挥包夹犯强制逼董玉英妥协的主要迫害责任人之一。

黄艳裔,原中队长,现副监区长。此人阴狠歹毒、野心勃勃,心胸狭隘,二零一四年九月至十一月底,曾毫无理由的把董玉英关进禁闭室,叫包夹犯朱玉燕把收录机音量开到最大,置于董玉英身边,正对着董玉英滚动播放红歌,从早到晚十几小时的用高音强烈刺激,不顾董玉英血压210/140高压,不顾监狱卫生所医生招呼;打电话到监狱炊厂叫虐待董玉英,每顿只给平均量三分之一量的菜,时间长了之后,导致董玉英严重缺钾、维生素而阵发性昏晕;唆使朱玉燕、王洁平在倒着拖董玉英到禁闭间的路上,把董玉英高高提起,然后突然放手,把董玉英仰面摔在地上,董玉英顿时昏迷过去,很久才苏醒。黄看董玉英醒过来,立刻打开红歌高音喇叭刺激董玉英。她知道董玉英血压高,故意摔倒董玉英,其用心可想而知。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四日,无任何借口的把董玉英关进禁闭间。

3、包夹犯人:

以下包夹犯都是监区精选培植的最凶恶坏人,程燕、乔玉婷都公开声称她们是“仇大”(仇敏颖)的人,可以不听刘碧云指挥。程燕、陶菊霞、浦玉红三人都是仇敏颖培植的得力打手,残酷迫害了裴珊珍之后,马上调去迫害董玉英。

徐美琴:诈骗犯,刑期十三年,实际服刑八年多,上海松江区卯岗镇兴旺村农民,三十多岁,自称打遍监狱无敌手,连灭绝人性凶残的程燕、谭雅珍、乔玉婷、杨永梅、刘丹、陶菊霞、浦玉红及所有改积会罪犯都畏惧她几分,不敢不听她。此人精于撒谎诱骗,贪馋、暴戾、苛酷、凶残,包夹法轮功学员长达八年多。她包夹法轮功学员的阴招,狱警们都很赏识。如:只准她一人唱红脸:假意对法轮功学员好一点。其余只准唱黑脸:在她指使下极尽虐待法轮功学员之能事,如教唆其他包夹犯故意不给倒痰盂、大便后不许洗手、不给倒水喝、故意把早餐馒头放在稀饭里、一用水吃饭就拼命催促。谁暗中对董玉英好一点,可捅了蜂窝了,马上搬来主管狱警处罚,说不配合徐美琴工作。便于她软硬兼施诱逼法轮功学员妥协。爆发式猛出手:董玉英右脸颊骨被徐捏伤,口腔捏破出血。用硬盒猛击董玉英已严重受伤的右膝盖,剧痛使董玉英大汗晕厥。徐美琴后来有所悔改,说她错了,对不起董玉英,说董玉英受的迫害是法轮功学员中前所未见、最严重的。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出狱。

程燕:上海市浦东川沙人,三十多岁,吸毒,贩毒犯,二零一六年六月出狱,力气比男人还大。此人经常在犯人中得意的宣扬:她老公是黑社会高利贷小头子,比她大二十多岁,还有数个比她大二十岁左右的各类黑社会小头子是她情夫。此人极端暴戾、凶残、恶毒,直接受仇敏颖操控用来专门迫害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二月底,夏海珍被由禁闭室推到行刑小黑屋迫害。夏海珍长期每天喊真相口号,仇把程燕调去的当天,只听见夏海珍刚喊了一声口号,就传出夏海珍的惨叫声,后来夏海珍就没再喊过。用洗厕所毛巾多次塞进董玉英嘴里,每天早上搧董玉英耳光,每天毒打董玉英,多次把董玉英打昏,四肢成残疾。

乔玉婷:上海市浦东南汇人,三十多岁,暴力杀夫犯,刑期十二年,多次减刑,实际服刑七年,后假释一年半,二零一六年六月出狱。仇敏颖的心腹打手,监狱改积会犯人头子之一,冷酷、凶残、歹毒、极尽卑鄙手段阴毒凶残的不断变换花招迫害董玉英,几次把董玉英往墙上猛挤猛撞,几次把董玉英撞昏过去。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四日把董玉英猛摔下地,导致董玉英坐骨受伤,当即瘫软在地,痛昏过去。教唆陶菊霞、浦玉红、程燕狂掐董玉英的乳房,董玉英的双乳被掐成乌黑,猛踢董玉英,不许董玉英睡觉。二零一六年一月,乔玉婷不许董玉英放一点水洗牙刷沫,用盅棱砍向董玉英左眼,董玉英左眼眶骨被砍伤,眼珠充血,眼睛和整个左边脸青肿淤血,睁不开眼,半年多才好。

陶菊霞:贵州遵义苗族人,吸毒,贩毒犯,二十五岁,刑期十二年,刚到监狱近两年,刻毒、苛酷、凶残、下流、淫邪,专掐乳房,猛捶肾脏和头,扯头发,专戳受伤处,用笔尖猛刺手背,猛掐已弯曲致残疾的膝盖,一刻不停的折磨、叫骂。换去吃饭都要反复交待临时替换者:盯牢,腿并紧,脚跟靠紧凳脚。

杨永梅:上海黄浦区人,吸毒,贩毒犯,四十五岁,经常进出劳教所、监狱。自诉十来岁即开始吸毒,四肢、臀部布满了因注射海洛因变黑的针眼,每天经常猛搔猛抓,每到晚上毒瘾发作,就折磨董玉英,董玉英一睡着就把董玉英用脚踢醒,不准董玉英睡觉。此人是仇敏颖精心挑选的,下死力打、勒、踢、踩董玉英,猛扯头发,又狠又重又毒,几次把董玉英勒打窒息,脚背脚踝被严重踩变形。

浦玉红:重庆郊县农村人,诈骗犯,黑社会小混球,二十五岁,淫荡、狠毒、流氓、死命掐董玉英的乳房、腋下、董玉英的棉毛衫总是血迹斑斑。每晚值班,只要董玉英一睡着就一拳打醒,不准董玉英睡觉,把洗厕所的毛巾强塞进董玉英嘴里。

谭雅珍:上海市人,暴力杀人行凶犯,近七十岁,从二十多岁就在监狱里出来进去、进去出来,直至现在,多次减刑,据说二零一六年底出狱。

此外还有打骂、折磨、迫害董玉英的刘丹、吴红珍等邪恶坏人。仇敏颖为把董玉英置于生不如死的邪恶地狱,相继对董玉英安排了十几个包夹犯,稍微手软一点的都会被换走,最少的时候都有六个包夹犯同时上。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